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3月26日

EJ GLOBAL plus 民粹抬頭

民情轉向 極右穩佔三成票源

儘管極右候選人的選情因為烏克蘭戰爭而受挫,但難掩法國社會近年向右轉的事實,極右的反移民言論愈來愈「入屋」,種族歧視的厥辭可以登上大雅之堂。

兩名主要極右候選人馬琳勒龐和澤穆爾近期氣勢回落,但他們合共的支持度仍逼近三成,而且跟烏克蘭衝突前相差不遠。中間偏右的佩克雷斯在移民問題表現強硬,嘗試爭奪極右對手的票源,但保守派選民不為所動。

嘆國家衰落 遷怒穆斯林

左派更是慘不忍睹,就算計及支持率接近零的人士,6名左派候選人加起來的支持率只有27.5%,不敵極右,馬克龍一個人的支持度都較他們整體高。即使能協調出單一泛左翼候選人,也未必能挺進第二輪投票。

雖然法國仍是全球第七大經濟體,生活水平勝過不少地方,但社會危機感愈來愈重,法國人覺得國家正在衰敗,懷念1945至1975年經濟繁榮的「光輝三十年」(Trente Glorieuses)。在這種心理下,法國人不可能對移民友善,並把問題遷怒於穆斯林。

根據Ipsos的民調,只有25%法國人不認為國家衰落,62%覺得法國不再是自己以往的家,64%認為太多移民,79%希望有一個強人領袖重建秩序。

無怪乎澤穆爾主張「大換血」(Great Replacement)陰謀論,聲稱精英試圖以穆斯林取代國內的白人,而且曾被裁定犯了仇恨言論罪,但仍獲不少選民支持。

馬克龍上台後也在移民問題上右傾,收緊提供政治庇護的條件,加強驅逐偷渡客。他推動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但政策被指連普通穆斯林都針對。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認為,馬克龍要為目前極右抬頭負上很大責任。皮凱提說,馬克龍從中右和中左陣營吸走不少支持者和政界人士,削弱了這兩股傳統政治勢力之餘,又在經濟政策傾向右派立場,令中右陣營變得更保守,趨向極右。加上馬克龍面對黃背心示威時,不懂如何改善民生,回應訴求,乾脆訴諸民粹,從極右吸納部分主張來應對。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