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2月7日

管理新思維

AI對管理的啟示

統籌:陳志輝(中大EMBA課程聯席主任)

主持:潘嘉陽、李靜宜

嘉賓:王華(易方資本創辦人及投資總監)

潘 潘嘉陽  李 李靜宜  王 王華(Fred)

 

李:今天談談人工智能(AI)對管理的啟示。Fred會以一套美劇作為引子。

王:今年三月中,《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三季便會上演。我看過前兩季,覺得那是我看過最精彩的劇集,挑戰著我的思維極限。劇集說某處有大量AI機械人,負責服務來賓,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機械人,而來賓則知道它們是機械人,並玩弄它們。但逐漸下來,有一天機械人覺醒了,並自知能力強於人類,應該由它們擔任統治者才對。第二季則談到應許之地,加上宗教元素。節目沒有定論,只是啟發大家思考人生、宗教與AI三者之間的關係,相當引人入勝。

潘:你認為節目裡的關鍵是甚麼?

王:我竟感到自己與那些機械人或有幾分相似。我懷疑自己也被預設了程式,我們可能也是機械人,然後再在我們的世界裡製造另一批機械人。我們自以為是創造者,但其實同樣也被創造。例如我們的大腦會釋放多巴胺和安多酚等荷爾蒙,令我們快樂,驅使我們經常做某類事情,那可能也是一種預設程式。

我有這樣的思考,並開始對照人腦與AI的異同。我看到的是,AI扮演人的左腦,但欠缺主管情緒和聯想力的右腦。然而在左腦方面,AI的確遠勝常人。軟庫創辦人孫正義說過,人的IQ最多可能只有200,但AI的IQ可高達5000以至10000,根本不屬同一個級別。以下圍棋的AlphaGo為例,段數已遠遠超越人類。

但由於它沒有情緒,所以它不懂得罷工、逃亡或爭取加薪。人類到了青春期,便開始懂得抽離,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會問人生的意義,逐漸覺醒。但AI暫時還不會覺醒,並不像《西部世界》的劇情,有如它們一直停留在青春期之前。

哪一種人會被AI取代

李:談到AI總有個常見話題,就是人類要否擔心被AI取代?

王:坊間談到最容易被取代的有醫生、律師、基金經理、會計師等。他們從事重複性的工作,而且是rule-based,也就是根據規則來做決定,而這正是AI所擅長的,表現甚至比人類出色,例如由它來判讀病人的X光圖,會比肉眼更準確。再深入一點看,AI沒有手腳,也沒有感官,它被困在電腦的主機之內,無法像小孩一樣憑接觸世界而學習。然而機械人就有四肢和五官了,可接收聲音,嗅到花香。那它便可以自行探索這個世界,而毋須依靠人類預先設置規則或灌輸數據。它們會像小朋友一樣,一開始便透過五官去摸索這個世界,去咬、去摸、去嗅。當中的分別在於,嬰孩每秒鐘可能看到幾十個畫面,從中學習,所以很容易累,要不時小睡,而AI有電力就可以了。從此可見,AI仍有許多未知的發展潛力。

另一方面,AI有了肢體,也可從事更多工作。也許不只可以當內科醫生,還可以做外科了,但還是做不成心理醫生,因為它無法觸摸病人在此時此地的情緒,就基金經理而言也一樣。有些人分析股票是用邏輯和理性的,這方面AI可以協助。但有些人卻是感應巿場情緒的,甚至能夠與巿場脈搏同步(synchronize),這就不是AI所能勝任的,就算對人而言也是說易行難。當然AI也不太可能在投資前親身參觀工廠,並進行調研;但它倒可以關注特朗普或Nancy Pelosi的Twitter,並能快速分析大量條目,調整投資策略。誠然,它其實並不明白政治人物的語義(semantics),純粹知道每當出現某些字眼,股價可能就會動搖,那只是一種歸納法。

李:我看管理人也要留意人與AI之別。如果永遠只以邏輯或理性去進行管理,就如同把下屬都當成AI,沒有考慮情感的一面,這樣的管理人大概也可被AI取代了。

潘:可是我認為AI或許也能辨別情緒,當它看到對方滿面愁容或笑面迎人,也能從昔日數據判斷出對方的感受,並作出恰如其分的反應。

王:它可以模擬各種表情,但它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它只知道這樣做就是笑,那樣做就是哭,但它並不明白為何要做這個表情。

李:當它看到對方發怒,就知道要作出某個表情,可是它並不會採取立場,對各種事情其實沒有發自自我的反應。它只是按照預設程式來回應。

人類的四種思維模式

潘:依你所見,有沒有一些應用AI的失敗例子?

王:其中一個問題是公司雖自稱應用AI,但卻並非如此。AI其中一個重點在於懂得自我學習,當然它並不像人類一樣,懂得learn to learn(學習另一種學習方式),或懂得到圖書館搜集資料。AI仍需要靠開發者輸入原始的資料,但AI並非純粹根據指示辦事,AlphaGo便懂得不斷發掘更高明的圍棋步法,進行自我學習,那才是真正的AI。

李:你是基金經理,對照人與AI過後,對你分析上巿公司又有什麼啟發?

王:上巿公司的主管無疑是人,並非機械人。但我們也希望分析他的思維方法,從而了解他的管理手法,以至言談之中有多少水份。了解過AI的特性之後,令我特別注意他們偏重左腦還是右腦。

李:在這一方面,金澤正由樹所著的《Blood Type and Personality 3.0》給你若干啟示,它本是日文書,後被譯成英文。

王:它講解了人類有四種思維方式,正跟四種血型有密切關係。四種模式可分為01、10、00、11,也就是左右腦的運用程度,0是關閉,1是啟動。當然所有血型都會動用左右腦,這裏談的是傾向。

01是多動右腦,屬於B型,他們善於適應環境,但欠缺組織規劃。O型則跳躍地使用左右腦,用左腦時就關掉右腦,如此類推,交替使用。他們懂得捕捉重點,迅即知道這個時候要集中能量運用哪種腦袋。他們注重當下,但卻不太會把事情記住。A型則多思考前文後理,會追本溯源,經常問「為甚麼?」並從中尋找邏輯破綻,是偏重左腦的。而當他確定某事真確無誤,就會牢記。AB型會同時動用左右腦,但思維卻不會經常跳躍,他們需要大量數據以進行運算,以及喜歡從旁觀者的角度思考,較懂得抽離。

身為基金經理,我接觸過逾300家公司的管理層,有時也會問他們的血型,然後再回想他們的辦事方法,也覺得頗為吻合。我發現晶片公司的老闆多會記憶大量知識,並會把知識沉澱,畢竟他們是技術主導,創意方面則不突出。反過來如果是經營電子商貿,老闆的思維通常屬於跳躍式,較為天馬行空,講求創意,因為他們需要創立新的商業模型,而不是讓原有的產品不斷演進。他們亦經常穿破爛的牛仔褲,就算上市當日也是如此,不像半導體公司都西裝筆挺,說話慢條斯理,做事按部就班。可見一種是左腦主導,一種是右腦主導。

管理別人前,先管理自己

潘:在管理方面,研習AI過後你又得到哪些啟示?

王:談到管理別人,我覺得首先要懂得管理自己;而要管理自己,又要先理解自己。我們要清晰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為此可以多進行冥想,把世界停頓下來,去感受自己。之後就可以「逃獄」,去改進自己,嘗試別的思考方法,以減少個人的弱點。當弱點愈來愈少,成功概率也就得以提升。這套方法可稱為先「出世」,再「入世」,能令整個人脫胎換骨。

李:每個人的思考模式都各有不同,那我們是否有能力去理解別人的思考方法?

王:對照別人的思考方式,也是理解自我的一種方法。要不斷加深自我了解,有時也十分困難,我們需要通過對比他人,並請別人談談對自己的看法,才能了解自己。而反過來,當你能夠指出對方可怎樣改善,令他的維度提升,對方也會終生對你感激不盡,這大概也是一種更高的管理境界。

整理:謝冠東


*《管理新思維》節目由中文大學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EMBA)與香港電台合辦,星期日下午2時至4時在FM92.6香港電台第一台播出。

EMBA網址:http://www.cuhk.edu.hk/emba/

*節目預告:2月9日題目:奶茶的故事;嘉賓:金百加集團主席黃家和、金茶王執行董事黃嘉卉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