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11日

吳雄 訪談錄

抛棄小農DNA 陶傑新年幫港人「升呢」

論2015年最出位的傳媒人或作家,依然非「才子」陶傑莫屬。他先與文人梁文道就「DNA論」展開筆戰,後為牛津香港仔林作站台出選區議會,又因不滿歐盟處理敍利亞難民的言論,遭蕭若元翻譯成阿拉伯文向穆斯林組織「舉報」,年底香港天氣驟降小學停課,他的「養弱者論」又招來網民圍剿。

2016年他決定重新行一條新路, 把講了十多年的「小農DNA」放下,希望透過辦網媒CUP媒體,每天評論10條國際新聞為讀者「升級」,幫香港人開拓國際視野,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國際大都會。

陶傑早已百足般多爪,去年12月更接手《茶杯》雜誌出版社,由顧問總編輯搖身一變成為「網媒老闆」。記者戲稱他無暇睡覺,「現在寫東西對我來說毫無挑戰。20年來,我作為評論人,先對中國人形象作出警告,然後一一實現,我覺得自己已做到滿分,夠啦!在台灣、世界各地也有共鳴,接下來如何呢?這(CUP媒體)就是一個新開始。」

記者訪問過他多次,但見他這次臉色最嚴峻,因為2015年整個世界都很不尋常。「我是2015年最早意識到全世界不妥的,那種不妥是我沒見過的!我幾十年來經歷過文革、美國學生運動、六四、海灣戰爭……每一個10年都有亂,但進入二十一世紀,尤其2010年,那種亂直情是顛倒過來,亂中無序,很容易失控。」他之前直斥歐盟不該接收敍利亞難民,如今果然問題叢生,並開始向難民關門。

「我引用羅素(Bertrand Russell)那句話:The stupid are cocksure and the intelligent are full of doubt. 我不敢說自己wise,只是half wise,但我要出聲。一個人敢出來說不容易,就像周子瑜一樣,拿枝旗都不容易,那種網絡的病毒,又罵你台獨,又說你法西斯,又話種族主義者,這種謾駡、充滿仇恨的謾駡,正在透過網絡散播開去。」

重新為國際定義

蕭若元聲稱把陶傑對難民的言論,翻譯成阿拉伯文寄給所有穆斯林國家,這令人十分驚訝。陶傑就把對方和黃安、陳靜心歸為一類:「他們是同一個category的人,大中華區三大篤背脊能手,又喜歡投訴的失敗者。這樣的人從來不缺,但是有視野的人就沒有,我跟他對鬧,那我豈不跟他一個級別?唔睬佢!我就說有小農DNA,我原諒他、憐憫他,因為他是中國人,3個都是中國人。」

陶傑飽讀詩書,學貫東西,理應給社會一些前瞻、啟發。「所以這個網站就精選10段世界新聞,讓人知道世界在發生什麼事情。我覺得這幾年香港有點缺乏,有點太過本土,本土不要緊,但本土得太緊要,就顯得狹窄。本土是不能獨立存在的,因為現在是全球化的世界。」然而,這樣的看法很容易被本土派視為「離地」,這個詞語跟「抽水」一樣,成為陶傑的「敏感詞」。

「一講遠點,又說離地。喂!怎會離地呢?這個世界不可能離地,因為地心有吸力,你跳上去終歸要下來。所以我看這一年半左右,有些人的思路愈來愈不對路,香港除了本土外,還是一個國際都會。我就想重新定義何謂國際!是否只有金融呢?只是講每個月有多少熱錢進來?明顯不是啦!我自己是一個世界公民,很希望在這方面盡一些責任。」

香港的互聯網世界的確不比內地好多少,內地的網絡義和團要「翻牆」才能攻擊「台獨分子」,但香港網民空有網絡自由,卻又接受單方面的資訊,盲目聽網絡領袖的號召,又是「課金」又是圍堵自由行。「我們要重新定義自己,首先要與國際接軌,本土無錯,但太激和盲目,一看到大陸人就閙,前陣子有個內地留學生在美國被槍殺,網上就說死蝗蟲,這樣叫本土啊?是有害的!」

網媒的「呃like」文化也令事情變得非黑即白,取悅網民的同時令新聞本身變得不客觀。「某議員說錯一句話,病毒馬上在網上流傳,這些東西世界不關心的!你總說國際不關心我們、國際遺忘我們,香港本身會不會望一望這個世界呢?你想恢復某些BNO的權益,又怎能不知道敍利亞難民對歐盟的衝擊?直到某學者提倡拿BNO,人們才如夢初醒。」

提出拿BNO的沈旭暉,在本報國際版擔任主筆多年,與盧峰、凌劍豪等一直開拓讀者的國際視野,如今陶傑也看到港人這個不足。「你拿BNO未必要認命,其實有得fight,馬丁路德金當年也是從無到有。香港人去日本、法國只懂得吃喝玩樂,人家都小看你啦!這些沒問題,但不能只有這些。」這也怪不得香港人,我們的教育局局長去日本回來,也只懂得講食講玩!

香港的確從上而下都應該升級,這在互聯網時代其實很容易。「你住在一個網絡世界,卻不懂得利用網絡開拓視野,我信香港這方面有一國兩制,你擁有上網自由。可是,現在有很多五毛黨,他們把網上討論向兩個特徵發展,一是仇恨謾駡,二是牛角尖化。那種洗版現象,把你很闊的論據,慢慢走向牛角尖、死胡同,那人類發展網絡來做什麼呢?」

他拿之前David Bowie的死為例子:「有人說他死了,跟我有何關係?大佬!他是這個世紀的風雲文化人物,是timeless的!這樣的人去世也沒人理?但他們知道David Bowie如何『媾女』嗎?這個就是他們最想知道的,這樣就不離地了!他遇上心儀女子,會上前用一口富貴的英國腔自我介紹:Hello,我是David Bowie,賞臉請你喝杯酒嗎?」

「一個這樣出名的人,在女孩面前,就當平常人一樣自我介紹,那種謙卑!你香港或大陸明星完全相反,指住鼻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那是蘭桂坊的level。這就是識女仔的手腕啊,是可以學的,這怎會離地呢?講David Bowie就離地,講這些技巧就不離地?『媾女』是一門藝術,香港沒有,中華地區也沒有,這就是文化!」他滔滔不絕地說。

讓香港重現色彩

2015年愈到年尾,愈令人不安。尤其是內地股市的熔斷風波、《人民日報》的「4000點是起點」,然後禁止股東拋售股票等等,以至後來發生的綁架出版商事件。很多過去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現在都肆無忌憚地出現了。不少陶傑多年前的文章已經「開口中」:「八十年代,很多Benz被偷運上大陸,當時的亂是車被偷上去,現在是人。我記得當時說過,你開Benz都不安全,還說什麽改革開放?很多人說多給一些時間他們,會愈來愈好,我從來不信。世界已給了一百二十多年你啦!這就是集體愚昧。」目前情況更糟的是,部分有權勢的香港人在愚弄大家,什麼「洗頭艇」、「先上馬再檢討」啊!簡直就是侮辱人們的智慧。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內地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十畫未有一撇,毫無實質進展。《施政報告》卻以此作為主角,還資助沿途國家的學生來港升學。其實,國際社會看到內地政府在股市、滙率上的肆意妄為,如何看待「一帶一路」還是未知之數。說不定變成另一個開發大西北,最終下場可能是「無再提就是不存在」,何必為虛無縹緲的東西鑽牛角尖,卻忽略香港社會的問題?

國際社會風起雲湧,中港關係令人心寒,香港人新一年應該如何面對改變?「我們要直接指出問題或抗爭,我則是為這個城市補白,告訴你們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我不想大家因一個網或一單新聞,馬上激起小腦條件反射,希望大家能恢復用大腦。那種條件反射式的謾駡是低等人所為。當我們成為其中的受害人,也不要以同一個level去反抗,要用大腦去看、去認識這個世界。」

有趣的是,香港連天文台似乎也變得狹窄,預測愈來愈失準。「這20年來,香港總是殺到來才知道大鑊,風眼來到頭頂才知道打風,我們卻不理會它是怎樣形成的。我們看衞星圖也要拉遠一點,從整個太平洋區看,而不只是看香港的上空。香港不該變成這樣,還可以善用一國兩制,你可以多拍《十年》,我們的優勢是一個國際城市,本來就有國際視野。」

在矛盾加劇的社會,陶傑注定會繼續成為暴風眼的中心。「我很相信孔子那句:上智下愚,如你覺得自己已處身於上智,要鄙視下愚,一鄙視就不會有壓力,哈哈!」他希望接下來為香港這座只有黑白兩色的城市,重新找回原本多姿多采的顏色,「然後把這些顏色填回去」!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