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7年10月2日

劉靖之 藝文評論

王羽佳與港樂室樂之夜

王羽佳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第二場音樂會是9月6日的「王羽佳室樂之夜」,參加演出的有港樂首席小提琴家王敬、首席中提琴家凌顯祐和首席大提琴家Richard Bamping;演奏曲目有布拉姆斯《G小調第一鋼琴四重奏》和柴可夫斯基《A小調鋼琴三重奏》。

布拉姆斯(1833-1897)總共寫了24首室內樂作品,包括弦樂重奏、管樂重奏、鋼琴重奏等。這一首《G小調第一鋼琴四重奏》雖然創作於1857年,但要到1861年11月中才在漢堡首演,由舒曼的太太Clara Schumann演奏鋼琴,布拉姆斯指揮漢堡愛樂。如此年輕的作曲家在這一首作品裏對古典樂派的奏鳴曲體進行了大膽的改動,縮短重複段落而進入發展段落。

布拉姆斯式的發展段落常常影響整個樂章的格局,他特別鍾情於渾厚的和聲結構,精緻而複雜,突然的轉調只能在發展段落裏聽到,讓聽眾感到嚴肅、含蓄、半音音階以及呈示部的輪廓。

強而有氣勢

布拉姆斯的優點表現在他對曲式的掌握。人們說布拉姆斯不甘心於簡簡單單的美,他竭盡所能地令他的作品聽來充滿了複雜的美。他的這種特殊的風格早在《A大調小夜曲》裏已開始,後來的作品就更有意識地發揮這種風格。王羽佳毫無疑問為這首鋼琴四重奏提供了強而有氣勢、中流砥柱的鋼琴部分,與小提琴、中音提琴和大提琴緊密地配合,勢均力敵地完成了這項任務,筆者要祝賀王敬、凌顯祐和Richard Bamping。

有人認為室內樂是器樂曲中最「純」的形式,因此織體清晰、層次分明是室內樂最基本的條件。布拉姆斯的作品既反映了他的樸質敦厚又呈現出維也納的嫵媚動人——這種描述也適用於王羽佳的鋼琴演奏上,但不太適用於她的服裝。

柴可夫斯基(1840-1893)共寫了36首室內樂作品,其中《A小調鋼琴三重奏》(作品50)寫於1882年,時年42歲。從結構、和聲與對位的「厚」度和樂器聲部之間的張力來講,柴可夫斯基的鋼琴三重奏不及布拉姆的第一鋼琴四重奏。室內樂實在是樂器之間的交談、對話(Discourse)的平台,時而對答如流、時而辯論不休,甚至爭論得面紅耳赤。海頓(1732-1809)是古典樂派室內樂的鼻祖,貝多芬是這種體裁的能手,布拉姆斯深得海頓與貝多芬之真傳。

第一樂章「悲歌——偏慢的中板、適量的快板」的小提琴和大提琴之間的對話流暢悅耳;第二樂章「主題與變奏」以俄羅斯民族為主題及其12段變奏,其中第八首變奏為賦格、第十首變奏為蕭邦風格的馬祖卡舞曲、第十二首變奏為葬禮進行曲。就在結束部分,變奏曲愈來愈快,樂器之間的張力也應隨之而愈來愈緊、愈強,但實際上的效果並非如此,不知問題出在作曲者的技法上或是演奏者之間有欠均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