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5月13日

程翔

戰略模糊是綏靖中共

正當中共武統台灣聲勢日益增強之際,美國總統拜登卻仍然強調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要維持其「戰略模糊」政策。這種判斷是基於對中共的不了解,是對中共最大的綏靖主義,禍害無窮。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5月4日在參加《金融時報》研討會上表示,美國對台海問題將繼續維持「戰略模糊」的政策。坎貝爾說:「我認為(取消戰略模糊)將有重大缺點(significant downsides),這是和『戰略清晰』相較之下的分析」。他說:「兩岸若衝突將不只局限於狹窄的地理範圍,戰火將迅速擴大,以沒人能預料的方式徹底摧毀全球經濟」。他強調「以現在的情境,(戰略模糊) 提供我們維持和平與穩定的最佳途徑」。

在此之前,4月29日,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則表明了對於改變「戰略模糊」策略的擔憂。他說:「從我們的立場來看,如果美國從戰略模糊轉為清晰,願意在台灣可能出事時干預,中國會認為這會造成非常大的不穩定,會加強中國的那種感覺,也就是美國一心要遏制中國崛起,包括使用武力,這可能會使得北京在世界各地咄咄逼人地破壞美國的利益。這是我們的評估」。接着,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4月30日出席美國智庫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舉辦的研討會上,則強調美國對台問題一直建立在一個中國政策、《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上,換言之不會改變「戰略模糊」政策。

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起源於1979年美國與中共簽署第二個聯合公報(即建交公報)的同時,又制定《台灣關係法》,後者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中美建交對台灣的衝擊;此後美國在1983年與中共簽署第三個聯合公報(限制美國對台軍事)的同時,又向台灣作出「六項保證」,也是為了對沖該公報對台灣的衝擊。換言之美國在發展與中共關係的同時,不願意給中共開出一張讓它可以在台灣問題上為所欲為的空白支票,在此基礎上遂逐漸形成所謂「戰略模糊」政策。

這個政策在過去行之有效的原因,是因為中共自1979年開始表示追求兩岸的和平統一(雖然從來不承諾放棄武力),同時也因為它羽翼未豐,對美國介入台海衝突心存戒懼。所以這種戰略確實可以對台海雙方都產生制約作用,但是在今天則已經明顯地過時了。一方面中共已經制定了一個解決台灣問題的時間表(不遲於2049,有可能在2035前後),另一方面它聲稱已經擁有「區域阻絕」(area denial)能力,能夠有效阻絕美國軍事介入台海。很明顯,過去「戰略模糊」賴以成功的兩個要素,今天已經不復存在。此時此刻還強調「戰略模糊」,無疑是在中共強敵面前仍然「自我捆綁」。

分析兩位在任美國高官的言論,我們可以看出美國思維的弱點:其一,美國不願意同中共打仗。坎貝爾說:「兩岸若衝突將不只局限於狹窄的地理範圍,戰火將迅速擴大,以沒人能預料的方式徹底摧毀全球經濟」;其二,美國認為不刺激中共就可以避免戰爭。海恩斯說:「如果美國從戰略模糊轉為清晰,願意在台灣可能出事時干預,中國會認為這會造成非常大的不穩定,會加強中國的那種感覺,也就是美國一心要遏制中國崛起,包括使用武力」。這兩點正是美國對中共戰略思維的最大內傷:不敢與中共硬碰;也不想刺激中共。由此產生的「戰略模糊」政策只是一個用來掩蓋自己戰略思維的上述兩大內傷的藉口。筆者認為,到今天美國還想通過「戰略模糊」來穩定台海,實際上就是當代最大的綏靖主義,因為它是建基於「不敢與中共硬碰;也不想刺激中共」這種考慮。

自從二戰以來歷史上美國對中共曾經出現三次比較嚴重的誤判,第一次是1945-47年美國試圖調停國共兩黨避免發生內戰,當時美國以「中斷美援」為誘迫使國民黨接受中共成立聯合政府,實際上是偏袒了中共,結果鍛羽而歸。中共對此並不領情,1949年建立政權後不久即爆發韓戰,以美國為敵,美國國會被迫追究「誰失去中國」的責任。第二次是1971年尼克森派遣基辛格秘密訪華,導致最後美國放棄盟友中華民國改而承認中共,並迫使中華民國拱手讓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給中共,向中共趟開政治大門,使得中共可以扭轉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困境,一舉成為手握國際事務否決權的大國,為其染紅國際社會提供關鍵的條件。第三次是老布殊--克林頓等人,漠視中共天安門屠城、鎮壓異見、踐踏人權等斑斑劣跡,允許中共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向中共趟開經濟大門,從而令中共經濟得以騰飛,到頭來以經濟實力威脅美國和整個以普世價值為基礎的國際社會。這三次誤判,可以說是綏靖主義的惡果。

今天中共覺得是「東升西降」,中共可以「平視美國」、「睥睨全球」的情況下,拜登總統若果不敢對中共說「不」,毫不含糊地聲明若果中共武力犯台將遭到美國致命的打擊,則將來會後悔莫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