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5月17日

沈旭暉 平行時空

曾俊華能到亞投行工作嗎?AIIB高層的國家博弈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AIIB)是中國「一帶一路」大戰略最早運作、構思最成熟的跨國機制,填補了亞洲基建投資的缺口,頗受國際社會肯定。早在亞投行籌備之時,香港特區政府就有意加入,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未能成事。

可能是雙贏之選

至今年3月,香港終於躋身第二輪加盟成員名單,與加拿大等國一同成為新一批亞投行會員。香港加入的身份,是作為「非主權地區」,相關規定不少是為台灣度身定制:根據《亞投行協定》第三條第三款, 「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亞投行成員,同意或代其向亞投行提出加入申請」,中國基於這條款為香港申請,而台灣要加入,也要根據同一流程。

香港加入了,在亞投行會扮演什麼角色?香港金融專才有沒有希望躋身亞投行管理層?談到這問題, 不少人聯想到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因為他競選特首期間,就有這樣的傳聞。今年1月,曾俊華辭職、而未獲許可期間,就有「知情人士」透露,北京曾建議推薦曾俊華擔任亞投行副行長之一,惟曾拒絕,不同陣營亦放風「闢謠」,指亞投行高層位置十分有限,香港不可能獲得名額。但這只是針對傳言反駁,卻不說明曾本人對亞投行沒有興趣──特別是沒有說自己落選後,對亞投行沒有興趣。今天一切塵埃落定,回看這樣的傳聞,卻可能是雙贏之選。

多國代表均衡參與

亞投行於2016年初正式運作,首任行長是中國資深金融官員金立群,另設5名副行長負責日常業務。根據亞投行官方文件,管理層任命是根據「公開、 透明、擇優」的國際原則招聘,在部長級理事會上討論和任命。不過實際操作的不成文規定,幾乎肯定是按亞投行內部勢力分布,讓不同地方的代表均衡參與,互相制衡。目前5名副行長包括:

‧英國前財政部高級官員亞歷山大(Danny Alexander),同時兼任亞投行公司秘書(Corporate Secretary),負責董事會、理事會及管理層內部溝通;

‧印度前政府官員彭迪亞恩(D.J.Pandian),同時是亞投行首席投資官;

‧南韓前產業銀行會長洪起澤,負責財務風險管理;

‧德國的前世界銀行副行長阿姆斯貝格(Joachimvon Amsberg),負責投資政策和戰略;

‧印尼前政府官員拉克齊(Luky Eko Wuryanto),負責日常行政事務。

維持金融中心地位

從名單可見,副行長的甄選都是先由各國內部推薦,再進行協商,以求共識。而被代表的國家都有特殊影響力:英國是七國集團(G7)最早加入亞投行的成員,也是亞投行贏得國際認可的關鍵,換取一個副行長,理所當然。印度是亞投行成員中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股東;德國在亞投行出資排第四,也是最大「域外成員國」;南韓出資第五,被樹立為取代日本的樣板;印尼出資第八,居東盟十國之首。這樣的名額,一切有規有矩。

更有趣的博弈,發生在一年前。南韓籍副行長洪起澤捲入國內醜聞,6月申請「離職半年」,最終退出管理層。其後南韓要推薦韓籍官員接任,但中韓關係因「薩德」反導彈系統問題驟跌,職位被法國的前亞開行副行長隆蓋馬(Thierry de Longuemar)接手,令歐洲人士佔了亞投行副行長的五分之三,反映了中韓交惡的同時,也突顯了亞投行的國際化。

說了這麼多,關於曾俊華,最直接的問題是:中國可以怎樣利用香港,參加這類大博弈?除了副行長,亞投行的管理層位置眾多,始創階段的編制,彈性必然存在,有更多代表中國、又能兼顧國際化的聲音,必然符合國家利益。

對香港整體而言,這是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棋子;對內部來看,也是傳遞真正「大和解」、「既往不咎」的訊息。對北京而言,多一個陳馮富珍,總好過多一個陳方安生。

 

(編者按:沈旭暉最新著作《平行時空2 – 解構本土主義崛起的世界》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