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16日

專訪

劉鳴煒籲青年參政尋出路
對暴力極端主義 難單靠譴責檢控

年初一晚旺角騷亂再次凸顯部分青年對政府和警權不滿。身兼智經研究中心副主席及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的劉鳴煒,指香港應準備好應付暴力極端主義(Violent extremism),形容政界在衝突後如常譴責暴力,並指望單憑刑事檢控制度便足以處理,是錯誤和太天真。

劉鳴煒今天在其個人網誌撰文,指出旺角事件絕不代表香港青年人或學生,任何人把成因訴諸青年問題都過於簡單;他更憂慮,很多輿論純粹視暴力行為是罪行,檢控後便了事,完全忽略香港缺乏面對暴力極端主義威脅的策略。

他認為,旺角抗爭已符合暴力極端主義,即一群人相信或可以用暴力達到意識形態、宗教或政治目的,行動者往往有以下論述:他們抱持崇高理念,已用盡其他手段卻達不到目的,最後惟有使用暴力。劉鳴煒強調,港人相信所有分歧應以和平非暴力手段解決,絕不能接受這套論述。

他指政府及社會須改變思維,別把暴力抗爭的成因歸咎教育及就業問題,亦非本土主義或政府施政失當,而應針對散播極端主義的始作俑者,反駁其挑動仇恨的論述,並將之與極端主義的支持者、同情者區別開。劉認為,單靠更多強硬打壓無法奏效,外國經驗是對暴力參與者有完整的教育、阻嚇、康復及重新融入社會過程。

不會走老人政治回頭路

劉鳴煒月初接受本報專訪便指出,年輕人若對社會有意見應多參政,他質疑:「若說要愈走愈激,為何社運朋友不能把網上或facebook的likes變成選票?你真的有支持度,就應參選,像戴耀廷所講攞一半議席。」

他舉例,去年區議會選舉已是好開始,因有前社運或雨傘運動人士勝選。他又提到在台灣,有街頭抗爭力量投身立委選戰,「如果把香港同台灣一齊睇,更加對年輕政客或青年素人有鼓勵性,太陽花(學運)後有人參選立委,我們9月可以學他們。」

劉預計,9月立法會選舉予年輕人參政的空間會大增,因不論建制或泛民陣營,都有大批老一輩的政客退下來,「以往普遍意見是,香港青年政客上流機會少,但今年9月之後,我不覺得他們可再作這種投訴。」他指出,去年區選及今年立法會選舉換血並非「一次過」,反而已成潮流,不會走老人政治的回頭路。

劉鳴煒說,除了教育,青年在多數社會課題「只是眾多持份者之一」,不會把即時解決青年不滿的責任全部放在政府身上,因政府對不同課題有先後次序處理。

青年首重視教育及就業

有意見認為,現屆政府決策階層對青年不滿「斷錯症」,仍然以為置業上樓已可化解大部分民怨,劉鳴煒說,不信有官員會「天真得」抱這種想法,若外界認為政府只強調青年的物質需要,「並非因為(政府)忽略了非物質,如社會公義或民主,而是在憲制框架、財政等不同限制下,做到乜就做咗先。」

劉鳴煒透露,去年4月上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後,與青年舉行近160場會面,逾七成人首要訴求關乎教育及就業,「不代表他們對非物質冇訴求,更不代表不要真普選,純粹係有先後次序。」他聽過有青年說完全不重視物質,只追求公義或其他價值,但他不認為這是青年主流想法。

採訪、撰文:江麗芬、羅奕熙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