熱門:

2021年7月27日

屠海鳴 維港鐘鳴

通關遙遙無期 責任究竟在誰

香港與內地隔離已經整整17個月了,多少市民盼望快點與內地通關,望穿秋水。究竟什麼時候能夠通關呢?早前,曾有政府官員表示,本港連續14天「零個案」是通關的基本條件,後來又加碼到28天;當「清零一斷纜一再清零一再斷纜」,經過不斷的兜圈,總算達到了這個目標,政府的口徑又變成是「接種率達到70%是通關的基本條件」。

目前香港的接種率與70%還有很大差距,只有43.8%。這樣下去,與內地通關遙遙無期,責任究竟在誰?

部分市民不願打疫苗

迄今為止,世界各國的傳染病防治專家一致認為,打疫苗是防控新冠疫情最有效的辦法,疫苗接種率達到70%以上,才可以形成群體免疫。但香港市民打疫苗的熱情一直不高,前期接種進度緩慢,後來,在各類贈品和獎勵的激勵下,才有進展。以香港740萬人口規模相比,要在未來兩個月達到70%的接種率並不樂觀。

不願打疫苗的原因何在?可以用「三不」來形容。

其一,不信任。主要是不信任內地供港的疫苗質量。儘管截至7月22日內地接種已超過15億劑次,全部是中國內地生產的。並有超過100個國家使用了中國生產的疫苗,都無不良反應;但香港部分市民長期對內地有偏見和歧視,難以短時間抹去,一心等着「洋疫苗」才接種,拖延了時間。

其二,不在乎。部分市民喜歡向西方看齊,在美、英、澳等地,不少人對新冠疫情並不在乎,出入公眾場所不戴口罩,照常進行聚會,見面擁抱接吻,還有人對政府的防疫措施不滿,爆發了示威遊行。這些人把「個人自由」看得比「群體免疫」更重要,把打不打疫苗看成是個人的事情,與社會無關。本港也不乏其「追隨者」,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其三:不方便。初期,政府和醫療機構在疫苗接種的安排上有不周之處。比如,接種點不多,布局不盡合理;接種時間不夠靈活,到下班時間就收工;網上預約訊息不通暢,有市民排隊數小時等候,卻被告知當日疫苗已經打完,等等。後來,服務有所改善,但也有不周的地方。比如,接種點對老者和殘障人士的照顧不夠,也引來一些市民抱怨。

政府官員辦事能力不強

做事須考慮四個字:「輕重緩急」。事情愈多、愈複雜、愈難辦,愈要以「四字訣」權衡辦事的次序、方向、重點、節奏。政府官員既是「決策官」,也是「執行官」,應懂得這個道理;但一些重要崗位的官員搞不清方向、抓不住重點、踩不准節奏,令許多市民失望!

比如,有政府高官非常熱心與新加坡搞「旅遊氣泡」,三番五次地研究推動這個計劃。然而,新加坡近日疫情逆轉,僅KTV夜店感染群至今已累計有227起病例,新加坡不得不收緊防疫措施。有市民稱,政府官員忙着與新加坡搞「旅遊氣泡」,是找錯了方向,找錯了地點,這個「氣泡」令人「氣飽」!內地疫情防控做得全世界最好,香港與內地的人員往來也最頻繁,為什麼不與內地的個別城市搞「旅遊氣泡」呢?

市民的質疑很有道理!如今,長期居住內地的港人已達37萬,佔本港總人口的5%。香港與「珠三角」來往密切,特別是與一河之隔的深圳,就有龐大的「跨境族」;香港與上海等內地城市也有很多互動。在與內地全面通關時機尚不成熟的情況下,先與部分城市搞「旅遊氣泡」,先行一步,總比原地踏步好吧?為什麼不「眼光朝北」、而要「眼光朝南」呢?這說明,部分政府官員的視野不寬、思路狹窄,缺少擔當精神;特別是每遇困難,只會一味地向中央求援,而不會主動與內地城市溝通協調,一起來想辦法破解難題。

再看市民接種願望不高的問題。幾個月過去了,部分政府官員除了三番五次地呼籲市民盡快去打針,也拿不出管用的辦法來推動。管用的辦法從哪裏來?坐在辦公室裏想不出來,必須到市民當中去,面對面地聽一聽他們在想什麼?每當遇到問題,香港的政府官員總是喜歡透過媒體「呼籲」、「聲明」、「表示」,落區調查研究的不多。凡事總是這樣浮在面上,如何能把事情辦好呢!

現在,香港市民急於與內地通關,因為大家都看到,不通關百業蕭條,不僅香港人無法去內地做生意,內地人也無法到香港來消費。香港被稱為「購物天堂」,這個「天堂」一大半是由內地消費者支撐的。如今,門店顧客稀少,酒店業、食肆業、旅遊觀光業收入大幅度下跌,老闆痛心關門結業,打工仔搵食艱難……這個時候,不少人想到了通關的好處。

抹黑內地的負面影響尚未消除

當我們急於與內地通關的時候,可曾想到這些年來給內地同胞造成的傷害?自2014年「佔中」以來,某些政治勢力操縱輿論,抹黑內地,放大「本土民意」,稱內地人為「蝗蟲」,搞什麼「驅蝗行動」;更有甚者,喊出「中國人滾回去」的口號,還有人炒作「內地人素質低」、「內地人擠佔香港資源」、「內地司法黑暗」等話題,極力醜化內地。

2019年持續暴亂期間,香港發生了多起襲擊內地人的暴力事件;有一段時間,在香港街頭說國語也成為風險極高的事情,不小心就會被暴徒襲擊。在香港疫情吃緊的時候,中央安排內地醫護人員支援香港做核酸檢測,費用全部由中央出。就是這樣的好事,也被某些人抹黑為「基因送中」,有人到內地援港醫護人員下榻的酒店抗議……凡此種種,怎能不讓內地同胞寒心!

再來梳理一下疫情爆發以來香港某些人的表現。當初武漢疫情爆發時,有人不停地要求對內地全面封關,全然不顧武漢之外還有幾十萬港人未歸。而當美歐疫情爆發,卻不見呼籲對美國、歐洲封關,如此「疏內地」、「親美歐」,難道是科學抗疫之道嗎?

內地對港「開關」的請求持謹慎態度,當然是基於科學防疫的考慮;但香港市民也應反思一下,曾經是怎樣對待內地的?雖然主觀上故意「拉仇恨」的人只是極少數,但客觀上傷害了內地同胞的感情。

香港因商業而興起,經商講究的是誠信和務實,不應將政治凌駕於法律之上,也不應凌駕於商業之上,但部分港人「政治上腦」,不顧實際。從這個角度看,要想通關,先要打通腦袋裏的「關口」,否則,通了這一關,還有那一關,前行之路,關隘重重,連綿不斷,香港的每一步都會走得很艱難。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