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3月7日

吳雄 幕後人語

亞視「關公」 黃守東留守講義氣

亂世香江,荒誕事超乎你想像,公關工作難過千里走單騎;公關災難時刻出現,公關們隨時激到變關公。亞洲電視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黃守東(Jeff),陪伴不同高層面對危機,最近亞視反覆傳出遣散和停播消息,高層上周五更在記者會當場開錢箱「晒冷」!災難接踵而至,這位暗瘡印未退的「關公」,為何還不撤退?

Jeff今年才31歲,是記者兩位舊同事的同學,大家聊起熟悉的名字,他忽然爆出:「係啦!個個都做得不錯,我仲係……」此言差矣,也許亞視隨時會消失於電視屏幕,但論職位和履歷,Jeff不比任何人差。他是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畢業生,主修公關和廣告。讀大三時入亞視實習,7年前正式加入,「就從這門口進來,咁就7年!」他指一指說。

他年紀輕卻老氣橫秋,說起亞視總提「緣分」兩字。實習是緣分,前執行董事葉家寶聘請他又是緣分。這7年,他和亞視走過最困難的時期,「書本學的跟實踐不一樣,但感謝學校打下的基礎,令我可以做得好一點。」恩師葉家寶也走了,為何Jeff不為將來打算?「當公司有風波和危機時,最需要公關,怎能就此離去?現在正要發揮過去所學。」他毫不含糊地說。

事實上,去年4月1日亞視不獲行政會議續牌至今,外面不斷有公司找他,但都被義薄雲天的「關公」拒絕。「我覺得自己是亞視人,家裏有問題,當然要幫手。所以,我每次都不問待遇直接拒絕。每個人都有他的專業和責任,不能在公司需要你時離開。亞視對我有栽培之恩,如果有機會就走,作為一個年輕人,是否有道義呢?」

除了專業操守外,他是真正的亞視粉絲。「我最喜歡《南海十三郎》和《碧血青天楊家將》。一次遇到林韋辰,我說很喜歡他在《南海》的演出,他說:『係咪㗎!咪吹水啊!』之後我們一人一句,把主題曲從頭唱到尾,『天聰豈是得一天,傲氣我不會獨佔……』最後相視而笑。」他喜歡中國歷史,覺得亞視的古裝劇有魔力。

另一首最喜歡的主題曲是《天蠶變》,他說罷又清唱起來:「雖知此山頭,猛虎滿布,膽小非英雄,決不願停步。」這位亞視「關公」每天都遇猛虎,正是這幾句歌詞令他堅持下去,「我做公關的資歷不深,很多問題都很困難。我不敢說自己是英雄,但那些歌詞很勵志,我每天上班前都會聽,尤其是最近,鼓勵自己勇敢面對。」

對媽媽有愧

他也有雲飛揚那種儍勁,2013年初公關部很多上司和資深同事離職,就剩下Jeff和兩個同事,「很多人說:『Jeff,你走啦!呢個時候走,無人會怪你!比你有經驗嘅都走啦!你一個𡃁仔,頂唔住㗎!』」他聽在耳裏有點不忿氣,「對一個年輕人,過了這些關就成長了!而且,他們覺得我做不了,我就要做給人家看!做得好不好是一回事,起碼我嘗試,將來回望會無悔。」

高層走的走,Jeff的職位也愈來愈高,責任也愈來愈重。「我之後多了危機感,作為主管要去面對,跟過去的工作模式很不同。」他是工作狂,對工作無憾,唯一的遺憾是相依為命的媽媽。「2014年12月,是最忙的時候,媽媽卻患重病要做大手術,我沒怎麼陪她,如今回想覺得有點愧對媽媽,我放在她身上的時間不多。我請病假當然可以,但其他同事怎麼辦?」

公司拖欠他1月和2月人工,記者問他經濟壓力大不大?他笑笑說:「幸好,我還沒有資格供樓,也沒有資格買車,我也不是一個大使的人。我跟大部分年輕人一樣,沒什麼特別的消遣,讀書時代喜歡看書,現在工作忙少了看;以前也愛踢足球,但現在亞視足球隊一年才踢一次。」他不大想談女友,記者問:「你對亞視如此一心一意,女朋友一定很欣賞。」他「哈哈」兩聲,沒有繼續說下去。

記者覺得Jeff很不簡單,他就像走上街頭的年輕人,成人們覺得他們在做一些「蠢事」,去爭取一些遙不可及的東西,但他們卻靠一股蠻勁,去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亞視將會成為歷史,但Jeff絕不同意:「4月1日只是免費電視牌照沒啦!我們還存在,根據新投資者司榮彬先生的計劃,將來或變成衛星電視、網上電視,所以我要澄清『亞視冇啦』這個說法是錯的。」

難忘五棵松

亞視不能永恒,卻永遠留在Jeff的腦海裏。我們開始談過去的難忘時刻,當然不是岩布仙尼唱生日歌,而是2012年在北京做台慶,「那天開場,五棵松體育館19000個座位座無虛席,葉振棠帶領上百位藝人唱《大俠霍元甲》主題曲,『萬里長城永不倒……問我國家那像染病』。」他又乘機一展歌喉。「染病」那句令他很大感觸,令他想起亞視。

「那首歌是抗日的,染病那句呼應東亞病夫。我覺得對比亞洲電視也很貼切,我看到台上壯觀的場面,那麼好的製作,為何人們總批評我們?我們哪像染病?有什麼不好呢?當然,我明白我對亞視有很深感情,這純粹是我自己的情感,但那一刻很感動。」可惜,其他地區投資者對亞視卻很無情,否則不會出現開箱晒金牛的奇景。

「2012年,亞洲會在政府總部搞關注香港未來的集會,很多傳媒要來採訪王征,場面十分混亂,我一走出人群發現file板都爛了。我當時怕危險,在電光火石之間,叫王先生的隨從叫車來,然後我走進記者堆裏,把王生拉出來送上車。真有千里走單騎或百萬軍中……的情況。這對於一個新人來説,是難得的上戰場經驗。」

最難忘的是去年4月1日。「我一直覺得會續牌的。大約下午4點看到TVB新聞出條籤:傳行會否決亞視續牌申請。那天葉先生答應6點半去《蘋果》上李慧玲節目,5點40分離開公司,到沙田濾水厰附近,葉先生收到電話知悉不獲續牌。我們兩個坐在車上,感覺心被揪住。我們一起走過欠薪等困難,好像都白費心機,很失落。」

「我和葉先生做完節目坐在《蘋果》大堂的沙發上,天漸黑,剛好遇上記者收工,走過時都看看我們,認識葉先生的會打打氣。當時我覺得作為亞視人,好像家裏出了事。我們你眼望我眼,一起商量如何應對門口的傳媒。」記者不在場,但也記得《蘋果》大堂的大木椅、風水老樹、鳥籠,大概能想像當時情景,有點敗走麥城的倉惶。

上星期五下午6時,有傳是亞視的頻道烏黑一片之時,結果發現太陽照常升起,記者WhatsApp問候「關公」,他表示會留守到底。每次在電視看到他陪高層出現,都感覺像千里走單騎、護送兩位嫂嫂尋兄的關公。可能有人覺得他戇居,但那種忠心護主的精神很可敬,香港人不也在盡力保住這裏的傳統?只是Jeff極力保護的亞視,在不少人心中早已完成了歷史任務。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