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6日

李道

守得雲開 慘見血月

林鄭應該很高興。那天晚上,示威者大鬧立法會,向世人盡展何謂暴力、何謂暴徒、何謂暴動,本來一直捱打、一直隱遁的她,卒之迎來逆轉契機,以致急不及待半夜4點撲出來,義正詞嚴地譴責事件。可以說,林鄭終於守得雲開。

以靜制動 引「暴」出洞

的確,林鄭連日來都在等,等待局勢出現變化,等待對手犯錯的時機。面對林鄭高掛免戰牌閉關不出,血氣方剛、沉不住氣的年輕示威者,果然頭腦逐漸發熱,暴力因子不斷滋長,結果促成攻佔立法會一幕。不論有內鬼,抑或放水放行,大批示威者確然闖入大肆搗亂破壞,為媒體帶來極度震撼的畫面,一切正中林鄭下懷。

由英美到歐盟,從香港法律界到資深泛民,均紛紛表態反對暴力,顯見林鄭的內外壓力有所鬆動,民情也一定程度有點轉向。以靜制動、引「暴」出洞,侷機轉守為攻,林鄭的戰術無疑取得大捷。

不要忘記,旺角暴動乃是社運趨於低迷的轉捩點,畢竟絕大多數市民並不認同暴力。有報章趁七一遊行時進行民調,在收回的300餘份問卷裏,只有不足三分一認為更激進的抗爭是合理可行。

請注意,當時衝擊立法會尚未白熱化,加上調查對象並沒包括全港市民,也就是說,現在相關整體支持度必然更低。

今次立法會一役,是否林鄭期待已久的「逆轉全壘打」?目前尚不可知。但毫無疑問,示威者愈是暴力化,一定愈是失卻民心,繼旺角暴動後再次自毀長城。其實,上文提到的「內鬼論」、「放水放行論」,實已反過來肯定了,攻佔立法會做法對黃營而言乃是「敗筆」,所以才有此等「諉過他人」說法。置諸死地而後生,對於暴徒一再逞強、暴力一再升級,相信林鄭或許樂見其成。

然而,香港有人因此而死,撥開雲霧之後原來慘見「血月」,則斷非林鄭及市民所應樂見。毋庸置疑,這片土地繼續亂下去,暴力化問題不斷惡化,對香港長遠絕非什麼好事。於此關頭,要做的是叫停暴力,不能一方面坐等情況失控,另一方面亦不能一再煽風點火。

非常遺憾,「暴力正當化」的歪風正在大颳特颳。施暴者被譽為「義士」,已令人十分不安;更加不安的是,乃把自殺者封為「烈士」;發展至今,還出現準備豁出一切的「死士」。殺身成仁、捨身取義,某程度無可厚非,但在目前風頭火勢、高度政治宣傳的背景下,為了表達政見而居然輕生,許多人皆搖首嗟嘆,毫不值得。

一邊等失控 一邊「雷鋒化」

過去,香港人對「雷鋒精神」嗤之以鼻,背後主因乃不認同為政治身死,死後還被拿作政治宣傳洗腦工具。時至今日,難道黃營不是愈來愈「雷鋒化」?所謂「義士」、「烈士」、「死士」,本質上又跟雷鋒有何差別?

為何香港人,尤其黃絲要效法雷鋒這種意識形態?當有人不惜自我犧牲,那麼死前作出更進一步的「義舉」,包括與敵人同歸於盡等也並不意外。事實上,已有示威者疑向警員投擲腐蝕性液體和石灰粉,一些被視為親建制的傳媒亦遇到肢體上的衝突。

「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到底是個偷換概念;前者的暴,乃指物理上的暴,明顯跟後者不同。例如印度甘地為了對抗英殖食鹽專賣制「暴政」,手法乃是「公民抗命」自製食鹽,而非訴諸暴力;美國馬丁路德金為了抗衡不平等對待黑人的「暴政」,同樣堅持非暴力原則。

然而,在香港,在此口號大纛下,卻簡單把兩個「暴」字串連起來,繼而把暴力看成是對抗暴政的對等武器,甚至是唯一武器。這其實跟「隨口噏當秘笈」無大分別。

要制約人們行為,離不開法治(law)與道德(norm)。「釋放義士」的要求,無疑把兩者一併粉碎,既意味暴力可免法律責任,「雷鋒」更是最新理想人格。此所以,警方面對違法暴力狀況,充其量只能登記身份證,不能即場大量拘捕(之後或個別預約拘捕);而闖入立法會一役,即連沒有毀壞圖書館文物、拿走飲品時會留下款項,也被吹捧為俠士之舉。

那不禁要問:難道毀壞其他公物亦很文明?又會否繳付一切修繕費用的公帑損失?小善不掩大惡,莫非有風度的強姦犯、扶老助弱的殺人犯俱屬好人?暴力是萬萬不該的,必須問責制裁,這條法律與道德的界線,任何時候都不能模糊或被模糊。

要想以正視聽、撥亂反正,藍營為此出聲,好像官員、媒體、以至社會賢達之類,肯定是不濟事的,示威者難免聽不入耳。黃營呢?君不見有淺黃的立法會議員嘗試制止暴力,結果卻受到示威者的暴力對待。即連綠絲,好像大學校長,甫一撰文亦受四面八方的惡意攻擊。即使主流民意向暴力說不,在「廢老無用,青年接棒」的政治宣傳下,年輕一輩似乎自覺獲得「授權」,因而變得有恃無恐,為所欲為,是故現時還有不少人對攻佔立法會自我感覺良好,反正國際和本地的觀感轉軚也不能否定他們所作「義舉」。

事實上,示威者彷彿才是香港的「揸弗人」,所謂「港人治港」實質是「連登治港」,僅僅一小撮最高調、最激進的人士,甚至可壟斷箝制其餘所有非議聲音。梁耀忠阻止衝擊時被暴力摔倒,正是他們對待反對意見的手法,而這手法不單沒遭質疑,反是獲得在場人士和互聯網上圍爐取暖者的齊聲叫好。

可以想像,日後立法會保安可這樣對待抗議的泛民議員嗎?他們衝擊立法會前誠有投票議決,但這無疑是「小圈子選舉」,也跟中共的「黨內民主」一模一樣;為何諮詢的和投票的不是廣大市民?這種「言論自由」,不過是「深黃比其他絲帶更加平等」的意識形態管控罷了。這種「民主」,徹頭徹尾乃是「少數人的暴政」。

「七一」同日的數十萬人遊行,這批和平理性的意見表達者恐怕白行一趟。上文提過的民調亦顯示,多達50%認為優先爭取的訴求是撤回《逃犯條例》,反觀立法會主牆壁被塗鴉的「釋放義士」,僅得13%支持。有見及此,政府到底要回應什麼訴求?哪一群體才代表香港市民?兩個群體又是否互不代表對方?事實上,林鄭的「暫緩」決定,已令遊行人數大減。

說到底,香港政治氣候已急速敗壞,社會矛盾及流血風險更勝從前,對不同政見者的敵視與暴力傾向大幅飆升,「政治死人事件」且怕愈演愈烈!客觀上看,香港愈亂,愈是有利林鄭,但作為一位負責任、對香港有承擔以至有愛的特首,必然不能容許香港再亂下去。特別在「暴力正當化」的趨勢下,旺角暴動令暴力退潮的舊調能否重彈,其實亦存頗大問號。

林鄭終須下台 暴力終須停止

猶如「看守特首」的林鄭,餘下任期恐怕無能為也,畢竟「明日大嶼」撥款也不得不撤下了。她若然留任,勢將拖累日後政府施政,香港承受不了未來3年不進則退,這說明林鄭遲早都有下台必要。饒是如此,她立刻下台還是於事無補,因為任何人於此形勢按舊制度當選,均無法扭轉困局。

況且舉目所見,也沒什麼人選有威望、有能耐足以壓台。要一人一票普選特首?則至少要先通過政改方案,而該程序起碼要走一年半載,意味同樣無助解決當下之困。

更重要的是,在攻佔立法會後,政府若馬上作出任何妥協退讓,時機上也絕對不對,因為是變相肯定「暴力有效論」及「暴力正當論」。「施暴──就範」的因果關係一旦確立,後果不堪設想。換言之,一日暴力行為不停止,當局就無契機或下台階作出修正。事實上,在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後,林鄭已錯過回應訴求的最佳時機;到6月12日發生那場被定性「暴動」的事件,她才宣布「暫緩」修例工作,多少便助長了此後暴力狀況的不斷升級。現在林鄭及中央既已強烈譴責暴力衝擊,除非精神分裂,否則斷不可能在暴力面前突然褪軚、突然屈服。

停止一切暴力,對短期化解《逃犯條例》紛爭,或對香港長遠穩定而言,乃是一個必要的大前提。建制一方既須積極作為,不要抱持愈亂愈有利的心態;黃營亦須知所行止,不要推崇暴力抗爭的意識形態。「失民心,失天下」,各方均要緊記在心!誰又想香港血月長掛?

李道_時事評論員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