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2月4日

松仁 私募廣角鏡

環保投資退潮真面目

隨着氣候改變,環境問題愈加嚴重,各國政府正大力鼓勵環保行業的投資,而內地過去十年其實也大力發展環保行業,多年來一眾環保行業股權投資者在不同賽道,例如垃圾發電、廢料回收、新能源、危廢處理、土壤修復、環衞服務、湖泊及海洋治理等,民企和國企都有不錯的回報。

然而到了去年,隨着疫情的深度影響,各路環保行業在中國面對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虧損,根據行業協會的調查,內地過去1年有七成環保企業的利潤都同比下滑,讓2022年成為了環保產業史上最難經營的1年,在全球各地可持續發展投資的呼聲高點,來個挺諷刺的反高潮。

從一眾曾經是股權投資基金寵兒的內地環保公司業績來看,環保行業可謂一地雞毛。例如環保界國企巨頭啟迪環境(000826.SZ)、危廢界巨頭東江環保(002672.SZ)及其他主要污水,固廢處理等環保公司如永清環保(300187.SZ)、興源環境(300266.SZ)、博世科(300422.SZ)、聚光科技(300203.SZ)等,去年都虧損3億至8億元人民幣不等,慘烈程度實是多年最誇張。

受累疫情業績重創

可憐的是,這些股份當中不少過去一直由於有穩定收益,同時許多投資者誤以為廢物處理、新能源等企業在疫情中也會平穩發展,大都是被認為是抗跌力很強的公用防守股,但內地去年疫情嚴峻,上述不少環保企業的業務模式首當其衝,哪怕是什麼碳中和、ESG,可持續發展概念或投資風潮,一旦業界受到打擊,股價也會跌得可怕。

事實上,在疫情嚴峻的日子,連所謂環保企業也會受牽連,例如去年多個地區進入封鎖階段,不少環保企業在跑馬圈地,市場開拓大幅減慢,讓新專案上馬速度大幅減低,增長自然就接近零。另外,去年各地人流物流都受限,原材料上漲讓各種環保處理的成本也提升。

當然工業生產因疫情大減,工業污染隨之降低,需要處理的污染物也減少,污染處理環保企業收入自然大幅下降。以垃圾焚燒企業為例,疫情的封鎖讓一些地區甚至連垃圾也收不起來,那麼進焚燒爐的垃圾量減低,產能利用率下降,垃圾焚燒廠收入就大幅減少。

最後,各行業現金流因疫情而變得極度緊張,不少環保企業的客戶付款速度較慢,環保企業應收賬款賬齡增長、資金回籠等問題讓其各種減值損失更為嚴重。

其實爆疫初期,無論是私募股權基金或者對沖基金,大多以為環保新能源企業是防守寵兒而把資金停泊在行業內,當然這行沒有像教育行業這麼嚴重,然而投資的所謂防守型環保企業,甚至是龍頭企業,業績相繼滑鐵盧,基金經理的心理落差可能跟投資教育行業沒什麼差別。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