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5月25日

屠海鳴 維港鐘鳴

新選制下 工商界邊緣化了嗎?

新選舉制度草案公布後,工商界的反應不一。不少人表示,此舉對於落實「愛國者治港」意義非凡,今後,「港獨」勢力將沒有機會進入建制構架,可以結束香港因選舉而引發的周期性社會震盪,也將使政治爭拗一去不返,有利於全社會一心一意謀發展,對於香港工商業的發展是利好消息。但也有人認為,新選舉制度在選委會委員從1200人增至1500人的情形下,工商、金融界人數仍保持300人不變,「稀釋」了該界別的「能量」,在香港這樣一個工商業非常發達的城市,工商界卻被邊緣化了,令人憂慮!

工商界總體上是愛國的,回歸以來,為香港的繁榮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在「修例風波」中,有不少工商界人士積極支持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但也有一些人或含糊其詞,或忽左忽右,或作壁上觀,或與「港獨」勢力眉來眼去,在關鍵時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擔當。現在局勢穩定了,卻一門心思要分享成果。中央把這一切看得很清楚,但不計較,仍以包容態度對待之。若工商界認為被邊緣化,實在是「不識好人心」啊!

那麼,為什麼會有人提出「工商界被邊緣化了」?粗看一眼,似乎有幾分道理,但細細梳理,事實並非如此。

第一界別地位並未動搖

新選舉制度對選委會進行了重構。原屬於第三界別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社會福利界,此次調整至第二界別;原屬於第二界別中的醫學界和衞生服務界則合二為一,為醫學及衞生服務界;第三界別原有的社會服務界改為「基層」,同時新增基層社團和同鄉社團各60席。而此前佔據了第四界別117個選委名額的區議會被剔除,新增的是156席分區委員會及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的代表,以及27席內地港人團體的代表。原屬第四界別的港區人大、港區政協等被列入第五界別,該界別亦新增110席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第五界別共300席。

新選舉制度還賦予選委會更大權力。比如,舊選舉制度下,立法會共70個議席;新選舉制度下,立法會議席為90席。與之前的立法會議員構成相比,此次新增了40席經選舉委員會選舉的議員,而功能團體選舉的議員由之前的35席降至30席,分區直選議員由35席降至20席。

由以上變化可以看出:一方面,選委會的權力增大了;另一方面,此次重構選委會除增加第五界別之外,第二、第三、第四界別變化都很大,唯有第一界別變化最小。這足以說明,第一界別仍然是選委會的基石,地位不可動搖。

新增中小企席位改善生態

第一界別的變化主要體現在新增15個中小企席位,增加中小企業的話語權,旨在優化第一界別結構,有利改善香港的經濟生態。

眾所周知,香港回歸前,港督大權獨攬,尚能把控各方力量,令工商業平衡發展。回歸後,歷屆特首及特區政府與港督及港英政府相比,權力小得多,「小政府,大市場」、「小政府,大社會」的格局漸漸形成,一批大企業、大財團逐步發展成為「巨人」。到了今天,一些「巨人企業」幾乎壟斷香港經濟的各個領域。對此,坊間早有一些說法。比如,一個香港人從搖籃到墳墓,都不得不接受這些企業的「服務」,等等。在任何一個經濟體,壟斷都不是好事,所謂「大樹底下無小草」,就是這個道理。少數企業壟斷香港經濟,一方面,抑制了創新活力,令香港的經濟生態不優;另一方面,也使特區政府在推展打基礎、利長遠的項目時,處處掣肘,不利於維護香港的整體利益和港人的根本福祉。再比如,今天令人怨聲載道的「房價畸高」問題,早在董建華先生任特首時,就提出了「八萬五計劃」,但由於政府對經濟的把控能力太弱,而市場供應稀少,使房價一路上漲,最終該計劃因多種因素流產,以至於今天的香港成為全球房價最貴的城市。

如何改變香港的經濟生態?必須擴大中小企業話語權。工商界的聲音不等於大企業的聲音,還應有中小企業的聲音,搞「大合唱」,而不是「小組唱」,經濟才能健康發展,社會才能和諧有序。

新增中小企席位有利於選舉出具有廣泛認受度的治港者,促進香港治理水平的提升。

第五界別是工商界參政平台

選委會新增第五界別300人,原屬第四界別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港區全國政協委員被列入第五界別,該界別亦新增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該界別旨在增加愛國愛港力量的基本盤,確保選委會「大盤穩定」。

如果細細梳理一下就會發現,該界別其實有許多均是工商界人士。僅看港區全國政協委員群體,無論是常委、專委會副主任,還是來自方方面面的委員,極大部分都在工商領域或是領軍人士,或在工商社團中掌舵,或掌控行業的話語權,還有不少人是家族企業的代表;在這個界別中的全國性團體裏面,其港區的委員、理事、代表,極大部分也具有工商背景。

在第五界別中,有一些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性團體的香港代表,需從其他界別出選選委會成員,但在這個界別的300個席位不會變化,工商界人士是這個界別不可忽視重要力量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還值得關注的是,新選舉制度提高了候選人提名的門檻。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人數,從150人改為188人,且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15名;議員候選人須獲得不少於10名、不多於20名選舉委員會委員的提名,且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2名、不多於4名。這意味着,工商界人士可透過第一界別和第五界別兩個平台,支持心儀的行政長官候選人、議員候選人。任何候選人,如果得不到全部五個界別相應數額選委會委員的支持,則無資格參選。

事實上,在新選舉制度下,工商界不僅沒有邊緣化,而且參政議政的平台更多了,話語權更大了。這是修訂選舉制度前,工商界沒有料到的;對工商界來說,多一些擔當、責任和大局意識,才是真的。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