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12日

凌劍豪 環地視野

以武制武利和平 狂想定現實

由巴黎恐怖襲擊到美國加州近期發生的槍擊事件,再次令西方社會反思小型武器泛濫的問題,以及如何防止恐怖分子得到他們所想的武器。然而,相對於另一條有關防止武器擴散的條約《核不擴散條約》,國際社會對於其他武器擴散及關注程度明顯不足︰早於1997年多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要求關注常規武器的貿易,但《武器貿易條約》一直到2013年才正式「通過」。而所謂的「通過」並不是在談判會議上得到全體成員支持,只是由聯合國大會以簡單多數表決的形式通過,而130個簽署國中亦僅得78個成員正式落實條約內容。

筆者並不是國際武器貿易問題的專家,也不如其他軍備迷了解不同武器的特性及優點缺點,因此討論國際武器貿易的重點放在國際及國內政治層面。就國際政治及國內政治而言,討論武器擴散問題的兩個重點是︰擁有武器是否維持個人自由的必要手段?武器擴散是否對國際安全有害無利?

藏槍無罪 捍衞自由有理

筆者相信,《信報》讀者大多是喜愛和平及自由的人,因此難免認為武器擴散對國際和平及國家安全有害無利。然而,對某些美國右派而言,這句話只是說對一半︰若要擁有真正的自由,個人就必須擁有一定的武裝防止自由受到侵犯。這說法是源自美國憲法的第二修正案的後半部︰「人民持有並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犯。」(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即使奧巴馬視解決槍械暴力問題為任內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但聯邦法院在2008年及2010年的判決卻表明人民擁有槍械作合法用途的權利不論是聯邦政府或是州政府也不能侵犯,似乎與奧巴馬的良好意願背道而馳。

事實上,美國保守右派如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強調「非槍殺人而是人殺人」(Gun don't kill people but people do),認為擁有槍械不但無罪反而有理,可有效警惕政府人民有足夠的武力推翻不義的暴政,令美國人可以以一己之力捍衞家園。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公開表示,假如法國人能如美國人一樣可以自由擁有槍械,他們就可以對抗巴黎恐襲的恐怖分子,或有助減少當日的傷亡。當然這樣的說法自然飽受抨擊,但特朗普的言論卻真的代表一部分人看法,甚至希望將這種想法納入到國家政策之上。

今天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不但是一個公民組織,更加是一個重要的游說組織及籌款機器。2005年的《合法武器貿易保障法案》(Protection of Lawful Commerce in Arms Act)及2006年的《維特修正案》(Vitter Amendment)可算是近年的代表作︰前者令武器生產商及銷售商不會因為旗下生產及銷售的武器涉及刑事案件而受株連負上責任,後者則限制政府不得在緊急狀態下沒收國民所擁有的槍支。而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及其他右翼組織所形成的政治網絡,更是美國右派一個非常重要的資金及動員力來源,這亦可以解釋為何特朗普用巴黎恐襲「抽水」。

假如我們由西方社會轉到中東,不難發現武器貿易及支援都被不同國家視為協助維持自由及對抗政府/鎮壓反對派的利器。這樣的故事並不新鮮︰阿爾基達有部分武器源自美國中央情報局、利比亞在後卡達菲時代的內戰有西方社會的武器支援,為對抗「伊斯蘭國」(IS),西方社會及俄羅斯在明在暗均希望武裝巴沙爾政權及敍利亞反對派,可見國際社會某程度上也默認適當的武裝對於維持個人自由及權利的重要性,甚至希望以武器支援尋找自由的人民──只要不是在自己的國家就可以了。

從國際關係層面出發,防止武器擴散對於國際安全及國家主權的影響亦是一個爭論的焦點。以兩年前的《武器貿易條約》為例,中國在聯大會議投下棄權票,認為以聯大形式決定國際安全及多邊條約是不良先例,背後自然涉及國家主權問題。畢竟對於不少國家而言,武器貿易除了代表着商機及外滙收入外,亦是國家外交的一環。透過向盟友提供不同級別的武器,武器出口國一方面可藉此向盟友釋出善意,另一方面也可藉武器貿易來維持區內的勢力平衡。美國對台售武,目的正是希望壓制北京對台灣的影響力,而台灣政府也希望美國能出售高性能的戰機及更高級的武力來「維持台海現狀」。

維持「恐怖平衡」抑制戰爭

理論上這樣的想法無可厚非,特別是現實主義學派認為武器擴散有助國際和平。學者Scott D. Sagan曾分析現實主義對於武力擴散與國際安全的關係,指出大殺傷武器的適度輸出會製造「恐怖平衡」,最終反而令國家因為開戰的成本過高而不願意開戰。假如這樣的經濟誘因是國家開戰與否的重要因素,概念上常規武器及小型武器的全面擴散也應有此奇效。可以想像一個情況是假如國際社會全民皆兵而所有國家均擁有大殺傷力武器,一個理性的國家發動戰爭的可能性將大大減少,原因是假如不能一舉完全消滅「敵國」,勢將陷入持久戰,最終只會是雙輸局面。

事實上,以現實主義的框架出發會出現另外一個弔詭的情況︰全球武器擴散最終會為武器使用帶來極大的限制,最終反而完成「廢武」的夢想。Scott D. Sagan以化武及生物武器為例,指出化武及生物武器之所以被國際社會禁止的原因,是這種「平民的核武」成本之低令高科技國家未能以科技優勢鞏固自身霸權,而它們的殺傷力卻可威脅這些國家的安全,因此希望以國際法禁止這些威脅存在。假如小型武器的發展最終是全民皆武,而這些武器又可以威脅到大國的安全,最終在大國安全及現實政治的推動下國際性的武器禁絕反可出現──這正正是後巴黎襲擊時代討論武器問題的背景。當然,現實主義論述是假設人皆理性,會懂得計算得失成敗,但政治及國際關係從來不是單純的利益計算,上述的情況也似是狂想多於現實。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