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9月13日

吳雄 訪談錄

港產跳馬王子石偉雄 一石激起千層浪

四年一度的亞運會就像一面湖水,運動員化身石頭投入其中,激起漣漪博得社會歡呼,過後迅即恢復平靜。雅加達亞運跳馬決賽,港隊好手「石仔」石偉雄衞冕跳馬項目,一「石」激起千層浪,再度挽救體操運動!

這位彩雲邨的頑皮仔,坦言如沒有非一般的媽咪、烏克蘭教練、猶如大家庭的體操隊及香港體育學院的支持,「只是一事無成的石仔」。他希望將來師弟妹能超越自己,讓體操運動的餘波繼續蕩漾……

幾乎每一屆大型運動會,傳媒都會翻炒中國體操培訓有多不人道,五六歲的小孩哭着壓腿的相片觸目驚心,這些圖片也令港人更加覺得香港不可能出現頂尖體操選手。但這個「不可能」出現了,他就是天生好動的石仔。

「小時候偶然在電視看到體操比賽, 看到哥哥姐姐在空中做很多翻騰,就像個個會飛一樣。」石仔在彩雲邨的家裏總坐不定,經常做倒立以手代腳走路,看到會飛的哥哥們,五六歲就告訴家人:「我要玩他們那種運動!」

一般媽咪不會理睬,就算理也不會讓兒子玩體操。石仔媽媽卻是非典型,她年輕時是田徑短跑選手,婚後做了師奶照顧家庭。「她做過運動員,知道運動員需要什麼。」知道怎麼栽培是一回事,讓兒子去做則是另一回事。

7歲廣州學藝

媽媽總是牽着小石仔去買餸,7歲那年暑假的買餸之旅特別長,「一般坐小巴去街市,當時想怎麼坐那麼久還沒到?」一落車已經是廣州,舉目看不見菜檔,只見場館裏的體操設施,於是就在彈床上玩了起來,忘記了天南地北。

「媽咪當時留下一句話:買完餸回來接你!想不到再見已是一個月後,我當時想媽咪不要我啦!」石仔回想時聲音有點顫抖,可想而知當日他有多害怕,7歲的心靈留下烙印。可是,要成為頂尖體操選手,這些磨練算什麼?

「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辛苦,小朋友時拉筋最辛苦,基本功要重複做;到十二三歲練體能時,則是身體上的辛苦;到20歲之後,卻輪到精神上的辛苦,因動作早已熟練,卻又要不斷重複,是很考個人意志的。」石仔感慨地說。

大約11歲左右,石仔入體院練體操,媽咪風雨不改負責接送,「每周一、二、四、五、日都要練,下午3點在油麻地放學,趕在5點前到體院訓練,就算紅雨也是全身濕透到場。」媽媽帶石仔去的不再是街市,而是體操場館;他放學後也不能再看《四驅兄弟》。

12歲那年,烏克蘭教練艾加科斯夫(Sergiy Agafontsev)擔任體操教練,石仔形容遇上「嚴師慈父」。「過去10多年,我見他多過見爸爸。」對方不懂英文,石仔和隊友亦然,只好透過身體動作溝通,港隊革命就在雞同鴨講下展開。

「小時候他一點不嚴,每天帶一本很厚的英文字典,希望能盡快學好英文,方便將來跟我們溝通。後來長大點,他開始惡起來,一旦覺得我們不專心,就會大聲鬧我們,整個場館都聽得見;他希望我們不要發夢,集中精神做好動作。」

艾加科斯夫犧牲也很大,一個人來港執教,太太和兒女則留在烏克蘭。「他教我們做什麼都好,千萬不要做傷天害理之事,不要做有損家庭的事。體操隊也不是一個team,而是大家庭,彼此要互相支持,不管出現任何問題。」石仔認真地說。

得獎肺腑之言

體育學院的精英項目每兩年檢討一次,決定未來4年是否繼續資助,大賽成績就成了關鍵,因此我們常看到香港選手與獎盃無緣後,往往會說出「對不起隊伍、教練」的字句,記者過去感到不解,直至聽到石仔本屆的亞運感言才明白。

如果體操隊拿不到獎牌,就會被踢出精英項目之列。「入不了精英項目會影響師弟師妹,他們會因此失去資助,不能在體院食宿、接受治療等,保留這個資格就能少很多訓練的顧慮。我希望在拿獎牌的同時能夠幫到大家,讓更多人認識香港的體操運動。」

如果精英運動項目能擴大,運動員就少很多壓力。石仔坦言這次亞運壓力有三,「第一是大家對我衞冕的期望;第二是體操隊需要獎牌留在精英項目;第三是對自己受傷後的證明。」他2016年肩膀受傷無緣里奧後,一直回不到昔日水準。

他後頸有一條長長的「蜈蚣」,那是2006年在昆明比賽時受傷手術後留下的疤痕;右肩則裝有3粒大螺絲,那是2016年重傷所致。體操選手容易受傷,石仔卻樂此不疲,「我喜歡學到一套動作的滿足感,或花很多時間去修改動作,過程雖辛苦,但滿足感是:我終於做到啦!」

運動帶給他滿足感和兩面亞運金牌,更重要是不放棄的精神。「我們遇過很多挫折、難關,當中學會堅持和毅力。有人做不好一套動作退出,但可能只要再做一次就成功了。不要輕易放棄,而要不斷嘗試,不一定體操,其他運動項目也一樣,這種精神對將來工作都有幫助。」

曾被罵失敗者

回首當年,石仔第一次出戰大賽就遇到挫折,「2012年倫敦奧運,那是運動員最大的舞台,我卻偏偏在那個舞台衰到貼地,非常不開心。」他當年主打跳馬,以泛太平洋體操錦標賽金牌得主身份參賽,比賽時竟摔倒在地,令他頹廢了大半年。

「我那次心太雄,覺得自己一定能入決賽,甚至有能力拿獎牌。我太自大了,結果預賽徹底失敗,連決賽也入不了,之前比賽了10多年,從來沒那樣失敗過。我回來後甚至不想再練……」他當年才20歲,難以接受如此「樣衰」。

「家人和教練,罵也罵過,哄也哄過,Sergiy直接罵我loser……我係啊!」石仔至今不忘當年的「晦氣話」,教練連激將法也用了,他後來才慢慢恢復自信,兩年前重傷無緣奧運,成熟不少的他,已經懂得如何面對。

「最重要是調整心理質素,不容易心雄,不要還沒比賽就想着拿獎。只要自己表現得好,就算拿不到獎,起碼也代表輸給更出色的對手。2012至2014年我最大改變就是心理的變化,壓力從來都有,只能想如何把它變成動力。」

本屆亞運和2014年仁川亞運比,石仔形容上屆運氣好。「當時南韓有奧運冠軍梁鶴善,北韓有後來成為世界冠軍的李世光,加上中國和日本隊,我想自己最多排第五。結果,幾乎個個對手都犯錯,我卻因沒犯錯得到金牌。」石仔笑着說。

 

跳馬就是如此特別,他當年選它做主項,就貪其刺激。「自由體操、單槓等項目還可以補救,10個動作衰一兩個有得救,但別看跳馬短短10來秒、25米的跑道,只要錯一個動作可能就輸,起步第一步錯,你就可能挽救不回來。」

本屆在雅加達贏得較輕鬆,跳馬王地位更穩固。「第一個動作是前手前空翻兩周加轉體180,第一跳做得比較乾淨,第二跳是笠松轉體990,落地郁了一步,也踩到界,有點瑕疵。但我很開心,開心不是因為肯定有牌,而是經多年訓練,終於能再表現出來。」

石仔的偶像是日本全能王內村航平(詳見另稿),他覺得對方是天才,記者問他算不算天才?「我不是天才,可能有一點點天分吧,少少啦!唔多。又不是很勤力……好似,喜歡不斷嘗試。還有,我比較大膽,所以肯不斷嘗試、嘗試、嘗試。」

石仔很小就知道體操很苦,但偏偏喜歡從中找樂趣。不過,能有今天的成就並非個人功勞,「家人、教練、體院、體操總會、奧委會,少了任何一方面的支持,我都可能只是一事無成的石仔。」

能憑一己之力令體操隊留在精英項目,石仔看似細粒卻分量十足。

 

石偉雄小檔案

年齡:26歲

外號:體操王子

主要獎項:2014年仁川亞運男子跳馬金牌、2018年雅加達亞運男子跳馬金牌

學歷:現正就讀香港教育大學健康教育系二年級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