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7月2日

John Mauldin 前沿思考

鮑威爾明年任滿 儲局政策恐有變

本周筆者以策略投資會議(SIC)壓軸日為主題, 論及中國、能源、比特幣等議題。當天以Morgan Creek創辦人尤西科(Mark Yusko)打頭陣,他既非「好友」亦非「淡友」。投資者對美國四大科技龍頭股「FANG」趨之若鶩,尤西科卻興趣索然,因為他留意到「FANG」佔標普500指數比重約12%,企業收入僅佔當中不足1%,惟自2012年起這「四大天王」股價升幅跑贏其餘成份股逾4倍。

尤西科把「FANG」表現標青,歸功於聯儲局的刺激經濟措施,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不斷「放水」,去年遇上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大肆撒錢救市。以史為鑑,央行掃貨產生資產價格泡沫,往往以悲劇收場。所以尤西科預測美國經濟可能略為反彈,但難言「恢復正常」,這場疫情帶來的衝擊將會持續多年。

「增長末日四騎士」礙復甦

尤西科解釋,儘管美國推出新冠疫苗接種計劃,加上新一輪抗疫紓困方案出台,停滯不前的經濟將會回復生機,但他警告,更嚴重的問題逐步浮面,新的「增長末日四騎士」(Four Horsemen of the Growthpocalypse)出現,可能煞停復甦的勢頭。「四騎士」分別為長期失業率高企、工人階級凍薪、違約和止贖危機加劇及退休基金「縮水」。尤西科指出,經濟民族主義抬頭,加上多國祭出封城令,勢將導致全球貿易下滑,使經濟問題惡化,抵消刺激經濟措施的效果。

尤西科口中的「四騎士」,筆者最憂慮是退休基金「縮水」,估計美國約15%至20%人口的退休保障少於10萬美元。一半人口並無退休基金,主要依靠社會保障過活。

不過,尤西科並非全然悲觀,他看好比特幣等加密數碼貨幣。此外,近期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熱潮席捲全球,成為新興企業上市方式,很多經濟分析師對此趨勢嗤之以鼻,他們視SPAC為「空頭支票公司」,缺乏實業、資產及歷史,屬於遊走法律邊緣的「灰色」產業。

SPAC新趨勢料掀尋寶熱

尤西科的看法卻有別,他指出目前首次公開招股(IPO)申請程序耗時且昂貴,對投資者及企業創辦人都不公平,所以愈來愈多初創企業寧願推遲上市,甚至可能放棄掛牌,令小投資者的機遇買少見少。 SPAC讓私人企業「借殼上市」,尤西科認為不失為廉價高效的融資方式。

以SPAC形式上市,固然有成功個案,也有失敗例子,筆者只能勸喻投資者並非人人都能成IPO贏家。很多投資者趁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後期的全球科網熱潮入市,最終損手爛腳收場。也有投資者錯失Facebook或Netflix上市良機,大嘆走寶。筆者相信這股SPAC熱潮情況相若,最終有輸家,也有人大獲全勝。

筆者記得美國國會在1913年通過《聯邦儲備法案》(Federal Reserve Act)成立聯儲局,原意是避免再次發生類似1907年的銀行危機,藉聯儲局的貨幣政策來控制通脹。然而,國會在1977年修訂《聯邦儲備法案》,賦予聯儲局新的使命,包括促進全民就業。原本應由立法機構解決的失業問題,把責任轉移到聯儲局。

費希爾(Richard Fisher)在2005年至2015年擔任達拉斯聯儲銀行總裁,以過來人分析聯儲局思維。自費希爾離任後,聯儲局政策看來出現巨變,筆者覺得聯儲局變得更加政治化,部分歸咎於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任內干預聯儲局政策,也源於新冠疫情衍生新危機。

此外,在綠色革命熱潮下,目前有人呼籲把聯儲局變為「環保機構」,放水支持民主黨提出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和其他應對氣候暖化措施。甚至有人權分子呼籲聯儲局越界,促進社會公義。

不管喜歡與否,目前聯儲局再次跟財政部「勾結」,甚至達到前聯儲局主席就是現任財長耶倫,這種不分你我的田地。聯儲局跟財政部聯手,與參眾兩院均由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緊密合作,「制定」迎合市場的政策。

費希爾認為現任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已經力挽狂瀾,可惜鮑威爾任期將於2022年2月屆滿,預料未必獲美國總統拜登給予連任。費希爾估計聯儲局理事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可能是接任人選,但部分聯儲局官員可能隨鮑威爾離去。所以未來一年間,聯儲局政策可能轉變,恐把市場殺個措手不及。筆者憂慮國會看中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要求聯儲局出資支持各類計劃。理論上,聯儲局插手看來很棒,卻極可能扭曲經濟運作。

倘失市場信任或添波動市

財富管理公司Bahnsen Group創辦人巴恩森(David Bahnsen)喜愛中庸之道,他預計短期內美國通脹高企,但認同Epsilon Theory網站創辦人亨特(Ben Hunt)的看法,美國真正危機將來自聯儲局不再一言九鼎,失去金融市場的信任,導致股市大幅波動。聯儲局把疫情後首次加息時間預測提前到2023年,但其實無人能準確預計未來一兩季將發生何事,更遑論推斷30個月後的局勢。

巴恩森表示,若聯儲局在今年第四季又再修改加息時間表,恐失去定海神針的作用。巴恩森認為美國基準利率是全球市場最重要的指標,應由市場自行調節,不該交給聯儲局決定。

費希爾也認同巴恩森的觀點,相信大家也無法預計長遠之事。若聯儲局貼中美國通脹率為2%,只因為該局一直以此為目標,所制定的政策都以達標為目的。而且決策者不會長期掌權,美國總統任期有限制,只能連任一次。明年除了鮑威爾任期屆滿,國會中期選舉亦會上演,參眾兩議將局部執位。而且負責制定貨幣政策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有4個投票權席位由11名地區聯儲銀行總裁每年輪替,擁有固定投票權的紐約聯儲銀行總裁任期也不會永續。所以費希爾估計明年或未來數年,美國經濟政策勢將有變。

瑞士投資大師朱洛夫(Felix Zulauf)發現世界顛倒,西方國家的央行堅持寬鬆貨幣政策,中國人民銀行卻反其道而行,收緊貨幣及財政政策,從而提高存貸款基準利率,讓實際收益率維持正數水平。朱洛夫指出,中國明白到若要長期發展勢頭向好,儲蓄率必須高企,所以需要上調存款利率,吸引民眾把錢存入銀行。

憂低息鼓勵貸款爆發危機

朱洛夫感慨在經濟政策上,跟西方國家相比,中國更加擁抱資本主義。反而西方國家趨向社會主義,推出各種紓困方案,扶助企業及補助國民,寧願債務愈滾愈大,但這種政策長遠不利經濟。

筆者也感到世界顛倒,西方國家奉行自由市場經濟,中央銀行卻把利率壓至近零水平。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卻最貼近市場。

國際清算銀行(BIS)前首席經濟師懷特(Bill White)憂慮西方國家央行以低息來鼓勵貸款,導致欠債不斷攀升,快將引發債務危機,很多企業可能面臨破產,大量債仔無力還債。雪上加霜的是,英國、美國等國破產機制出現裂痕。懷特引用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BIS、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及國際智庫「30人小組」(Group of Thirty) 的調查,均發現破產保障不足。懷特擔心一旦債務危機來襲,全球恐會一團糟。筆者則預計「大重置」會降臨,屆時全球大部分債務勢將被清算,建議最好盡快優化破產機制。

展望將來,巴恩森預料在2020年代,發展停滯不前的歐洲會急起直追。朱洛夫也贊同歐洲勢將跑出,但認為中國科技日新月異,經濟將保持強勢。費希爾卻認為中國採取高壓政策,最終難跟自由市場競爭,他押注在美國得州,深信當地是未來機遇之地。筆者看重未來10年的科技革命,尤其看好生物技術突飛猛進,有望帶來許多機遇。

作者為著名投資分析專家,其《前沿思考》(Thoughts from the Frontline)是目前全球發布範圍最廣的投資通訊,擁有過百萬讀者。John Mauldin擁有極強洞察能力,擅長解構複雜的金融現象,每周對華爾街、全球金融市場和經濟歷史提出精闢見解,並與擁有6人分析員團隊的Mauldin Economics,一同把John Mauldin對宏觀經濟的幾十年分析經驗結合各大行的投資建議,為投資者精挑細選出投資機遇,並在網站https://www.mauldineconomics.com刊出。

《信報》為大中華區唯一刊載John Mauldin投資通訊的中文媒體,內容由《信報》翻譯。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