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5日

鄭經翰 大班人語

豺狼小人當道 制度完善亦徒然

從前,我們都相信制度,認為只要制度設計完美,由任何人主政,壞也不會壞到哪裏去;反之,如果制度不善,明顯有缺陷,即使賢人,置身其中,亦會無所作為,甚至人在江湖,被迫做壞事。這個信念可說是社會絕大多數人普遍認同的共識,行之經年,大家深信不疑。

因是之故,在政改問題上,支持和爭取民主的廣大市民一直堅持原則,要求公民提名,沒有篩選,目的是要建立完善的制度,確保民主制度可以千秋萬世,為香港的持續發展奠定基礎和提供保障。不過,制度怎樣完善也無補於事,一定要有一個有效的公民社會監察政府推行民主制度,才可以保障政制有效運行。縱使有良好的制度,但無人監察亦徒然,所以直選實屬必要。

核心價值 已然受損

可是,過去香港賴以成功、由核心價值自由和法治締建的現行制度,自梁振英上台以來,已禮崩樂壞,一直遭到肆無忌憚、以政治鬥爭為綱的特區政府政權肆意破壞,近期更是變本加厲,可說於今尤烈。

例子可謂俯拾皆是,順手拈來,近日幾宗令社會嘩然的新聞便是箇中典型。

首先是港大校長馬斐森。這個人當日獲港大校委會委任為港大校長時,校內的親中力量曾經向他大肆抨擊, 其中以盧寵茂「無知、無能、無心」的「三無論」最為尖銳刻薄;殊不知竟不因人廢言,不幸而言中。大家如果不是善忘的話,應該記得港大因土共發動批鬥陳文敏出任港大副校長而惹起的風波,歷時一年有多,因着建制派行事歪理,完全違反既定的規章制度,罔顧公義,不單激起港大師生、職員和校友廣泛反感,群起反對,連廣大市民看在眼裏也不禁怒火中燒,因此反對由好鬥成性和憎恨港大的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可說是全城共識。

在整個風波期間,馬斐森眼看人心所向,一直企穩維護學生的立場,在校委會內據理力爭,抗拒一眾建制派對陳文敏的無理攻訐,因而贏得港大師生、職員、校友和廣大市民的讚賞。可是,時窮節乃見,當大局已定,梁振英堅持與民為敵,悍然宣布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時,除了少數學生和市民堅持奮勇抗爭外,港大大部分教職員皆敢怒而不敢言,未有全力支持學生罷課,馬斐森的嘴臉立即轉變過來,變臉之快,教人清楚看到原來來自民主國家、貴為大學校長的知識分子,一樣沒有風骨,只懂看風駛𢃇。

由於怯於「沙皇」李國章的威勢,馬斐森竟然譴責學生圍堵校委會是暴民行為,甚至令他的生命感到威脅,語無倫次,簡直令人口瞪目呆。不用說,他對學生的負面批評立即成為左報和主流傳媒輿論大事抨擊學生的所謂激進行為的最佳藉口。

直至他在回覆余若薇的信件時,把自己所謂的感到「真正的生命威脅」比喻為利物浦的希斯堡慘劇,在祖家受到輿論責難,他才向利物浦球迷道歉,卻沒有收回誣衊學生為暴民的言論,可見好人有限的馬斐森,即使身處制度本屬良好的港大,面對惡勢力,亦完全沒有知識分子堅持原則、維護真理的勇氣,做好自己分內應有的工作。

目前的情況清楚明白得很,馬斐森要連任肯定無望, 因為李國章其中一個主要任務就是踢走他;「幸而」他有合約保障,李國章就算如何霸道,相信也不敢貿然開除他;即使霸王硬上弓,也不能不依約賠償。士可殺,不可辱,試問馬斐森還須害怕什麼?

其次就是零票當選立法會議員、又在建制派簇擁下充當財委會主席的陳健波,他完全無視《議事規則》,不顧財委會主席身份,不單公然取締立法會議員依法賦予的議政權力,強行剪布,還要求建制派投支持票,通過增加54億元的撥款申請,興建勞民傷財、建後全無經濟效益和功能、維修費用不菲和定必蝕本的港珠澳大橋。

對於陳健波罔顧《議事規則》、違綱敗紀的無法無天行徑,建制派不但不予以批評,特區政府一眾官員,自梁振英以下,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到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都異口同聲,一致力撐。林鄭月娥竟稱讚陳健波「勞心勞力」,又批評泛民拉布令多項工程撥款大幅滯後,香港無論長遠發展或短期開創就業,均受嚴重影響;而立法會「劣質化」,只會拖垮香港,所以公開呼籲立法會議員「高抬貴手」,目的明顯是要為即將遞交立法會財委會要求增加196億元撥款的高鐵項目鳴鑼開道。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鸚鵡學舌,同樣批評立法會議員拉布已造成立法會「塞車」,勢將導致工務工程招標遲誤,既推高中標價,更會打亂工務工程推出的時間。當然,巧言令色的陳茂波一樣擺建造工人、相關專業人士和學生上枱,說拉布延誤撥款,上述人士利益全部受損,而建造業不景氣造成的漣漪效應,更會影響社會消費和其他行業……。

民生議案 應予先行

倘若政府真的重視民生,大可收回所有引起爭議的超支項目,先行討論與民生攸關的議案,泛民表明不會阻撓,主動權一直在政府手中,只是特區政府政權堅持行政霸道,拒絕溝通和妥協而已。正是有樣學樣,連代主席梁君彥也無視《議事規則》,不准長毛點人數,可謂荒謬絕倫。

這些堂而皇之的謬論,完全無視議會正常的《議事規則》,以及《基本法》賦予立法會議員的權責,須知全無立法權力的議員,唯一有實際影響的權力,就是通過對政府遞交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項目的審核,監察政府,避免濫用公帑。

港珠澳大橋和高鐵香港段工程,不但延誤,而且嚴重超支,完全不合常理,斷不能因為「洗濕咗個頭」,便不用質疑審核而輕率撥款。何況兩個項目在中國大陸當前的經濟情況劇變後,還有否初期預計的經濟效益,大有疑問。立法會議員履行職責,嚴加審核,實在天經地義;反之,才是無法無天,敗綱壞紀。

高鐵延誤和超支的情況也一樣,明明港鐵只是負責興建和管理有關項目,卻要犧牲小股東權益,利用所謂財技借錢派特別息,變相為政府填氹,教港鐵平白孭了一筆巨債,勢必影響股東未來的權益,還極大可能要加車票增加收入,最終損害公眾利益,但有關監管機構卻視若無睹,任由港鐵高層胡作非為。

至於為確保市民公民權利而改革的監警會,在梁振英操控下,交由無心無力無能的郭琳廣主持,還安插大量「梁粉」出任成員,處處護航,亦已明顯變質,由監警會淪為護警會。事實證明,特區政府政權和立法會內建制派,充斥着一群希旨承風、唯命是從的宵小之徒,由他們把持大局,再好的制度,亦於事無補。

由是觀之,良好制度雖然重要,但人的因素更是關鍵,不消除一切害人蟲,香港只會永無寧日,不斷沉淪,直至滅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