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5日

沈旭暉 平行時空

當杜拜升格為「西香港」

日前,筆者在華盛頓參與國際關係研討會,與會專家談及一個新名詞 ──「西香港」,原來是指杜拜。不少西方學者眼中,杜拜跟香港一樣,都是富東方風情的現代化都會,均繼承了英國制度,亦都以物流、運輸、金融及盛事為國際身份。雖然香港起步較早,但隨着近年沒落,一度引入前香港公務員及港資企業的杜拜,已逐漸取代香港原有地位。無論是否認同此觀點,杜拜近年發展確實值得借鏡。

港口城市的競爭力,源於其持續扮演區域乃至全球商業金融樞紐的角色,這意味軟硬件同樣重要。杜拜居於全球各大經濟區的中央,戰略位置不容低估,且已打造了一個品牌,即傑貝勒阿利自由區(Jebel Ali Free Zone),它已成為中東最大的自貿區,既接連亞洲及西方海上貿易,也是非洲對外國際貿易樞紐。

營商環境理想、設備完善及地理優越,令不少外來企業陸續進駐當地,至今已有逾7000間企業進軍杜拜,當中七成從事貿易,其餘多為製造及物流業。

以往香港主辦國際盛事乃司空見慣,但論規模,近年已落後於杜拜,起碼杜拜好些博覽都足以令酒店客似雲來。杜拜亦取得2020年世博會主辦權,預料會帶來2000多萬訪客,屆時「國際第一樞紐」地位可能被正式確立。

去年6月,《福布斯》曾介紹杜拜成為首屈一指航空樞紐的成功之道,認為杜拜充分利用先天優勢,因從杜拜連接世界三分二人口,都只需8小時或以內的航程。政府擁有的阿聯酋航空亦善用此優勢,其最大市場都在東亞與大洋洲,也就是正面跟香港競爭。顧問公司Aspire Aviation稱,過去數年從澳洲到歐洲的航班,有25%已由新加坡及香港轉往杜拜。前年,杜拜國際機場客運量逾6600萬人次,較2012年增加15.2%,創下機場歷史新高;以空運貨量計,杜拜也位列全球第五最繁忙機場。

發揮國際身份優勢

杜拜另一善用航空樞紐優勢的表現,是創製海空多式聯運系統,並以極短時間完成空海轉運,把貨物送往世界各地。為應付未來航空需要,杜拜政府巨額投資興建第二個機場,即毗鄰港口的阿勒馬克圖姆國際機場(Al Maktoum International Airport),進一步提高競爭力。

早在2009年,路透便提及杜拜,形容這個以新加坡與香港作發展藍本的地方,已開始青出於藍。當時駐倫敦的阿拉伯評論員Ayman Ali形容「杜拜模式」的運作,猶如一家公司,而非國家,無國家的包袱,卻有國家的資源。杜拜雖由酋長威權管治,但本地人口有限,福利極好,甚少有民主化訴求。其他阿拉伯國家聞風喪膽的「阿拉伯之春」,對杜拜幾乎毫無影響,在阿聯酋創立智庫Delma Institute的Mishaal Gargawi透露:「阿拉伯之春對我們非常有利,從卡達菲的將領,到獲得政府調薪並跑去杜拜商場買iPad的沙地阿拉伯人,所有人都跑來這裏。」

香港、新加坡與杜拜的共通點,是三者昔日曾是英帝國一部分,但以世界網絡滙聚的角度看三地前景,未來似乎只有新加坡與杜拜可比。「Let Raffles stand where he stands today」、不抗拒英殖的過去是新加坡國策,杜拜也積極令自身成為名副其實的國際都會,英國也計劃逆轉1968年「從蘇伊士以東撤出」的決定,重新使用杜拜南端的阿明赫德(Al Minhad)空軍基地。

無歷史包袱且愈來愈國際化,上述兩個港口城市都能同時兼顧數個重要腹地,西方、中國、美國區域盟友、南亞、東南亞、阿拉伯世界乃至非洲,都能兼顧。至於作為「極東杜拜」的香港……(下刪萬字)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