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6月24日

程翔

反習勢力在集結

最近中國大陸新聞界出現一件罕見的事:全國20多家網媒【1】同時發表了一篇8年前(2013年)在《人民網》理論部的舊文章,由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寫的《讓人民共同享有自由放言的機會》。這是一件很具體的事情能夠反映今日中共高層的內鬥情況。

一,這篇文章的主旋律與當今的精神大不一致,為什麼突然間能夠在全國近25個新聞網站刊登?
二,文章作者是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是紀檢系統的人,而最近被盛傳與習近平不和的王岐山(王甚至被傳叛逃),曾經是紀檢系統的最高領導人。
三,文章的內容都疑似針對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每一項政策。李文是借閱讀胡德平(已故中共領導人胡耀邦之長子)的文章借題發揮。但他寫的時候是2013年,那時習近平才剛剛上任不久,他的政策真面目還沒有展現出來,所以李永忠寫此文時不可能是針對習近平,但為什麼今天這麼多家傳媒紛紛轉載呢?

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應該從作者背景及文章的內容入手。李永忠從軍隊紀委到地方紀委,從縣紀委、市紀委到中紀委,再到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幾十年的紀檢監察工作經歷,使李永忠熟稔中共反腐敗情況,經常提出「制度建黨、制度反腐」的專家。他認為,未來反腐敗工作的突破口則在權力結構的改革上,換言之他是認同「權力腐蝕」理論的。他曾經提出,效法香港廉政公署以制度反腐而不是以運動來反腐,這一點就同習近平「運動式反腐」有很大的距離。

被作者用來借題發揮的是胡德平的《改革放言錄》,該書共有7部分82篇文章,起於1984年的《為自由鳴炮》,止於2013年的《活國在於活人》,這是胡德平繼承父志為改革鼓與呼的言論實錄。李永忠就是借閱讀胡德平書的時候,抒發己見,藉以評論時政。

首先李指出:「為自由放言是共產黨人的不懈奮鬥目標」,然後指出:「共產黨人的自由,既包括憲法所賦予人民大眾的言論自由,也包括黨章所賦予的黨內批評與自我批評的自由」。這同習近平提出「不准妄議中央」的規定是南轅北轍的。

李認為:「中國歷史就是一部放言與禁言的博弈、交鋒的歷史,改革開放的歷史尤其如此。。。同時,歷史也反覆證明,凡是與禁言相伴,通常是執政的衰敗及王朝的沒落!」他說:「能否放言成為政權興衰的重要標誌,盛世贏在敢放言,末代輸於常禁聲」。

李認為,蘇聯崩潰,同控制言論有關。他說:「蘇共長期搞經濟、政治和言論三壟斷,控制輿論,禁錮思想,《真理報》上無真理,《消息報》中無消息,全國上下萬馬齊喑,全黨上下眾人諾諾,上級不了解下級,下級不信服上級,黨聽不到人民的聲音,人民不信黨的聲音,黨群疏離,幹群分化,最終無人能替天下負責」。他提出:「要憑弔蘇東悲劇」。很明顯這番說話適用於今天習近平實行的禁閉言論的政策。他警告:言論壟斷,因言獲罪,是「舊制度」的重要特徵,進而成為「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作者引述胡德平在1999年的話:「對社會主義決不要輕言勝利,不要妄言早日建成,不要忽視「左」和右的各種思潮的侵襲,不要過早宣布向共產主義過渡的開始,不要淡化蘇聯、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劇烈變化」。這番話適用於今天習近平汲汲於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發展問題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方法」,一心要挑戰現行世界秩序的野心是不合調的。

作者從中共黨史總結出:「歷史經驗證明:敢放言,個人確有風險;如禁言,執政者必有危險」。他認為,在新的歷史時期,黨和國家面臨兩個最基本的課題:第一仍舊是下決心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改革不可廢,承諾不可棄」;第二就是如何進一步落實社會主義憲政法治,依憲、依法執政治國。這兩點放在今天來看,的確反映中國目前的政治態勢:政治改革滯後,對民企失信,整個國家有重蹈文革災難的可能。

在針對清算民營企業原罪的問題上,作者引述胡德平的話,「民營企業沒有原罪」,「原罪是吃禁果,衝破計劃經濟必須吃禁果」,這番話用在今天習近平要民營企業家退出歷史舞台的說法有明顯不符。

針對城鎮化過程中,群眾維權、惡性事件頻發的問題,作者引述胡德平的警告:「共產黨的成功本來是得之於土地,但也有可能會失之於土地」。

針對文化工作和知識份子問題,他贊同胡耀邦時代的宣傳部長朱厚澤提出的「三寬」(寬鬆、寬厚、寬容)政策。他說:「寬則擴大團結面,人才輩出;窄則脫離群眾,自己成為孤家寡人」。

針對黨和國家的權力結構問題,他引述胡德平說:「民主和集中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極度不平衡。。。我覺得民主一直很弱勢,集中很強勢」。

針對民主建設問題,他引述胡德平的話說,「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任務,除了要和民生、民權掛鈎,也必須要和民主掛鈎。因為這時公民手中的選票。。。和自己的物質利益、法律權屬血肉相連,呼吸相關。要說這種民主,公民沒有興趣,公民素質不能逐步提高,那才是天大的笑話」。

針對社會建設問題,他放言,「不能用文革的方法解決現在的矛盾」;「發生在人民內部之間的矛盾,凡屬經濟問題,就應以博弈的態度對待;社會問題,應以談判的方式解決;政治問題,應用協商的機制處理」。

作者最後警告:「有諤諤爭臣者,其國昌;有默默諛臣者,其國亡」。

這篇寫在13年前的文章,其所針對的問題幾乎同今天中國政治問題完全吻合:權力過分集中、黨員和人民都沒有言論自由、政治改革停滯,經濟改革走回頭路(如「國進民退」)、民營企業家政治處境困難,整個社會面臨「文化大革命」捲土重來的危險。

正是13年前文章所提到的問題,今天不但仍然存在,而且有日益加劇的危機,所以才顯得它好像在談今天的問題。這樣,網媒重新發表這篇文章,就是借作者及胡德平之口抒發對今天局勢的不滿以及對習近平政策的批判。

但是,再貼近形勢的「負能量」文章,如果背後沒有力量支持,也不可能步伐整齊地在同一天在全國各網絡媒體出現。這就說明,這股力量足以抗衡中宣部、網管部這些習近平用來控制人們思想言論的部門。這股力量包括什麼人呢?由於文章作者來自紀檢系統,這就很難令人不想起王岐山。從王岐山愛將董宏最近落馬,習近平的過橋抽板肯定會令一眾原本支持他的高官感到心寒。他們會否集結在王的身邊,用發表舊文方式來顯示他們對習近平的不滿?無論如何,在100周年黨慶即將來臨之時、在明年20大習近平圖謀實現終身制之際,出現這篇借題發揮來批判習近平的文章,將會對習近平構成嚴重壓力。

【1】 它們是:山西經濟網、天津門戶網、北京門戶網、中國頭條網、桂林網、太原熱線、江蘇網、廣州線上、寧波新聞、威海信息港、杭州門戶網、遼寧熱播、長春都市網、武漢熱線、唐山信息港、四川熱線、深圳網、淄博信息港、洛陽信息港、青島網、晚報網、上海熱線、南寧網、南京網、天津熱線、廣州熱線、鄭州熱線等等。很多刊登以後已經被刪除或者遮罩,但有不少直到本文撰寫時仍然存在。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