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2月8日

孫超群 EJ GLOBAL plus 寰球信識

莫斯科繞道輸氣 烏克蘭孤立無援

上月25日爆發「刻赤海峽衝突」,令沉寂一時的俄烏局勢再度成為焦點。誠然,自2014年烏克蘭危機後,當地局勢便一直波譎雲詭。坊間有不少分析對俄烏衝突的成因剝繭抽絲,離不開都是歐盟勢力東擴、經貿效應轉移、歷史仇恨等因素。但其實,能源安全亦是俄烏矛盾中不可忽視的要素,更是俄羅斯除了扶植烏東分離勢力之外,另一種對付烏克蘭的長遠計謀。

能源安全一向在俄烏關係中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特別自橙色革命親美政權上台後,俄國便頻以切斷天然氣供應作武器,影響烏克蘭內政。在2006年,俄國以出口烏克蘭的天然氣格價低於國際市價為由,向烏克蘭加價,更切斷對其供應。後在2009年,兩國天然氣爭議再起,俄國重施故伎,停止對烏克蘭出口天然氣,這次為禍更甚,成功迫使烏克蘭接受天然氣加價,令該國民怨沸騰,有利於親俄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在2010年大選中勝出。他上任後不久,果真的與俄國達成協議,讓俄國可租用克里米亞軍港塞瓦斯托波爾至2042年,來換取天然氣減價三成。

另外,在2013年底,亞努科維奇拒絕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後,俄國總統普京表明向烏克蘭減價天然氣,以拯救其經濟。此舉被懷疑是莫斯科以利誘方式,左右烏克蘭內政,惹起烏克蘭反對勢力對俄國的痛恨。由此可見,能源安全一直是俄烏衝突的核心。

同時,能源安全亦成為了俄國削弱烏克蘭地緣價值的工具。烏克蘭夾於俄羅斯與歐洲之間,是俄羅斯向西出口天然氣的大門。2017年,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向歐洲出口了1930億立方米天然氣,佔歐洲天然氣使用量四成,當中的930億立方米便是途經烏克蘭。所以,穩定的烏克蘭對歐洲諸國的能源安全來說十分重要。

然而,俄國顧及「烏克蘭問題」,為了穩定自身能源出口,避開政局不穩的烏克蘭,便計劃把能源出口改道,刻意繞過烏克蘭,此舉削弱了烏克蘭的地緣價值。

第一個實例便是「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項目。烏克蘭危機翌年,由西歐公司組成的財團與Gazprom簽署協議,興建由俄國經波羅的海通往德國的「北溪二號」管道。該管道預計在2019年竣工,屆時能每年向西歐直接輸出550億立方米天然氣。依目前狀況來看,此項目已獲瑞典、芬蘭、德國等國首肯,能把管道鋪設在他們境內的專屬經濟海域內,看起來暫時進展順利。

地緣價值大減 斷財路失邦誼

管道建成後,將會是烏克蘭的夢魘。對俄國來說,除了是經濟考慮,更是「拉一派打一派」的盤算;對西歐多國而言,如果烏克蘭戰火重燃,隨時殃及能源安全,所以「北溪二號」也符合他們現實利益;然而,對烏克蘭來說,除了損失可觀的天然氣過路費收入,更因為歐盟的天然氣進口重心北移,使其地緣價值嚴重受損。

第二個例子便是「土耳其溪」(Turkstream)天然氣管道項目。此管道上月已竣工,預計在2019年底正式運作。此管道有兩重意義。首先,就是為了取代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Trans-Balkan Stream)。該管道由俄國經烏克蘭及巴爾幹半島,每年把約140億立方米天然氣輸往土耳其。然而,「土耳其溪」每年把315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經黑海,一半出口到土耳其,一半計劃經巴爾幹半島再出口到歐洲,規模絕對能取代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碰巧,俄國亦可能在2019年不會與烏克蘭續約,就連保加尼亞也宣布興建新管道,以配合俄國把天然氣由土耳其經本國輸往中歐。

其二,「土耳其溪」把烏克蘭的地緣價值向黑海南移。此管道的起點,正是俄羅斯黑海城市阿納帕(Anapa),該市與塞瓦斯托波爾守護着刻赤海峽兩側。筆者認為,這次突如其來的「刻赤海峽衝突」,或與俄羅斯開始更着緊管道沿線安全有關,俄國反應過敏以致向烏克蘭動武,也是在所難免。

烏克蘭本身的地緣優勢正被俄國削弱。在歐盟沉默及土耳其背書下,俄國的盤算異常順利。若烏克蘭與俄國兵戎相見,會有哪些國家願意協助烏克蘭呢?最近事件,大家表態支持烏克蘭,卻行動欠奉,大概都心裏有數吧。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