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8月27日

程翔

拜登若當選 滅共成泡影

美國總統競選已經進入短兵相接的階段。民主、共和兩黨分別舉行了全國會議並公布了2020年總統選舉的政綱。對關心香港前途、銳意消滅共產政權的人來說,大家關注的重點當然是兩黨的政綱涉及中共的提法。

爭取連任的特朗普政綱,包括十大範疇,其中將結束對中國的倚賴獨立成章,並在十大範疇中排第三,僅排於就業及應對疫情章節之後。他提出:1. 要從中國帶回1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2. 對從中國帶回工作的公司稅收抵免;3. 允許重新帶回美國的基本行業(例如製藥和機器人技術),作出全額費用扣除;4. 對有外判給中國的企業不會給予聯邦政府合約;以及5. 要求中國就新冠疫情擴散全球負起全責。在這5點中,前四項都是延續現行的政策,落實與中共經濟脫鈎的方向,第五點有新意,要中共為世紀疫情負起全責,過去這種指摘限於言辭,今後將會正式開展索賠的行動。這五招都是實質政策而不是流於口水。從這些綱領看,如果特朗普當選,則他對中共將會繼續強硬下去。這方面的可能性,人們從過去四年的發展都看得很清楚,所以這裏不贅。

民主黨的黨綱,咋看起來有亮點,這就是刪除了「一個中國」原則,民主黨2020年的政綱說:「民主黨人致力於《台灣關係法》,並將繼續支持和平解決符合台灣人民願望和最大利益的兩岸問題」。相比之下,2016年通過的政綱的表述是:『我們信守對「一個中國」政策及《台灣關係法》的承諾,也將持續支持台海兩岸議題在符合台灣人民願望與最佳利益的情況下和平解決』。對中共來說這是整個政綱中最要命的地方,因為這是中共自從1971年基辛格訪華以來最嚴重的外交挫敗,而這種挫折很可能導致台海爆發軍事衝突。

筆者認為,民主黨此舉,僅僅是虛晃一招:在目前美國朝野反中共情緒高漲的情況下、在特朗普反中共攻勢異常凌厲的情況下,民主黨若不營造一個他們比共和黨更反中共的形象,它將無法贏得大選。可是,如果它僥倖獲勝,則目前美國組合西方各盟國的力量圍剿中共的勢頭將嘎然而止。何以故?

我們先看民主黨整體。在這次公布的政綱中,除了刪除「一個中國」原則比較新鮮外,人們看不出它對中共有什麼強硬之處。政綱裏聲稱對中國、對香港、對新疆等的政策都沒有超過特朗普在過去四年間所具體做的事。

政綱宣稱,「民主黨相信,來自中國的挑戰基本不是軍事上的」,這已經是一個很有問題的認知。針對特朗普政府增強與中國全面對決的姿態,政綱強調:『民主黨不會訴諸自我毀滅式的單方面關稅戰,也不會陷入「新冷戰」陷阱』。由於特朗普對中國進行一系列施壓,被中共視為挑起「新冷戰」,所以民主黨的主張與中國政府的主張有極為相似之處。

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圍繞外交議題的討論時,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和小布殊政府時期的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以及多位外交、國防界人士悉數發言。他們都是美國外交事務上重量級人物,可是在他們的演講中完全沒有提到美國所面臨的最大的危險和安全威脅是什麼,尤其沒有提到中國。這就很說明問題。

關心美國政治的人都知道,美國有一個智庫組織「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它成立於1950年,至今已有70年歷史。它平時處於休眠狀態,但每當美國出現危機時就會甦醒過來,及時提醒社會各界關注即將出現的危機。除1950年首次成立外(為應對蘇聯),歷史上還甦醒過三次:1976年(反對限核武談判)、2004年(應對恐怖主義)和2019年(應對中共)。這個組織去年復甦的原因正在就是意識到來自中共的威脅,但是民主黨大會,全然不顧來自中共的這種迫在眉睫的危險。那麼這個黨若果贏得大選,它會不會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則可思過半爾。

我們再看看拜登本人。拜登曾在採取對中共融合政策的奧巴馬政府擔任副總統,所以他上台後「回歸」對中共融合路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早在獲提名前的8月5日,拜登在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採訪時就已經表示,他若當選總統,將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他在接受提名的演說中並沒有發表任何批判中共的言論。

拜登親中共的立場由來已久。早在1999年美國國會內親台灣的議員要求訂立《台灣安全法》,加強對台灣的軍事保障時,拜登就表現出他對中共的綏靖主義本色。當該法已經通過眾議院,到了參議院時,拜登作為外交委員會最資深的議員,就極力反對。最後令該法胎死腹中。他當時說:

「美中關係惡化對兩岸關係、台中關係都是壞消息。沒有一個議題比台灣更有可能將美國與中國帶進衝突。而其中一個引爆點,就是美國帶給北京一個強烈的印象,就是美國對中國是敵對的,或者美國尋求分裂中國,無論這樣的印象有多麼錯誤」【1】。

拜登認為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應是與之共事及融合中國到國際秩序中。他反對把中國視為敵人,例如,2011年拜登去四川大學演講時就很明確地表示:「一個繁榮的中國將更需要美國產品,也將為美國帶來更多就業機會,中國的發展繁榮符合美國利益」。

拜登很自豪他跟習近平的私人關係。在去年9月15日晚的一次籌款活動上,他說:「我和習近平共處的時間,比世界任何其他領導人的時間都多【2】」。

的確,拜登與習近平的接觸頗多,兩人被認為「私交甚篤」。2011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華,由時任中國副主席習近平接待,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北大廳為他舉行歡迎儀式。當年美國政治精英對習近平的認識甚少,可以說,拜登是當時少有與習近平深入交流的美國政客。據報,在拜登五日的中國之旅中,與習近平一共交談了十多個小時。2012年,習近平訪美時,則由拜登盡東道主之誼。2013年拜登再度訪華,習近平已經成為中國國家主席。2015年,習近平首度赴美進行國事訪問。據報,拜登曾對他說:「未來五十年的歷史,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中兩國如何駕馭我們的關係」。

根據《大紀元》報道【3】,在薄熙來事件中,王立軍2012年2月6日逃往美領館後,習近平2月14日訪美期間,在拜訪美國副總統拜登私宅時,拜登對習亮出薄熙來、周永康意圖政變的鐵證,讓習近平如夢初醒,最後拿下薄熙來。若果此說屬實,則習近平欠了拜登一個「救命之恩」。

當然,習近平也懂得投桃報李。根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2013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訪問中國,會見中國高層。拜登的子女,包括亨特(Hunter Biden)等隨行。在這次訪問中,亨特與中國銀行家兼渤海華美集團首席執行官李祥生會面並加入了該公司,2016年,該公司掌握着200億人民幣,成為中國最大的共同基金管理公司【4】。2018年,美國右翼保守派記者施懷澤(Peter Schweizer)在其《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是如何隱藏腐敗並使家人和朋友中飽私囊的》一書中指出:「2013年,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及其子亨特乘坐空軍二號前往中國。十天後,亨特拜登的公司就與中國銀行的一家子公司達成一筆15億美元的交易【5】」。

根據網媒《Intercept》引述《中國人權》的報道,小拜登的公司還投資在中國的曠視科技(Megvii)的子公司Face ++,後者提供的面部識別軟件,説明公安搞人臉識別。曠視科技的技術又被運用在了海康威視上,用來監控新疆人【6】。

從這裏可以看到,民主黨刪除「一個中國」原則,虛招而已。以拜登父子與中共的深厚關係,他若出任美國總統,絕對不會執行對中共強硬的措施。由特朗普開創的對中共的各項制裁措施將無疾而終。

【1】 楊光舜: 《台灣安全加強法:美台關係錯過的契機與對今日的啟示》Mar 25, 2019
https://medium.com/@kuangshnyng/%E5%8F%B0%E7%81%A3%E5%AE%89%E5%85%A8%E5%8A%A0%E5%BC%B7%E6%B3%95-%E7%BE%8E%E5%8F%B0%E9%97%9C%E4%BF%82%E9%8C%AF%E9%81%8E%E7%9A%84%E5%A5%91%E6%A9%9F%E8%88%87%E5%B0%8D%E4%BB%8A%E6%97%A5%E7%9A%84%E5%95%9F%E7%A4%BA-65363261178b

【2】《多維新聞》:《拜登談與習近平的私人友誼 批特朗普對華政策全盤錯誤》,2019-09-16,下一段資料來源同此。https://www.dwnews.com/%E5%85%A8%E7%90%83/60149313/%E6%8B%9C%E7%99%BB%E8%B0%88%E4%B8%8E%E4%B9%A0%E8%BF%91%E5%B9%B3%E7%9A%84%E7%A7%81%E4%BA%BA%E5%8F%8B%E8%B0%8A%E6%89%B9%E7%89%B9%E6%9C%97%E6%99%AE%E5%AF%B9%E5%8D%8E%E6%94%BF%E7%AD%96%E5%85%A8%E7%9B%98%E9%94%99%E8%AF%AF

【3】《大紀元》:《送習近平一「大禮」 拜登與習交情非同一般》2013-12-08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3/12/8/n4029050.htm

【4】根據《維基百科》: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 Partners)是一家專門負責跨境併購投資的私人基金公司,由中國和美國共同投資。2013年,中方的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實基金管理與美方的投資顧問機構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由亨特‧拜登、特雷莎‧海因茨‧克里和德文‧亞徹共同創辦)、Thornton Group LLC共同成立渤海華美基金。2016年,渤海資本掌握着200億人民幣,母公司嘉實因而成為中國最大的共同基金管理公司。根據公司網站,渤海華美有中國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及其他金融和實業機構參股,還和海航集團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合作。2014年,該公司着手籌集15億美元的投資基金。其中,部分資金以人民幣結算,另一部分以美元結算,人民幣投資部分將在為中國投資者提供離岸投資便利的上海自由貿易區換成美元。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8%A4%E6%B5%B7%E5%8D%8E%E7%BE%8E

【5】Peter Schweizer, “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 2019.

【6】《中國人權觀察》網頁已無法登錄,可參考 The Intercept:Chinese fund backed by Hunter Biden invested in major Chinese surveillance firm https://theintercept.com/2019/05/03/biden-son-china-business/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