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15日

沈旭暉 國際隨緣家書

在台灣觀看選戰的雜感

從二○○四年開始,即回到香港後,每逢台灣舉行總統大選, 筆者都有到當地觀選,這幾乎已成為一個常規項目。無論是跟學生一起去、參加官方觀選團還是自行安排,總有臨淵羨魚的感覺,原因自然心照不宣。把歷年觀察濃縮在一起,便能以最落地的方式領略一個概念 ──「鐘擺」。

還記得二○○四年槍擊案那年,選舉異常激烈,最後結果出人意表,平民百姓與的士司機的論政熱情極高,每人都有一家之言,例如說王金平會在選後成立「本土國民黨」、呂秀蓮會仗義公布槍擊案「真相」等,身在其中,很有經歷大時代的感覺。

到了二○○八年與二○一二年,台灣人民經歷了陳水扁種種貪腐醜聞,卻普遍厭倦政治,馬英九以清流形象上台,毫無懸念,競選造勢晚會已有例行公事的感覺,即使是民進黨高喊「逆轉勝」,也不見得激昂。

到了今年,也是大局已定,不過青年的政治熱情明顯上升,本土意識經過「英九八年」再次抬頭,雖比不上第一次政黨輪替的震撼,但也明顯孕育了一代人意識。

理論上,這就是民主制度的典型鐘擺效應。物極必反,陳水扁與馬英九都有過呼風喚雨之時,曾極受歡迎,但民望最低時亦都慘不忍睹,既反映選民不滿足於任何一套單一價值,也反映任何政治人物長期在位亦很難不被淘汰。

「谷爆」民粹 回歸理性

問題是,英美那類西方國家的鐘擺與台灣的鐘擺,始終有根本分別。在英美,擺來擺去都是在大黨之間搖擺,到了最後,大黨的差異其實很小,政壇已形成超穩定結構,表面的鐘擺反而顯示出結構的堅韌,要「change」也「change」不到哪裏去。台灣的鐘擺卻不能保證能永遠擺下去,因鐘擺的兩極其中一方憂慮選了統派會加速統一,另一方則擔心選了獨派會刺激北京,結果也是加速統一,令「未來還有否鐘擺」這變數被投放在鐘擺本身,令台灣選民的計算較西方選舉更複雜。

在可以自由鐘擺的制度,「暗黑兵法」是可行的,且有時還是王道。例如當某種帶有民粹色彩的意識形態興起,苦口婆心說要「理性」與「包容」,往往徒勞,反而順其自然讓其執政,逼其面對現實制約,再讓選民鐘擺回來,才是順勢隨緣。假如不希望民粹持續太久,符合邏輯的做法,反而是鼓勵民粹分子更忘我演出,將之「谷爆」,鐘擺回理性的速度才會加快,這是大量民主案例的經驗之談。

香港「民主」制度最大問題是永不可能出現鐘擺,執政的只會是同一陣營的人,反對派也是永遠的反對派,兩極化民粹一旦出現,又都不會真正面對執政的考驗,要消弭,要服氣,便不容易。

不少前輩老是玄之又玄的說香港會像火鳳凰「浴火重生」,可是香港其實是不會走向「浴火」的,嗯……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