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19日

天峯醫生 醫者之言

白費功夫

一清早如常起床,準備回醫院替一個小朋友做手術。剛到醫院門口,卻傳來手術室的訊息。

「由於小朋友昨晚有發燒,麻醉科醫生建議取消今天的手術,孫醫生可否見見病人,以決定是否仍希望帶病人往手術室?」電話的手術室護士說。

見過小朋友,人倒是精神,但昨晚真的有高燒,今早還未完全退,可能有點感冒。和幾位同事商量過,為安全起見,尤其這個手術涉及放置螺絲鋼板,用作鞏固頸椎,萬一有感染,後果可大可小,而且手術屬預防性質,衡量過利害之後,還是認同麻醉科醫生的建議,取消手術。

不要功虧一簣

有同事知道決定後,很是氣餒:「你知道嗎?由於這個手術複雜,為了準備這個手術,術前我們都做了好多功夫,要與兒科醫生會診、又要和兒科麻醉科醫生協調、又要聯絡螺絲鋼板儀器供應商、又要準備脊椎手術的特別床、又要用電腦計劃螺絲釘位置、又要預先約好小兒深切治療部,當然更少不得手術室的安排等等。如今,因為發燒,所有功夫都變得白費了。」

筆者有些眉頭一皺。

然而,同事所言,也確實有其原因。這個小朋友還不到10歲,由於遺傳基因的問題,缺乏了某種酵素,以致頭顱與頸椎之間的骨和關節發育不健全,令到頭顱與頸椎之間失去穩定性,也常會有擠壓脊髓神經線的情況;嚴重者,只要小朋友給輕微碰撞或跌倒,都可能突然因頭顱與頸椎之間鬆脫,傷及裏面的脊髓神經,導致四肢癱瘓、窒息,甚至即場死亡。

幸而這類病人在香港數目很少,也不一定無法醫治,骨髓移植、血細胞移植等都是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是如果頭顱與頸椎之間已經有移位,又或是神經線受壓,即使本身的病情受到控制,頭顱與頸椎之間仍然有發生鬆脫的機會。暫時而言,一般都認為當小朋友到達可接受手術風險的歲數,便會建議給小朋友作減壓及預防性的鞏固和融合手術,希望能大大減少小朋友因突然鬆脫而產生的問題。

一個個子小小的小朋友,既有本身的遺傳病,又有頸椎移位和神經線受壓,要做手術,其風險和挑戰性可想而知。莫說術前,即使術中和術後的功夫都不少。為了減低併發症出現的可能,每一個細節都要小心翼翼,同事的心機當然不少。

但就正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們更不應為了手術時間,而置發燒的風險於不顧。如果勉強做手術,萬一真的出現問題,豈不更功虧一簣?更加連術中、術後的功夫都付諸流水?

堅守核心價值

況且,同事口中的所有術前的功夫,即使今次用不着,其實也可留待下一次用。所有安排,由於已經過溝通,下一次再安排,自然能夠更𣈱順、更有默契。又何來真正浪費之有?

再往深一層想,我們的工作是為了什麼?我們很多時候要做那麼多功夫是為了什麼?甚至我們要學習、機構要學習,又是為了什麼?筆者以為,我們都是為了要做一些事情。所謂的一些事情,不應該是單單指一個病人、一個手術,甚至一個位置,而是一個核心價值。可以是個人的核心價值,可以是機構的核心價值。在醫療機構,其核心價值當然是病人的健康、社會的健康;在政府機構,當然是人民百姓的生活。核心價值其實很簡單,但我們往往很容易掉在腦後,為個別的人、物、事而氣餒,甚至拒絕接受學習。

筆者曾經問過一位實習醫生:「你知道怎樣控制靜脈點滴的速度嗎?」那個實習醫生很氣壯的說:「我不用知道,因為這是護士做的事情。」

筆者當年很珍惜在兒科病房當實習醫生的3個月,正正因為筆者實習後便會到骨科工作,開始外科的訓練,知道這3個月後便不再會有機會見兒科的病例。人生的學習和功夫,都不應該只放在個別和短暫的目標。我們所學過的、 所做過的,以及所走過的,只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價值,其實都不會是白費的。就如現在,筆者還不是要幫小朋友做手術嗎?

當然,在同事氣餒的時候,要與之解釋如此的一番道理,筆者也有些不忍。於是,我還是選擇問道:「你猜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更氣餒?不如我們去向病人和父母解釋解釋,並安慰一下他們,好嗎?」

撰文 : 天峯醫生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