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7月15日

程翔

國安法一年來香港的退化

今年是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周年。這一年間,香港社會急劇「大陸化」,這個急速「大陸化」的過程,造成五個歷史性的大改變:

一,香港從原來中國大陸異見人士的政治避難所變成自己向世界各地輸出政治難民的地方。
二,香港從原來人人享有安全感的地方變成沒有安全感。
三,香港從本來華人地區最自由的地方變成同大陸一樣政治絕不自由。
四,香港從原本全世界公認法治最健全的地方變成法治岌岌可危的地方。
五,香港社會從本來強調制度理性變成強調政治正確、政治壓倒一切。

今日先分析第一、二兩點。

一,香港從輸入難民變成輸出難民

自從香港1842年登上歷史舞台以來,由於不再受大陸的政權的節制,她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中國大陸異見人士的政治避難所。從太平天國開始,到啟蒙家王韜、改良主義者康有為梁啟超、革命者孫中山先生、到中共早期領導人,莫不來香港尋求庇護。1949年之後,不願降共的國民黨官兵、逃避共產主義災難的商賈學人以及普通民眾、莫不充分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而獲得棲身之所。六十年代及七十年代的「大逃港」潮,更令香港人口激增。八十年代的天安門事件中的「黃雀行動」更見港人積極救援大陸的政治蒙難人士。這是一百六十多年來香港的光榮傳統:為中國大陸異見人士提供一個安全的政治避難所。

2020年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這個光榮的歷史傳統不但瞬間被摧毀,而且香港自身難保,自己竟然成為輸出政治難民的源頭地。

根據《南華早報》7月12日報道,從2019年反修例開始到2021年4月為止,共有10260人被捕(7522男、2738女)。其中有173名泛民陣營的領軍人物,包括47名元老級人物和政壇新秀,以及全港108個區議會的主席或副主席。整個泛民陣營稍微有影響力的人物幾乎都被一網打盡。他們被控的罪名包括違反《國安法》(64宗)、公共秩序(130宗)、限聚令(58宗)以及一系列其他罪(2608宗,如非法集結、刑事毀壞、襲警及阻差辦公、藏有攻擊性武器等)。
自從去年7月1日《國安法》生效之後,共有107人(88男、19女)年齡介乎15至79歲被控危害國家安全。他們僅僅是因為策劃、組織及參與了7月舉行的泛民初選而已。在任何有真正選舉的地方,初選幾乎成為正常選舉過程的一部分,如今在《國安法》的鉗制下卻變成犯法,真是咋咋稱奇!

在這種高壓下,很多政治活躍分子、意見領袖以及部分被捕人士,都被迫逃亡。這方面由於比較敏感,暫時未有確切的統計數字。我們只能從網紅紛紛遷移到海外繼續發聲可以看出一個「政治逃亡潮」已經出現。

根據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 的統計,自從去年7月1日《國安法》生效起計,截至今年6月27日,香港居民經機場的出境總人數為338514人,而入境人數為230982人,淨出境人數達107532人,佔香港人口總數的1.4%。這十萬離港人士雖然不能斷言他們都有受到政治迫害,但卻可以肯定他們對目前的政治氣氛感到不安才有移民的動機。

有鑑於香港局勢的急劇惡化,西方各國都在設計各自的收容香港人的移民計劃,使希望離開香港的人不必循「政治庇護」這種比較敏感的路徑離開香港。總之,香港從此就不再是內地受壓迫的人的避難所,反而成為一個向國際社會輸出政治難民的地方。

二,香港從令人有安全感變成令人失去安全感

政治難民的出現,同香港人失去安全感有關。在中共改革開放之初,很多到中國旅遊或公幹的朋友都有一個共同的經驗:當飛機從大陸抵達啟德機場時,或者從深圳踏入羅湖時,大家都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這是筆者認識的朋友中的共同歷史記憶。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就是因為大陸的肅殺的政治氣氛是濃厚到即使您不是當地人,不在當地過日常生活,您都可以感受得到。所以一踏進香港,就不期然地出現一種壓力自然舒解的感覺,這就是為什麼香港就能夠給人一種政治安全的感覺。正是這種政治安全感,使香港歷史上都是大陸政治難民棲身之所。

如今在《國安法》陰霾籠罩下,這種政治安全感正在迅速消逝。原因明暗有二:明的是該法的魔抓高張,只要納入法網;則香港法律原有的一切保護被告人權的措施(例如保釋權、人身保護令等)馬上失效(因為該惡法有凌駕香港其他法律的權力)。暗的是該法鼓勵大陸式的檢舉、揭發、批鬥的手段,使人們不敢再按照往日自己習慣的方式做事。例如,據《立場新聞》6月18日報道,在《蘋果日報》被封後出版的最後一份報紙,由於保存價值高,非常「搶手」。天水圍一家小學教師買了10份《蘋果日報》回校派給相熟老師。有其他老師向校方舉報事件,副校長之後召見涉事老師,指辦學團體不應帶政治入學校,批評該教師「動機不良」,要求他收回報紙,否則會報告辦學團體及校董會,並暫停他當天5節課堂。其他老師則被勒令將報紙歸還予涉事教師。

另一件類似的事就是「銀河修理員」事件。據《立場新聞》7月7日報道,2021年7月,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兩位中五學生以歌曲《銀河修理員》報名校內歌唱比賽;校方事前審核歌詞,指歌詞有「亂世」與「對抗」等字眼,疑含有政治意思,兩名學生按學校要求改詞,將「對抗」改成「拼搏」,「亂世」、「亂流」改成「疫症」、「疫情」,在初賽演唱同曲改詞版的《疫情加油》,決賽時在台上演出原版《銀河修理員》,其中一人唱完歌喊出「香港人加油」。兩人演出後遭教師訓話,一名副校長以中央廣播系統向全校稱「價值觀不容許學生有個人想法」,稱他們「騎劫歌唱比賽」。校方以「演唱未經審批歌詞」為由取消兩人比賽資格,兩人分別被各記一大過,並禁止他們未來以該校學生身份參加任何校外比賽或活動,其中一人被辭任校內學會主席,另一人為運動校隊成員,被禁止代表學校參賽。

學校出現這種現象,就是因為《國安法》鼓勵告密,鼓勵互相監督。所以香港警務處國安處於2020年11月5日開設舉報熱線,截至今年5月10日,共接獲超過10萬則舉報訊息。正是這類有中共特色的舉辦、揭發行為,使香港不再是一個有政治安全感的地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