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5日

青斯 志在天地

善終

到我這把年紀,參加喪禮遠比婚禮為多。從傳統的道教喪禮儀式、頌經和禮節上,可見中國人對死亡存有很多禁忌,亦為死亡增添神祕感,令人覺得害怕;反觀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喪禮形式比較着重懷念,如談故人的生平往跡等。年輕時參加傳統喪禮確有點懼怕,現在當然知道不同形式的喪禮,目的只是令在世者心安,令他更易處理自己的情緒而已!

死亡質素

雖然中國人選擇迴避不談死亡的問題,但這卻是每個人都要面對和為自己好好準備的。我指的不單是喪禮——那是最後環節而已,最主要還是臨終前幾個月的處理,從英語譯過來,有人說「好死」,或善終。最近經濟學人發表的「2015年死亡質素指數」報告顯示,英國的死亡質素指數是93.9排全球首位,香港的指數(66.6,全球排二十二)遠比台灣(83.1,全球排第六)新加坡(77.6)為低。雖然報告的資料主要從訪問得知,但人們會問,為何同是西化的中國人社會,香港會大大落後於台星?這中國人對死亡避忌之說還成立嗎?

十九世紀英國詩人克勞夫(A.H. Clough, 1819-1861)在其詩篇中說:「汝不可殺人,但汝也不須窮盡一切方法以延長生命。」這句話經常被引作醫學倫理的討論。

醫療領域內,以前不能的今天可以了!要臨終病人活多一陣子絕非沒可能,但要施行侵入性治療,為病人接上呼吸機,按需要注射強心藥物刺激心跳,和注射鎮靜藥物減輕侵入治療的不適。有話不能說,沒法溝通,這是製造痛苦還是強行生存呢?生存的尊嚴、意義和質素在哪裏呢?

以前遇過些例子,醫護和家人都知道病人已步入死亡過程,踏上不歸路,但仍堅持盡一切搶救,就算活多一分一秒,也要搶救。此舉原因很多不能深究,是未盡孝心、受罪惡感推使,或基於失去病人的挫敗感都不重要,最主要分清究竟大家是在照顧病人的最佳利益,還是在處理自己的情緒和訴求。

活得尊嚴

有醫生同事常笑言,要自己在臨終前接受那麼多入侵性,但不能改變最終結果的治療,倒不如在胸口前紋上「不要為我急救」等字句,不去延長沒有意義的生命,而在臨終前的幾個星期,集中治療痛楚和其他不適,令活得舒適、活得更有尊嚴,有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聚,與家人和朋友話別,並在家人陪伴下安詳離世。這才死得有尊嚴,有福氣,亦能令在世者減少哀傷反應,這樣才是善終或好死!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推動善終,在政策和硬件設施上仍然未盡如人意。不過當這觀念滲透到大眾腦海,市民懂得提出讓自己死得好時,就會有所改變!

隔周六刊登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