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8月10日

張綺霞 訪談錄

本地攝影師拍「不開心」照片 增加邊緣群體能見度

在攝影師Kasper Forest眼中,香港是個充滿矛盾的地方,過去數年,他一直拍攝本地多個邊緣群體,如深水埗、油尖旺的拾荒者、露宿者、少數族裔、變裝皇后、神功戲演員等,想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存在。「香港經常說自己很開放,但在許多議題上其實好保守,歧視仍很強烈。」

他很多時會跟拍攝對象先聊天交流,因此鏡頭可靠得很近,這些旁人常用歧視眼光看待的群體,在他的相片中表現自然。朋友看完照片,卻勸他不要拍得那麼「不開心」,他不覺得所拍照片負面,只是呈現真實,人們覺得負面,是他們還未放下對社會、對人的偏見。

Kasper Forest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有這個外國名字,只是不想跟自己用真名的電影編劇創作搞混。他從2016年開始拍攝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並將這個系列名為《窄路相逢》(Conflict Hong Kong),全為黑白菲林人像照,4年來累積了不少成果,還入選澳洲最大的攝影節「Head On Photo Festival 2020」(疫情關係改為網上進行)。他覺得無論自己還是香港人本身也充滿矛盾,「Conflict未必是硬橋硬馬的衝突,可能只是內心的矛盾。」

這種矛盾反映在主流思維的各方面,例如不少人寫假計劃書欺騙資助,卻被人稱讚為「醒目」,那些真正有需要的窮苦階層為了紓困拿綜援,卻被批評為寄生蟲,大加鞭撻。又例如人們在街上看到跨性別、性小眾會公開咒罵,但卻會在臉書為了追趕潮流,轉作支持同志的彩虹頭像。又例如少數族裔在社區中飽受歧視,卻又有許多人喜歡到重慶大廈探訪和吃東西。大家都喜歡慶祝萬聖節,卻對鬼節傳統不屑一顧。他對此很反感:「為何這個社會這麼黐筋?」

因此他特別喜愛拍攝那些社會假裝看不到的人和事,例如是在街上遊蕩的人。他有固定探訪露宿者,因此總能以在非常近的距離拍攝,而每次拍攝之前,他都會先與對方聊天,甚至請對方吃飯,了解對方經歷,讓其放下戒心。「每星期,我都會抽一天在油尖旺進行一個漂流之旅,在街上看到一些流離浪蕩的人,就跟對方聊聊天,無論是拾荒者、露宿者還是南亞裔大叔、小朋友等。」

 

街頭拍攝常有衝突

每個拍攝對象都有自己的故事。有次他看到一個尼泊爾的流浪漢留着野性長髮,帶着許多大膠袋在一邊發呆,上前攀談下,才發現他不是露宿者。原來那天是尼泊爾的新年,他卻一個人拿着細軟,不能回家。「他只說自己在餐廳工作,有3個小朋友。我最後也沒有問他為何不回家。」有些看上去很潦倒的老伯,會打開錢包給他看自己年輕時的樣子,「原來很靚仔有型」。每次交流和拍照後,他都不會留下聯絡方法,只是再經過遇上對方的地方時,會看看他們在不在,再聊聊天。

他特別希望香港人可以多留意街道上的南亞裔人士,他認為他們很多都很友善。他笑言,有時跟他們聊着聊着,對方甚至會請自己吃飯。「很多時更隨手從自己拿着的膠袋拿出一支威士忌,要你非喝不可,非常熱情。如果你不去踏出一步,也無法打破這種負面成見。」

在街頭拍攝,他也經常與被拍對象發生衝突,尤其是許多人都不喜歡鏡頭。早前他在廟街拍攝玻璃窗裏的燒臘師傅,對方怒氣沖沖持刀衝出來追趕,要他刪掉照片,他努力解釋自己意圖,而且菲林無法刪除,對方卻聽不進耳,大家吵起來,更呼喚多個兄弟衝出來「晒馬」對罵,似是要打架,他也發火大聲回罵,最後雙方發洩一輪終於冷靜,他解釋自己只是拍照,他的兄弟一聽,立刻火氣大消,收隊離場,原來他們以為兩人吵起來是因為搶劫,而燒臘師傅也釋懷,解釋時勢艱難,所以怕被陷害。

了解更多小眾文化

至於拍攝本地非華裔的變裝皇后,都是機緣巧合,有次他在酒吧拍攝碰上了一個變裝皇后,跟對方交換了聯絡方法,為其拍攝了一輯個人照,她很滿意,從此一個傳一個,引來其他變裝皇后跟他合作。她們很多都是從事表演工作,只在特定酒吧和舞台上做真正的自己,他卻邀請她們穿着女性化的服裝打扮走上街,或者拍攝她們卸妝和脫掉衣服時露出男性化身軀的模樣,顯示更為生活的一面。

這些變裝皇后也是第一次這樣做,在日常生活中,她們都用另一種身份生活。有一個平時雄赳赳,同樣是攝影師;有一個是教小朋友英文的外籍教師,Kasper特地邀請對方到日常教書的區域進行街頭拍攝,仍記得她流露的恐懼。「她戴着一個紙造的皇冠,很誇張。拍照那刻她非常自信,但我一放下鏡頭,她卻左顧右盼,很是害怕,不是怕人歧視,而是怕學生的家長看見,我也為她感到很難受。」

拍攝多了,他了解到更多相關文化,例如小小的群體中,也分成不同派別。「有些以靚行先,做很多表演,務求表現男女混合的美,極有自信表現自己亦男亦女的身體特徵。有些不要靚,不要扮到一個美女模樣,而是講求表現真正的自己,會做話劇、棟篤笑,其中一個是大肥佬,還有鬍鬚,卻也能成為很有自信的變裝皇后。」他希望將這些不同的特質表現出來,讓人更為了解和接受,打破成見。

Kasper大學主修酒店管理,從未想過自己會走上藝術創作路。「那時候不知道想做什麼,人云亦云,說酒店管理人工高福利好就讀了,畢業之後加入酒店做顧客服務。」

做了幾年,他覺得工作很不適合自己,就辭職孭背囊去西藏、青海等旅行,回港後開始學習編劇和拍攝,成功靠電影編劇維生,也自行進行攝影創作。

「不開心」作品被撤走

他坦言,如今照片雖有畫廊代理,但銷情一般,自嘲自己的照片一向不會給人乾淨、舒服、整齊的感覺,不會是人們喜歡放在家中的作品。「其他攝影師的相都是很開心、很靚的,但我們的社會是否只有很開心、很繁華的一面?」

而Kasper所拍照片這「不開心」的一面甚至遭到審查,例如一幅作品在中國展出時莫名其妙被撤走。

在那幅作品中,一個拾荒婆婆背着鏡頭彎着身體,坐在街邊人民幣找換店的廣告牌旁,辛苦整理紙皮。雖然不能在中國展出,他卻對這幅照片有特別感情,印出來放在家中,尤其喜歡照片中「人民幣找換」這幾個字。他感嘆,許多事情都無法用金錢「找換」。曾有人叫他去北京當編劇,底薪5萬元人民幣,花紅另計,非常吸引,但他最後還是拒絕了。「你有了這些錢,但沒有了自己的時間,沒有了家,香港能擁有的東西,你都不能有,這些交換是否值得?可能最後你什麼也得不到,生活一片混亂。」

原本家人也很欣慰他找到好工作,後來卻選擇跳來跳去,現在更打算專注發展藝術,他笑言家人放棄期望。「這系列我打算拍夠10年,雖然用菲林是不停燒錢,但我覺得這樣做更有意義。想為被忽略的人去留影。想為自己屬於的這個地方去做些什麼。」

 

Kasper Forest 小檔案

本名:林德健

出生地點:香港

曾獲獎項: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新藝潮國際藝術家金獎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