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5月3日

鍾誠祥

民主中國乃自決基礎

早前學聯宣布退出支聯會,在本土論述漸漸成為社會主流的今天,學聯這個決定完全不足為奇。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近年學聯一直主張與當年天安門廣場上學生所愛的「國」切割,還說什麼支援運動?因此學聯退出支聯會,實際上只是時間問題。不過,學聯在宣布退出支聯會時表示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有保留,又指應先建設民主香港,這主張卻引起了筆者的思考。

學聯這個論述等於明確表示民主中國與民主香港是兩個獨立議題,即使中國沒有民主,也可以在香港建立民主。想到此處,筆者不禁要問,除非香港是一個完全與內地分割的政治實體,否則專制的中共如何能容得下民主的香港?

必須在港駐軍的用意

雨傘運動前,中央先後提出《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和全國人大的「八三一決定」,徹底粉碎香港落實真普選的希望。那一刻,整個社會都應該意識到,只要實行專政的中共獨裁政權一天存在,香港人擁有的也只能是鳥籠式的民主。這樣,香港要落實民主,彷彿只剩下尋求港獨一途;但現實點看,香港真能透過獨立實踐全面民主嗎?

千百年來,中華大地上的掌權者都希望建立一個大一統的國度,中共政權又何嘗例外呢?今天實際上已成為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的台灣,中共尚且仍未放棄將之一統於權下,何況中共視為其固有領土的香港?可以肯定,當中共認為香港即將成為一獨立政治實體時,將會不惜一切阻止這種分裂國家主權的行為,甚至毫不忌諱地出動軍隊鎮壓。誠然,這也是當天鄧小平決意回歸後必須在香港駐軍的用意。香港完全沒有能力與軍隊匹敵的武裝力力量,憑什麼與中共對抗?

有人當然會立即回應指,香港可以依賴國際社會的支援,抗衡中共的軍事力量,或者透過外交途徑向中共施壓,要求容許香港獨立,但是按照今天的外交形勢,又有哪個國家願意冒險與中共勢不兩立?畢竟中國今天仍是經濟增長率最高的大型經濟體,有誰願意放棄近在眼前的經濟利益?不少與美國友好的國家寧可冒外交風險,也要成為中國牽頭組成的亞投行的創行成員,正正反映了這一點。老實說,與中國全然切割了的香港,對國際社會還有什麼吸引力?筆者實在看不出在中共意識形態文風不動的情況下,香港在可見的將來有實踐獨立的可能。

難以承受動盪衝擊

正因如此,又有人提出我們要爭取中共承認的「公投」決定香港的前途,並提出蘇格蘭和魁北克的獨立「公投」經驗,認為可以借鑑。不過,這些人似乎忽略了一點,蘇格蘭和魁北克的對手是誰?是早已奉行民主普選制度的英國和加拿大!也就是說,經驗告訴我們,要在香港推動有意義和有約束力的前途自決「公投」,香港所屬的主權國,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須是一個奉行民主體制的國度,否則中央政府怎可能容忍香港實行「公投」?到此,大家應該明白建設民主中國與建設民主香港肯定不是全然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議題,甚至民主中國可能是真正實現民主香港的先決條件。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性是中國出現史無前例的大動盪,導致中國出現根本性的改朝換代, 甚至國土分裂;這樣的情況下,香港也就出現建立獨立政治實體的空間,可是一旦這樣的情況發生,香港社會承受的衝擊會相當大。自香港開埠以來,每逢中國政局和社會出現巨變,香港社會都會受到影響,如貿易停滯和難民湧港等。過去這些情況推動了香港的經濟轉型,但今天若歷史重演,香港社會仍然能夠轉危為機嗎?

思前想後,要在香港平穩地落實真正民主, 最有效的方法似乎仍是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強調與內地切割甚至港獨,今天可能會帶來一定的政治吸引力,但沒有民主化的中國,無論港獨抑或自決之路,肯定是難有寸進。在這春夏之交的日子裏,讓我們回想27年前在北京城內發生的一切,立足本土,堅持建設民主中國的信念,為圓滿解決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奠下基礎。

鍾誠祥_時事評論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