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21日

沈旭暉 平行時空

台灣綠營良性分裂的未來

台灣大選後,只要沒有重大變數,以長者、統派及傳統既得利益階層為主要支持者的藍營,基本盤只會愈來愈小,但假如綠營犯下藍營由盛而衰的分裂錯誤,讓對方重新整合,卻還是可能被翻盤。然而,在正常民主社會,同一陣營無論是因應個別議題及取態的不同而分裂,還是純粹因利益分配不均而分裂,都是正常的。此刻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應如何面對未來?

派系競爭勢所難免

在這次選舉,民進黨在不少關鍵立委選區都沒有派出候選人,而是支持其他黨派的友好,策略跟年前支持獨立人士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一樣。這些合作對象既有時代力量、台聯一類較民進黨更激進的政黨,也有綠黨一類議題性政黨,還有偏藍的親民黨。

簡單而言,民進黨只要計算到單靠自身力量對國民黨沒有勝算,便情願加持其他有競爭力的候選人,希望那些「Anyone But KMT」的選民可以集中選擇。從結果看來,時代力量的3席及獨立候選人趙正宇都是成功案例。

不過,在其他層級的選舉,這些政黨卻跟民進黨互相競爭,即使在不分區立委的政黨票,也屬零和競爭。民調顯示,時代力量一度有望奪取名單上的全部6席,最後卻在民進黨「集中票源」宣傳下,只剩兩席,埋下雙方未來不和的種子。再者,柯文哲在民進黨執政後,若要維持人氣,也不得不加強對民進黨的批判,以保持「清流」形象。親民黨與民進黨有限度合作後,卻出現了更多整合空間,此間甚至有傳宋楚瑜可能獲邀出任過渡期的行政院長,無論會否成事,也反映「綠營」的定義已愈來愈虛。

這些發展,令綠營未來可能出現這樣一種結構,便是在總統大選層面,各方勢力會共推最有勝算的候選人,避免過往分薄票源的教訓,只要相關溝通機制存在,藍營是很難回朝的。假如民進黨能長期維持綠營最大黨的地位,便可以主動分配不同內閣與地方位置予不同政黨,慢慢讓它們建立各自的勢力範圍,既能互相監督,也能促進較政黨內部機制更健康的新陳代謝。只要綠營同時包辦執政黨與反對黨的角色,在不同議題都較藍營更能監察政府,在大是大非問題卻槍口一致對外,藍營要回朝,就難上加難。

包攬執政與反對黨角色

大家可以參考日本的案例。曾幾何時,右派自民黨雖然長期執政,但左派社會黨也有非常穩固的支持,冷戰結束後,更一度成為聯合執政黨。不過同一時間,小澤一郎等右翼大老卻透過「毀黨造黨」的方法,製造出一連串新右派政黨,它們有的較自民黨更右,有的走中間路線,把不少左翼支持者吸納過來,也把左翼反對黨的「反對」角色包攬過來。

到了今天,以往強調主張和平的公明黨已跟自民黨結盟,最大反對黨民主黨也屬中間偏右,而且已被認為難以執政,左翼陣營一蹶不振,選民已無可選擇。到了像安保法案這樣的關鍵時刻,連公明黨也要支持,便明白到這手術的成功。假如民進黨有如此視野,藍營若要回朝,便只能靠非常手段了。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