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20日

潘天惠 幕後人語

成龍御用配音 鄧榮銾預演人生每個角色

《龍珠二世》、《A計劃》、《公僕》、《三無流浪記》、《火爆刑警》,有沒有共通點?有。他是《龍珠二世》的天神和阿樂;他是《A計劃》的馬如龍;他是《公僕》的編劇;他是《三無流浪記》的導演;他是《火爆刑警》的監製。他的名字叫鄧榮銾(音烘),人稱銾哥。

銾哥像很多五十年代的香港人,有才能,識走位,藉配音工作改變人生,現在最希望傳授配音絕學改變社會。「今天個個小孩都是低頭族人,我包保他們學習配音後會抬起頭跟你說話。」他坦言在配音界得到很多,最大的得着是「能預演人生每個角色」。

只要是香港人,一定聽過他的聲音,看過他配音的卡通、電視劇和電影,或許,你未必聽過他的名字,但銾哥在行內無人不識。「中學已常常參加演講、辯論比賽,中五畢業報名參加電台的廣播劇,叫《天才聽眾廣播劇》,一邊在中學教英文和數學,一邊兼職做廣播,直到1972年投考無綫演藝員訓練班第二期。」喜歡教學的銾哥在差不多20年前,已為迪士尼第一部在香港放映的《小飛俠》協助訓練兒童配音員。「小朋友沒有雜念,很易到位,但當年的選材範圍狹窄,大多是朋友、同事的小孩,現在是公開收生,我視這個項目為全港唯一。」愉景新城舉行的全港兒童配音王大賽,就是銾哥口中的「唯一」。從150名6至12歲的報名者中,挑選30位小朋友接受銾哥培訓,並在8月舉行總決賽,勝出的兩位可獲得在電視或電影的聲演機會。

原來銾哥倡議開展兒童配音班是看不慣香港四處都是低頭族人。「深感新科技對兒童的發展影響深遠,Facebook始創人朱克伯格是有腦之人,預見未來的人類個個都是低頭族人,F字象徵垂頭,拿着手機。沉迷玩手機的小孩年紀愈來愈小,日後進入反叛期便會失控,以為網上資訊永遠正確,網上可以找到一切,這叫目空一切。」

「與旁人說話,低頭族人永遠不會直視別人雙眼,沒誠意,沒禮貌,將來見工一定死。」他模仿時下年輕人的語氣和動作,雙眼直視地面說:「你講啦、你講啦,我聽到,咩話?係咩?」

他用回正常聲音解釋:「從小練習配音便可扭轉這種陋習,配音員必須望住畫面才能跟到劇中人的喜怒哀樂。」

「配音員個個都特別眼利,一眼關七, 電視畫面又何止關七,一分鐘起碼一眼關『千』,有效鍛煉到小朋友的反應和態度,必須望住別人說話。其實,這是一種反射動作,當他們習慣抬起頭說話,長大了也會如此,你不用叫也會自動盯住你,這是配音員的職業病,哈哈哈。」

教兒童配音心得

銾哥陪伴了幾代青少年成長,聲音曾出現在《龍珠二世》、《聖鬥士星矢》、《新魔神英雄傳》、《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和《多啦A夢》等。「還有,小朋友從中學習到自律,大人成日抱怨兒女插嘴,但配音是不能插嘴,各人有先後次序,紅燈亮起時未輪到你說話,你不能開口。」

對於教授兒童配音,銾哥早已總結出幾大定律:「小朋友向來很難搞,喜歡的東西就想學,但想學又是3分鐘熱度,所以教小朋友是沒有特別技巧,最重要是給予成功感,如果他們一次過講4句對白太多,就斬開兩次講,再不行就斬開4次講。」

「講到一句就一句,小朋友不是大人, 成龍為了一個shot可以無限次NG,對小朋友不能用同一方法,鼓勵總好過責備。」他認為鑑定小朋友有沒有天分,只有一個條件。「夠膽講!我做導師教成年人時,很多人無膽講,坐足整堂都不哼一句,試問怎學配音?配音講求即時反應。」

銾哥畢業於聖芳濟書院,1981至1993年被指定為成龍的配音員,配過《蛇形刁手》、《A計劃》和《警察故事》等電影。「我教人配音,但會勸人別做配音,實在太辛苦,該死不該病,段段片都趕出街,朝九晚六是第一更,晚七至凌晨三點是第二更,如果你當紅的話,便要橫跨兩更,套套戲都有你份,我試過5條院線同時找我配主角,一個暑假有3齣戲是我配主角。」

30萬元一部戲

他笑言配音片質素今非昔比,原因之一是難吸引新人入行,20年來收入不變。「當年出手最高當然是成龍大哥,一部戲開30萬,又如何?成龍不會兩年開3齣戲,3年才開兩齣!3年給你60萬元,夠不夠食?何況今時今日,業界也沒有回到那個水平,給你每月踩足兩更才賺到四五萬元,不如做iBanker,沒那麼辛苦!」

配音片質素為人詬病的另一原因,銾哥直指是翻譯不濟。「以前無綫對配音員的要求很高,多數是大學生或者教師,一定有片睇,他們有能力令對白變得貼切,相反,現在的翻譯不看片,只看字幕,對白顯得格格不入,又無人跟進,沒要求,配音員又不懂得怎樣改。」然而,銾哥認為原音片和配音片可以共存,配音員是不會式微,但現時刻不容緩的是改善整個package。

談到兒子鄧肇基繼承父業入行做配音,銾哥微笑道:「遺傳因子有點關係,他小學時已懂得自己對住字幕配音,媽媽以前也常帶他來探班,但他不是因我入行。他做配音只是兼職,主力是製作人。」銾哥三出三入無綫,也多次踩入電影圈,首次寫劇本便造就李修賢藉《公僕》榮膺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第二個寫的劇本是《錯點鴛鴦》,他獲得第5屆金像獎最佳編劇獎。

「做編劇是因緣際會,當年我們配音可修改對白,因配音員都是訓練班出身,多少有點演戲底子,你改得好,導演反而會跟你。」銾哥透露目前也在撰寫新劇本,題材類似《錯點鴛鴦》的輕喜劇,「最滿意的作品暫時未有,希望是下一部。」

他不僅做過編劇,更曾執導電影如《爛賭財神》和《三無流浪記》等,又試過監製《新羔羊醫生》和《功夫食神》等,他把通天老倌的訓練歸功於配音。「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但做配音就不用行萬里路也了解到各國風情和文化,同時預演着人生每個角色,我配過導演、監製、悍匪、古惑仔,讓我有機會做導演和監製前先綵排一次。」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