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8日

占飛 忽然文化

爆大冷的馬壇傳奇

在所有賽馬發達的地區,爆大冷門──即40倍以上的馬勝出──的或然率都不會超過4%至5%。在重要的國際一級賽爆冷,更是非常罕見。可是,上周六英國的葉森打吡卻爆出40比1的冷門,在香港更是過千元大冷。上次葉森打吡爆大冷已經是41年前的事,50倍Snow Knight勝出。

爆冷,不外乎馬冷、人冷。今屆勝出的「巨鷹拍翼」(Wings of Eagles)出自岳伯仁馬房。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財雄勢大的公司通常網羅了最好的人才。馬圈亦如是。大馬房有最頂尖的騎師効力,有最好的馬匹加盟。有心爭葉森打吡這類大賽的馬匹在2歲時已開始訓練,待3歲時爭一生一次的打吡。200多年來,只有3位練馬師贏出7次葉森打吡。直至今年,岳伯仁共贏出5次,加上「巨鷹拍翼」,則是6次,破紀錄指日可待矣!

馬圈浮沉

今屆葉森打吡(第238屆),岳伯仁共派出6匹馬參戰,加上他兒子岳本賢訓練的「重振士氣」,岳家軍在18匹馬的賽事中佔了7駒,大舉出擊。主帥莫雅是當今最優秀的大賽騎師,選策「莫赫懸崖」(Cliffs Of Moher),備受看好熱捧,順理成章。連岳伯仁的另一名兒子岳品賢、女兒岳安娜也不騎「巨鷹拍翼」,怎能怪這匹「巨鷹之翼」受馬迷忽視呢?賽後,岳伯仁沒有說出口,但恐怕他發夢也想不到,岳家軍七駒,奪標的竟然是最不起眼的「巨鷹拍翼」,「莫赫懸崖」只能屈居第二!

人冷,是指「巨鷹拍翼」的騎師白堅(Padraig Beggy)名不見經傳,連英國的現場評述員也對他毫無印象,不知他是何許人也。此君今年31歲,來自愛爾蘭都柏林。一般名騎師都出自賽馬世家,弱冠已經騎馬。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騎師柏葛(Lester Piggott),12歲已經勝出第一場頭馬,18歲騎「永不言死」(Never Say Die),已奪得他一生第一次葉森打吡冠軍──柏葛一生共贏過9屆冠軍。白堅呢?12歲時還不懂騎馬,因讀書不成,才在愛爾蘭家鄉學騎馬。

據白堅自述,他於2001年看到范義龍(Kieren Fallon)騎Golan勝出二千堅尼大賽後,才下定決心「大丈夫應如是」。可是,不知是他天分不高,還是人脈關係欠佳,無法得到大馬房和名練馬師賞識,只能在賽馬事業較落後的愛爾蘭浮浮沉沉,不紅不黑。到2003年,他23歲,才在一個小馬場贏得他的處子頭馬。直至2010年,他在愛爾蘭策騎7年只增添了21場頭馬。換句話說,平均每年贏3場,還要是低級馬場的低級賽事。勝出「巨鷹拍翼」後,岳伯仁大方地稱讚白堅很聰明、很出色,是世界級騎師,恐怕只是門面說話。從白堅的策騎成績,看不出他有此能耐。

浪子回頭

他往英國策騎,也只是長駐在約克郡和威爾斯等賽馬落後地區,鬱鬱不得志。白堅也承認,他只是個「散工騎師」(Journeyman Jockey)──即是說,他無法找到大馬房落腳當主任騎師,只能四處去策騎。在英國,他找不到好馬騎,便去澳洲,很快勝出30場頭馬。豈料好景不常,2014年9月,他騎馬試閘後驗尿,驗出尿液含有可卡因類違禁藥物。當局研訊他,他又給假證供,被揭穿了,才供出是在燒烤時服用過可卡因。為此,他被澳洲馬會停賽15個月。

白堅垂頭喪氣回到愛爾蘭。幸好天無絕人之路,他竟然得好友推薦,入了岳伯仁馬房當策騎人(Work Rider),以二步針身份間中出賽。由2015年至葉森打吡日,他只贏過4場頭馬。今年只贏過一場,是他的第一場級際賽頭馬。他出策「巨鷹拍翼」,是他首次參戰一級賽、首次在葉森馬場上陣兼首次跑葉森打吡,竟然爆冷勝出。他的經歷比史泰龍的《洛奇》更神奇,恍如一齣勵志的「浪子回頭」電影。

岳伯仁讚白堅聰明,倒沒說錯。葉森打吡是全世界最難跑的一場2400米賽事:怎樣留放,何時發力,小騎師、新仔經驗不足,往往進退失據,敗下陣來。白堅好運,「巨鷹拍翼」排檔在「莫赫懸崖」隔鄰,白堅醒目,沿途跟着莫雅,準錯不了。待莫雅發力騎「莫赫懸崖」出頭,他才望空追趕,結果「莫赫懸崖」最後50米力弱,「巨鷹拍翼」卻後勁凌厲,後發先至,以四分三馬位取勝!運氣加努力,創造了這個傳奇!

撰文 : 占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