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8月5日

程翔

從河南水災看中共危機管理模式

河南鄭州7.20水災,又再一次說明中共處理災難(天然災難或者人為災難)的套路不外乎以下五點:一,推諉責任;二,隱瞞事實;三,嚴控資訊;四,喪事變喜事;五,動員民族主義情緒轉移視線。

第一,推諉責任

這次水災的成因,按照河南省水利廳7月21(即災後翌日)發布公告,河南此次降雨量「5000年一遇」。當局把它歸咎為老天爺的問題。這是典型的撒謊。事實是否如此?

當局「5000年一遇」的說法一出,馬上遭到網民揭露其謊言。「中國氣象愛好者」馬上貼出一個對照表,比較1949年以來河南遭遇到的兩場雨災(附圖):

這個對照表有力地駁斥了所謂「5000年一遇」的謊言。這個表說明,除了暴雨影響地區的面積,這次比1975年那次更大外,其他每1小時、每3小時、每6小時、每24小時、和每72小時的降雨量,這次都比1975年那次為小。這樣又何來「5000年一遇」的說法?這是中共相關部門在把責任推諉給老天爺的不負責任做法,完全經不起事實的考驗。

第二,隱瞞事實

這樣拙劣的撒謊,反映了中共試圖隱瞞三個重要事實:

一,河南省以及鄭州市領導的不作為

河南省氣象局和鄭州市氣象局都早在7.20之前作出大量的預警。河南省氣象局足足在一周之前已經發出警告。鄭州市氣象局更在7.20 當天6度發出預警,並提出各類預防措施如呼籲民眾停止集會、停學、停工等(見附表)。但由於具體措施需要靠省、市政府去執行,他們的不作為終於導致即使有災難的預警仍然無法避免生命的損失。這個事實在災後一定要追究。

按照中共《氣象災害預警訊號發布與傳播辦法》第十一條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在接到氣象主管機構所屬的氣象台站提供的預警訊號後,應當及時公告,向公眾廣泛傳播,並按照職責採取有效措施做好氣象災害防禦工作,避免或者減輕氣象災害。

按照湖北省《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布與傳播管理辦法》規定:按國務院發布的《國家突發公共事件總體應急預案》的2.4條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是本行政區域突發公共事件應急管理工作的行政領導機構,負責本行政區域各類突發公共事件的應對工作。

也就是說,鄭州氣象局只有向政府發布預警職能,並不能安排和響應應急和救援等防災措施,那是地方政府的職權和職責所在。那麼,當地有關部門在氣象局於20日9:08發布了紅色預警後,到全面爆發的4點,足足有7個小時,有關部門有沒有依照相關規定,安排消防和救援隊伍待命應急?有沒有安排交通部門對重點路段和危險場所進行管制和監控,應急處理?有沒有按照氣象局給出的防禦指南進行停課、停業、停止集會?

二,無預警洩洪等於殺人

這次洪災,天降大雨是不爭之事(三天內下了全年雨量),但洪水突然在7.20下午4點之後掩至,則明顯同鄭州以西處於上游的常莊水壩洩洪有關。洩洪之前(7.20上午十點半)沒有公布,直到7-21淩晨一點才公布,使下游完全無辦法採取防禦措施,這種洩洪做法就等同殺人。

洩洪本身容或不可避免,但問題是氣象局早在一周前就已經預報暴雨,那麼如果預計需要洩洪的話,不是應該在暴雨未到之前開始有序的洩洪,以便騰出庫容來迎接暴雨嗎?為什麼在大雨到臨的當天才洩洪?這樣暴雨加上洩洪,不是更加重鄭州市的排洪壓力嗎?

三,水災造成的傷亡慘重

這次水災造成的傷亡是河南當局盡量隱瞞的一個真相。迄7月26日為止,官方只承認死了69人。但很多網民都已經指出這是不可能的。真實的死亡數字肯定會高於官方的數字。我們從官方的報道也可以看出傷亡慘重的情況。根據新華社北京7月21日報道,習近平對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說:(水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7月26日,李克強在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主持相關會議時說,「河南等地近期遭遇極端強降雨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對此深感痛心。」如果不是傷亡慘重,他們又怎會用上這些詞彙?

直到8月2日國務院宣布成立調查組來調查責任時,河南省才在當天中午宣布,截至8月1日18時,全市遇難人數高達292人,失蹤47人。這個數字有多少真實性外人無法知道,但起碼已經戳破了原來只有69人死的謊言。

當局製造出「5000年一遇」的謊言,目的就是要掩蓋上述兩大錯誤和一大事實。

第三,嚴控資訊

嚴控資訊幾乎已經成為中共處理任何重大事故(無論天災或者人禍)的標準動作。這次事件,除了派軍隊管理現場,不准許遇害者家屬接近外,還實行區域封網,以防民眾把現場的錄影、錄音送出。

除了管控訊息外,還「挨家挨戶」地通知災區附近的住宅和商舖不要接受外媒採訪,發現相關情況時要報警,企圖封閉有關災害造成的死傷狀況(見附圖)。

至於中共自己的媒體呢?官方媒體對災情一概不報道或低調報道。災情發生的7.20當天晚上,河南省電視台繼續播放其常規節目——「抗日神劇」——而非提供公共安全訊息。翌日(7月21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有關災情的消息並未出現在其頭版,而是以《搶險救援 各方全力以赴》為標題,放在第七版。鄭州災情與民生息息相關,十幾萬甚至幾十萬人的生活受暴雨影響,《人民日報》作為中國政治的風向標,居然這樣敷衍式處理,足見當局嚴控資訊的用心。

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主持人海霞是河南鄭州人。由於央視對此新聞沒有報道,她的鄉親送她一副對聯,「上聯是:大禹治水過家門而不入;下聯是:海霞主持淹家鄉而不報,橫批:天下無私」,從從可見河南人對央視不聞不問十分氣憤。

第四,喪事變喜事。

災難發生時,中國官媒往往重點報道包括軍隊在內的救援人員的努力,而對災難發生的原因和造成的破壞輕描淡寫。在河南暴雨災情上同樣採取這種報道模式,比如鄭州地鐵車廂被淹,500多名乘客身陷險境,就沒有出現在上述官媒的報道中。

中國另一官方媒體中國新聞社有關河南暴雨的報道:近日,河南遭遇持續強降雨,暴雨洪水預警連發,成為中國強降雨的中心,多地進入「看海模式」。就是典型地把災難的場景寫成一副浪漫的圖畫。線民質問:『這就是「說好中國故事」的嗎?!』

此外,鄭州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賬號「鄭州發布」的做法也被網友廣泛詬病。7月20日19時,該賬號向千萬鄭州人發聲稱:「暴雨雖然很大,但堅強樂觀的鄭州人民不怨天尤人,萬眾一心積極抗洪。我們堅信,這場歷史罕見的大雨過後,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千萬鄭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戰勝突如其來的、超過歷史峰值的暴雨災害」!而當時鄭州很多人因為暴雨正處於危難,也有人因為暴雨災害失去生命,而官微卻發放這種「豪言壯語」是典型的把喪事辦成喜事的例子。

第五,鼓動民族主義情緒轉移視線

為了轉移視線以及轉移矛盾,中共在應對災難的常見的一招就是鼓動民族主義情緒,盡量把民眾的注意力引向「外部勢力」抹黑中國,當民眾的義和團情緒被挑動起來後,就不再去追究中共的責任。在這次河南水災中,也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段。例如,中共共青團河南省委在網上發布一個微博說:「京廣路隧道話題敏感,易引起國際輿論高度關注,引發國際輿情。提醒廣大群眾提高警惕,不私自接受國外媒體採訪,不給對方任何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的可能,如發現相關情況及時向轄區辦事處回饋或直接報警處理。我們眾志成城,得來不易的抗災成果不要被別有用心的外媒記者斷章取義、污蔑黑化。保護鄭州,保護河南,保護祖國,從我做起」。

當局發出這個微博後不久,我們就看到災區附件出現「義和團」式的針對外國記者的語言和肢體衝突,甚至「人肉搜索」外國記者及其中國助理。

這五招,構成中共處理天災人禍的模式,武漢病毒時如此,河南水災時也是如此!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