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17日

沈旭暉 國際學海迷津

法國新移民身份認同 ─ 學術演繹「法國模式」

巴黎連環恐襲,雖然「伊斯蘭國」(IS)承認責任,但兇手包括土生土長的巴黎青年,這再次說明單是攻擊IS並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今年1月,巴黎《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辦公室受襲,其時本欄曾預言這將根本衝擊法國融合新移民的「法國模式」(見本報今年1月9日A22 頁‹巴黎槍擊案對「法國模式」之啟示›),言猶在耳,日前的恐襲只會進一步加速此進程。不少讀者對「法國模式」感興趣,就此大家可回顧巴黎政治大學學者Riva Kastoryano 的專著《協商中的身份認同》(Negotiating Identities),去理解法國移民政策困局。

Riva Kastoryano是法國的社會學博士,曾任教哈佛大學,興趣是研究身份認同,此書對法、德、美的移民政策及移民社會均有比較研究,當中訪問了新移民領袖、政府官員、反移民政客等,特別是法國的北非穆斯林社群及德國的土耳其裔社群,認為新移民身份認同是他們互動下的產品,並非完全按照國家或新移民任何一方的主觀意願推行,即所謂「協商認同」理論。

融合未成 矛盾漸生

該書從兩大問題展開討論:一)新移民在新的國家與社會環境中,對身份認同的需求是什麼?二)國家面對新移民就身份認同的需求,又作出什麼反應?按作者論述,身份認同的構建,取決於「我者」與「他者」的比較及互動,而互動發生在宗教信仰、歷史傳統及社會生活的不同面向。

當新移民剛剛抵達一國,並成為少數群體,他們的身份認同自然而然會與主流人口相對立,也就是與這個國家相對立。這種「對立」並不一定是針對性的「對抗」,而是通過對二者差異的認識,來反覆確認自身的身份歸屬。因此,新移民來到法國後,身份認同無可避免受到法國世俗化的共和精神影響,但仍舊保持自身固有宗教及文化認同,造成「新移民身份認同」的內在張力,他們既走進了法國社會,又始終把此社會作為「他者」,來鞏固自身原身份。這問題雖並非「自古以來」便存在,但在法國起碼出現了數百年。

今天大家熟悉的法國核心價值,源自法國大革命的「法蘭西共和主義」,例如主張政教分離及世俗化,又如強調對「自由、平等、博愛」等政治理念的推崇,所以在國家身份認同層面,並不留給宗教信仰有任何發揮。然而,法國對來自周邊國家的新移民一直持開放態度,只要他們接受法國世俗主義,便不會干涉其群體宗教生活,這一來是因為法國需要大量勞動力(尤以二戰結束後為甚);二來是對「法蘭西共和主義」有強烈信心,相信這種基於政治理念與公民權利的國家身份認同,有足夠吸引力與同化力,去超越新移民的既有宗教、歷史與文化身份,進而將之同化為「新法蘭西人」;三來,其實也是對法國提供的福利政策有把握,相信新移民很快便發現活得較母體社會優越,從而「樂不思蜀」;四來昔日新移民來到法國後,並不容易與母體保持緊密聯繫,法國國內也沒提供太多相關資訊,融合也就相對容易。法國人追溯數代,多少會找到新移民血統,而身份毫無矛盾,令法國一直自以為已成功解決移民問題。

不過,隨着二十世紀末大量北非穆斯林人口湧入,法國的自信已急速動搖。從前,來自南歐或前法屬殖民地的少數族裔在歷史文化上,與法國至少有些許共鳴,但如今的穆斯林新移民對「法蘭西共和主義」幾乎完全無感情。由於全球化溝通極之便捷,他們與母體的聯繫較從前容易,也更抗拒法國提供的新資訊。再者,他們人數太多,法國的福利社會已不能輕易理順,往往未融合成功,已需要在法國自生自滅。結果,這批到來法國的穆斯林新移民處於社會底層,聚居郊區,形成一個由伊斯蘭信仰及文化連接的社群,而他們對此社群的身份認同與對「法蘭西」的身份認同有別,這在法國政府看來,已是必須解決的矛盾。

與其被動成為穆斯林新移民眼中的「他者」,法國政府更傾向主動甚至激進地推行同化。在賦予新移民平等的社會福利以外,法國更着重消解他們固有宗教文化傳統,例如在身份登記中略去「族裔」信息,讓他們不能輕易被辨析,又在教育系統中加強培養「法蘭西公民意識」,也就是強化國民教育。同時,在文化生活中突顯法語絕對地位,不容許其他語言在公共空間出現,又規定公民不得穿戴有宗教標誌的服飾,即2010年引起軒然大波的「頭巾法案」。

愈同化愈疏離

但在Riva Kastoryano看來,法國政府有關舉措無達到預期效果,反而促使穆斯林新移民與其他少數族裔內部更團結,已成為政策意義上的「利益共同體」。逐漸地,新移民懂得通過國家承認的「公民社會」形式,在具體議題上,與政府討價還價。在理想主義者眼中,這或許是「現代民主政治和權利意識超越傳統宗教信仰」的表現,但對穆斯林新移民而言,這只是利用法國制度漏洞,「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來謀求最大利益,這種出於政府壓力而產生的應對,本身就是穆斯林身份認同與法國政府世俗化主張之間的衝突。

每當新移民與政府討價還價,又無法阻止政府世俗化的決心,他們對自身固有身份認同便得到進一步鞏固,因為他們發現自身日益成為這個社會的「他者」,乃至愈來愈受國家壓迫。但正如該作者強調:「身份認同不是商品,本身就難以協商。」法國政府儘管試圖用社會福利及政治理念,來換取新移民拋棄固有宗教及文化傳統,但新移民可以不賣賬,特別在今時今日,力的對比已逐漸失衡。結果,新移民與法國核心價值便變成一場零和遊戲。

法國以「同化」為目標的世俗化政策,反映了國家在新移民身份認同構建中的弔詭角色。「自由、平等、博愛」這一現代政治理念,本來不應該與個人的宗教信仰掛鈎,但由國家推行的世俗化政策,令穆斯林新移民感覺被針對。久而久之,法國國家與新移民的裂痕只會愈來愈大,當普通社會矛盾達臨界點,新移民群體對國家的怨恨,便容易被宗教極端主義利用。後者只需在遠處口頭號召,便能感召新移民當中的激進分子製造事端,《查理周刊》槍擊案如是,剛發生的連環恐襲亦如是。

最可怕的是,那些對國家不滿甚至怨恨的新移民後代,制度上確是如假包換的法國公民,這種矛盾,也就成為法國社會無處不在的內部撕裂,積重難返,較國際間的糾紛更難化解,潛在威脅遍布全國各地,防不勝防。這核心問題涉及國本,即使法國願意在核心價值上妥協,也並非一時三刻能理順,遑論解決,噩夢還只是剛開始。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