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9日

沈旭暉 國際學海迷津

習馬會的「先生」對等與實質不對等

兩岸領導人世紀會面來得快亦去得快,究竟談完後促成了世界什麼不同?馬英九不斷強調獲「對等」地位,按國際慣例又是否屬實?北京輿論大多肯定馬英九此行對穩定台海局勢的貢獻。台方(特別是綠營)則大多批評他被「矮化」,且沒爭取到任何承諾,反而連中華民國的基本立場也沒守住。就此,大家不妨留意台灣學者林濁水的分析。

林濁水是民進黨「新潮流系」四大老之一,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他曾當選立委,著作等身,即使完全不認同其主張的人,大多也尊重其學識及視野。自陳水扁眾叛親離,林濁水漸成為綠營「溫和派」,近年不再提台獨,反而強調保護中華民國框架,主張在此基礎上發展兩岸關係。「習馬會」公布後,他是綠營內少數公開表示歡迎的人,認為落實兩岸領導人見面會成為馬英九一大政績,並相信東亞及南海局勢緊張及北京希望穩住台海,才是「習馬會」宏觀背景。

但會面後,林濁水徹底失望。他說:「馬習會真正的背景是這樣,國安會和陸委會雖事先沒想到,但應該很快就認識到了,因此,他們都認為一旦會面馬總統只要支持九二共識就好,否則除非連着一中各表一齊講,不必軟弱地在習面前承諾一中原則。」

林濁水又稱:「如果馬依他們的原先劇本演出的話,便可以突顯兩岸的對等關係,馬將對台灣貢獻很大,在立即利益上雖不足以翻轉總統選情,但是幫國民黨多當選幾席立委應該是沒問題的。沒想到馬卻臨時改了幕僚的稿,在不加一中各表的條件下承認了一中原則,用這方式來向習近平叩頭,真是大軟骨頭了。」

就此分析,筆者頗為認同。馬英九以為獲形式上「對等」,跟習近平互稱「先生」便是平起平坐。閒話家常,喝喝酒,聊聊天,握握手,交給幕僚搞個聲明,便是一代偉人。作為國際法專家,馬英九如此視野,令人遺憾。

單論形式,假如台方真的看重,「習馬會」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完全對等,因此強調對等只是欲蓋彌彰。兩岸不同南北韓及昔日東西德般互相承認對方的主權國家地位,而是堅持零和遊戲。即使新加坡是公允的第三方,畢竟該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邦交國,習近平可國事訪問當地,「順道」見馬英九,馬英九卻只能以不知道什麼身份在同一時間出現。反過來說,假如「習馬會」在中華民國邦交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舉行,馬英九進行國事訪問而習近平專程飛過去,大陸網民肯定義憤填膺。

什麼是形式上對等?

再說稱呼,兩韓領導人見面時,金大中與金正日是互稱「總統」及「委員長」,這在兩岸關係上不可能出現,因此表面上兩個男士互稱「先生」,以及不提各自行政職務,可說對等。但馬英九被陸方當面稱為「先生」,已非首次。海協會會長陳雲林2008年訪台,也當面稱馬英九「先生」,引起台灣內部反彈,因馬陳兩人明顯不「對等」。這說明單單互稱「先生」,只代表「雙方都不承認對方的行政官銜」,而非自動等同「對等」。

既是這樣,更應倍加謹慎。習近平發言稱「兩岸領導人」,四平八穩;馬英九說「我與習近平先生分別以台灣與大陸領導人的身份」,卻嫌畫蛇添足。按政治術語,「兩岸」一如「朝鮮半島」,所指是相關地理位置涵蓋兩個政權,這兩個政權目前管理的地方(理論上)只屬暫時性。南北韓會談時,北韓不會自稱「北韓」,只會自稱「朝鮮」,這是筆者在該國旅行時多次領教(及被警告)的。馬英九開宗明義以「台灣領導人」而非「國府領導人」自居,要說矮化,乃是自招。

因此,兩岸強求形式上絕對「對等」,根本是不可能。論實力,兩岸此刻更是懸殊,但國際慣例的對等,並毋須講求力量絕對均等,而在於雙方給予同一程度的尊重,不能有雙重標準,同時對分歧充分演繹。就此,馬英九處於先天弱勢,更要倍加注意,但結果恰恰相反。

馬英九今次主動提出「一個中國」(海峽兩岸1992年11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簡稱「九二共識」),反而習近平沒有,便是好例子。所謂「九二共識」並非白紙黑字的條約,只是雙方當時的君子協定,此後陸方與台方,乃至台灣內部不同陣營,都有不同解讀。

假如在這最高層會面不詳細定義,連「各自表述」、「中華民國」也不敢提,客觀效果便是讓對方自行演繹此關鍵字,然後說成是馬英九同意。這就像習近平在英國國會談法治,他明知道英方對法治有不同理解,便特別提出中國的理解,否則容易被英國看作認同英方的演繹。這是根本的外交倫理,但馬英九完全無視。

何謂現實上的對等?

目前,中華民國無意「反攻大陸」,即使媽祖顯靈,忽然研發了念力核彈可瞬間摧毀大陸,作為民主政府,不經表決,也沒改變現狀的責任。相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2005年通過《反分裂法》,第八條賦予政府以「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衞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權力,前提是出現3種情況:「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第三種情況最模糊,台方長期抗拒統一及維持現狀,也可能是條件之一。換句話說,兩岸政權基本生存處境不一樣,台方容許陸方維持現狀,而陸方不一定;大陸對台導彈的威嚇性,正在於此。「馬先生」向「習先生」談及導彈問題,本來理應得分,想不到他反而走出來為習背書,稱「導彈並不針對台灣」。只要他做做功課,以《反分裂法》反問,便捍衞了台方立場,但他只希望和諧收場。

諷刺是習近平並沒意圖算計馬英九,只希望做一些姿態鞏固兩岸關係,基本上反映了大國風範。馬英九卻主動迎合,一心喝酒吃飯,除了得到同台揮手的「對等」,便一無所獲,還賦予北京大量口實,作為日後台灣領導人偏離「習馬新九二共識」、「新一中共識」的理據。有關新「共識」,較被換掉的國民黨候選人洪秀柱的「一中同表」,甚至有更多被演繹的空間,即使是對藍營及統派,也是緊箍咒;而相較馬英九,洪秀柱明刀明槍的擔當,起碼更像男子漢。

結果,很多本來不一定構成不對等的行為,因馬英九本人也容易變成不對等。典型例子是會後記者會,理論上那完全是內政,雙方希望誰回應記者,可基於純技術原因,例如發言人比較圓滑,即使是「人肉錄音機」或「語言偽術」,也是一技之長。但馬英九獲知對方派出國台辦主任,而依然堅持本尊上場,此時更需要在對答時顯示他作為民選領袖的制度優勢,以及較發言人勝任的詞鋒,來論證這不是對等不對等的問題,但他的講話毫無驚喜並不斷「中伏」,例如說「我為什麼要解開扣子,因為舉手的時候會拉得很緊,沒有別的意思,感覺蠻好啊!我們兩個都很用力」之類,唯一表達的便是一個人的興奮,自戀之情溢於言表。數分鐘的歡愉,換來數十年的緊箍咒,台灣的悲劇卻全在於此。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