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19日

練乙錚 氣短集.八十六

港中大戰.噓國歌.Emoji進牛津字典

一、港式apartheid首現各界接受

梁振英出任特首3年多,港人的脫北意識不僅從無到有,最近還得到公開而廣泛的認可。一場港中足球大戰,本地主辦機構為免港陸觀眾互相排斥的情緒決堤,制定了堪稱香港有史以來首次出現的「種族隔離」措施(apartheid)【註1】,一場之內,港陸觀眾坐看不連席、解手不共廁、進出不同門。香港足總提出的這個保安安排,幾年前肯定不可想像,這次卻出台得那麼自然,以致西環、特府和港人三造之間,出現一次罕見之極的同理心,大家一致安然接受,並不曾有任何一方出來說不。

族群之間的隔離始自香港開埠初年,當時的維多利亞山頂附近,只容英國殖民者居住,本地人和其他有色人種望而止步,除了當家傭的。後來,如此明目張膽的基於政治權力和膚色的種族隔離消失了,但大體上以階級劃線的隔離方法依然存在,例如一些俱樂部(鄉村俱樂部、遊艇會等),採用非常嚴格的會員制,做到和種族隔離政策基本上一樣的結果。

97之後,英國人、洋鬼子走了大半,這些俱樂部少了種族色彩,只剩下濃厚的階級氣氛;新興的那些(例如中國會等),則更是如此。這次港中大戰裏出現的隔離措施,性質上又一次大反轉:膚色和階級分野不明顯;語言、文化、身份和認同方面迥異,卻有若楚河漢界;支持白衣隊的外來客,更隱隱提示了、象徵着如百年前君臨香港的外來政權。

Apartheid是南非荷蘭語詞,本指1948年在南非荷、英裔白人政權統治下的官式化種族隔離政策。該政策劃定人種分黑人、白人、有色人和印度人,後兩者另有細分;不同人種居不同住域,上不同的學校,享受不同質素的社會服務和政治權利(1969年起,非白種人完全失去投票權);如不同的廁;嬉水要到不同的海灘;球場和球隊也是膚色分隔的;在白人住域幹下等活的非白人,每天傍晚日落之前便得離開。1949年,南非聯邦通過了《禁止異族通婚法》,1950年又通過了禁止異族人士之間發生性關係的《違反道德法》;這兩條法律,要到1985年才被廢止【註1】。

當然,體制性的種族歧視,並非外國發明;吾國於元、清兩異族建立的朝代裏固然有,便是漢家的大明皇朝,也不遑多讓。《大明律.戶律三.婚姻》界定了「中國人」(指漢人)通婚的自由,以及蒙古人、色目人(後者主要是西域人)的婚姻不自由。不過,朱元璋制定的這條法律給蒙古人、色目人設下的婚姻規範,卻是與南非當年《禁止異族通婚法》大異其趣:明朝不許外族人在同族之內通婚,嫁娶的對象必須是漢人。如此立法,當然是要通過稀釋、「溝淡」外族血緣而達到同化的目的【註2】。吾國自古以來就是「法治社會」,連一些不可言說的政治目的也是通過立法實現的。

歷史固有相似,然時空之不同,細緻不會一樣。足總發明的現代港式apartheid,是97以來的一個新鮮事物,理應還有「強大生命力」,惟此社會現象如何發展,則非筆者所可知。回歸十多年之後,梁特帶領港人進入美麗新世界,不可思議事還會多着。

二、噓「國歌」?哪一首?

英雄莫問出處,中共1949年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本來僅僅是一齣1935年上演的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曲。以電影插曲為國歌,乍聽有點奇怪,但還有更奇怪的中國國歌,乃是清末李鴻章出使歐洲,一時需要急忙找出一首唐詩充場而成的;同文沈旭暉教授有文章提及過此事,值得大家拿來看【註3】。不過,《義勇軍進行曲》並不是中共採用過的第一首國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第一個國家。

1931年9月18日,日軍在中國發起「9.18」事變,之後全面侵華。同年12月1日,中共宣布,中國由該日起,邊境內有兩個國家,一是原來的中華民國,一是共產國際領導、中共負責指揮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首都設在江西瑞金,所控制的土地合稱「蘇區」,有其本身的憲法、法律、政府、軍隊和貨幣。這無疑是國難當頭,趁火打劫,更是近代史裏「兩個中國」的起源。中共第一次建立的這個國家,採用的國歌就是共產主義運動的招牌歌《國際歌》;碰巧,這首歌也是當時俄國老大哥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USSR)的國歌。

兩個同時存在的國家先後採用同一首歌作國歌,是非常奇怪的事(國民黨「ung衰」,也不曾衰到用《星條旗》作中華民國的國歌)。

二次大戰的時候,因為蘇聯老大哥說抗日要緊、革命次要,「國共合作」由是出爐,這個由俄共和中共聯合炮製的「中國2.0」於是(名義上)廢止,時為1937年9月。由於俄國抗德、中國抗日,都需要依靠民族主義,所以俄共和中共都先後停止把《國際歌》當作國歌。兩個不同的國家採用同一首國歌,後來又為了相同的原因把它取消了,更是非常非常奇怪的事。原來,實用主義之下,連「國歌」也不是什麼神聖的東西,有用則置,無用即棄,才是更根本的原則。莫說「國歌」,「國家」亦然。所以,當今的一些本地「新愛國」以為他們的「國家」是神聖的,真是太無知。

當然,中共搞抗日,只有「5%的真」(國民黨抗日軍官郝柏村如是說,數字雖不中亦不遠);大部分時間裏,它的軍隊都留在「大後方」當中流砥柱去了,犧牲的很少。因此,中共1949年reboot、建立「中國3.0」的時候,拿一首抗日電影的插歌當作國歌,實有嚴重「抽水」之嫌。不過,建國需要神話,乃古今中外的通例;以「抗日」為「中國3.0」的建國神話,實在是毛澤東神來之筆,這點倒是無可置疑的,抽一點水,有什麼問題呢?

問題出於認同與否。認同中共的「中國3.0」者, 就認同她的「國歌」;抽水的事,小菜一碟,或者根本就沒有抽水,都是國民黨說的謊。至於這首「國歌2.0」的歌詞以及歌詞的作者,在中共二次建國之後的坎坷遭遇,也是不必提起的,因為所有的錯誤,都是反黨分子、國民黨特務搞的,而且錯遭打擊的人,都「平反」了。但是,如果你不再認同這個「中國3.0」的話,這個抽水就成為關鍵;在關節眼上的時候(例如「睇波」,而且是和世界盃有關的),關鍵就成為政治事件:噓「國歌」事件。

然而,這裏頭有一點奧妙。港人「噓」的,絕對不是抗日電影《風雲兒女》裏的那首主題曲,而是經中共抽水剽竊、拿來代表「中國3.0」的那首歌曲。曲調和歌詞都一樣,性質卻有天淵之別,就好像「民主」二字,寫法在香港在大陸無論簡體繁體都一模一樣,意思內涵卻截然不同(剛剛相反)。國際足協分不清楚這點,以致不久前香港足總因而受罰,賠了幾萬塊錢;不過,這個微妙處,香港人分得很清楚。

周二的賽事裏,香港人觀眾又噓「國歌」,國際足協會不會再次處罰香港足總呢?筆者估計不會,原因不是有人會把筆者這篇文章拿給國際足協的人看,看了會頓悟,而是他們有更實際的考慮。

一國之內有獨立運動的,西班牙是其中佼佼者;鬧矛盾的各據一方,剛巧其一包括馬德里,另一方包括巴塞隆拿,而這兩個城市裏的代表球隊是長期以來的世界級勁旅;「皇馬」對「巴塞」,真是場場經典,有「El Clásico」的稱呼。兩隊不僅技術高超踢得好看,還因為比賽每有政治場面,有時不僅各自球迷互噓,連隊員乃至教練也出手火併,如此技術與政治不時自然融合所製造出來的雙料懸疑和緊張,才令歐洲特別是西國觀眾看了過癮(香港今後大概也如此!)。

因此,「El Clásico」是歐洲賽事裏的「金牛」,門票收益和直播收視率都最高。歐洲足協是國際足協裏的龍頭大哥,如果歐洲足協不願因為有人「噓國歌」就腰斬賽事或罰停賽從而導致龐大收入損失,那麼國際足協也是不會吱聲的。下一場「El Clásico」就在本月22日舉行;再下一場在明年4月。國際足協會因為區區香港的一場賽事一再搞出先例,到時要被迫「處置」「El Clásico」、跟自己的荷包過意不去麼?顯然不會;就算真要修理一下港足,也不過意思意思,罰一萬幾千。

三、Emoji登了大雅之堂

牛津字典前日宣布,2015年的「年度字」竟然是一個繪文字。現存流行的繪文字有好幾百個,獲選的那個叫「face with tears of joy」。獲選是因為:(一)繪文字已經廣泛流行,並不限於學生哥學生妹在打SMS時才用到;(二)繪文字最能反映今年的世界時尚;(三)在眾多的繪文字當中,今年以這個的出現頻率最高。

把一些情緒或反映情緒的物品化成標準圖像並用在電子書寫裏,是日本人栗田穰崇(Kurita Shigetaka)發明的,最先出現在他參與設計的日本電話NTT DoCoMo的一個手機平台上。

繪文字的日文讀音是e(繪)monji或moji(文字),合起來的讀法便是emoji(不過,筆者卻喜歡把emoji另外理解為表達emotion的ji,即「情緒」、「心緒」或「心情」字)。

牛津字典,總給人一種正兒八經的乾巴巴印象。從前,在還沒有網上字典的年代裏,正版牛津字典是很大、超大的幾本巨冊合成的;除了它之外,還有不同程度學員使用的比較細小的版本。筆者在念中學的時候,有兩本英文字典,都是英國出版的精裝英英字典,一本是舊得看不清楚硬皮上寫的是什麼字的不知名字典,另一本就是最小號的牛津袖珍字典,厚約一吋,巴掌那麼大,墨藍色的布質硬皮面,裏面密密麻麻的詞條不易查,解釋的字體就更小。沒想到今天的牛津字典裏,很快就會有繪文字那麼「潮」的東西。

其實,文字的主要功用是傳遞訊息,約定俗成,無可無不可,方便合用便好;emoji正好適合電子書寫,按一個鍵便能扼要表達一種情緒或態度,甚至可以把一整篇文字的調子改變,講效率它是空前絕後的了。文字能加入圖形,首先出現在日文,也許不是偶然,因為日文是外借最厲害的文字,直把「拿來主義」發揮到極點;一篇文章或一段文字,最嚴重的,可能一大半的字都是漢字或外來語,而日本人並不會因此覺得有什麼不妥,因為漢字及外來語,早已經被汲收、消化,變成標準日語、日本文化,甚至「日本味」的一部分。因此,再增加一批繪文字,絕不為過!

由此聯想到香港一直以來受到正規學校教育排斥的「chinglish」及近年來愈來愈常見於電媒書寫裏的一種看似極其錯亂卻自有其規範的「反文字」。這些從傳統正規觀點看乃「不規範」的書寫語,是不是也要來一個重新確認,逐步視為正規的香港語呢?

註1:著名南非反種族隔離的白人作家Alan Paton有小說Too Late the Phalarope,描寫一宗《違反道德法》之下出現的悲劇,值得有興趣探究種族問題的讀者細讀。與筆者同輩的香港人當中,當年在高中有選修英國文學的,會讀過Paton的另一本描寫南非種族矛盾的小說Cry,The Beloved Country。在今天的大陸,勿說學生,任何人都不可能讀到一本居藏漢人寫的批判漢人統治的書。

註2:《大明律》此條原文見台灣的「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網頁http://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627086:「凡蒙古色目人,聽與中國人為婚姻。【務要兩相情願。】不許本類自相嫁娶。違者杖八十。男女入官為奴。其中國人,不願與回回欽察為婚姻者,聽從本類自相嫁娶,不在禁限。」有關的討論可參考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中心出版的《法律史學研究:第一輯》第134-135頁。

註3:沈旭暉教授的文章〈奧運建構的民族主義〉見https://ricup.wordpress.com/2008/04/21/onationalism/#more-882;另外在中文維基「國歌」詞條裏還有一些參考材料https://zh.wikipedia.org/wiki/國歌#cite_note-2

特約評論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