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3月3日

丁望 思維漫步

普京大俄羅斯夢 攻烏克蘭未暢順

普京揮軍烏克蘭,在首都基輔近郊構築包圍圈。烏克蘭的危急,恰似唐詩人王維(701-761)筆下的戰爭場景:「匈奴圍酒泉。關山正飛雪,烽火斷無煙。」

普京或是再建「克里米亞之路」,依2014年強佔克里米亞的快速模式,攻下基輔逼澤連斯基總統投降。

其戰略構想的執行並不暢順,遭到烏克蘭軍隊和民眾的堅強抵抗,各國志願軍也持續趕赴基輔。與此同時,西方實施經濟制裁;俄羅斯和全球的大城市,則有民間和平遊行,抗議俄軍侵略。

從基輔羅斯 到主權獨立

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歷史血緣很深,在古代有過基輔羅斯(Kievan Rus)時期。1918年1月,烏克蘭宣布獨立,稱為烏克蘭共和國。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後,列寧(1917-1924當權)和後來的斯大林(1924-1953當權),不斷擴大俄羅斯。1922年12月,烏克蘭、白俄羅斯被迫加入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至1991年12月解體前,蘇聯有15個加盟共和國。

1991年烏克蘭宣布獨立,脫離蘇聯。

蘇聯解體後疏離化的國家,可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原東歐8個共產國家,不受俄羅斯控制。它們是位於烏克蘭以西的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後分為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位於以南的羅馬尼亞,以及羅以南的保加利亞,波蘭以西的東德(與西德合併為聯邦德國);還有匈牙利以南的南斯拉夫(後來分成幾國)和阿爾巴尼亞。

原中亞諸國 後蘇聯連線

第二類,原蘇聯3個波羅的海加盟國家: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

這二類大都有西歐化(自由化、市場化)取向,成為北大西洋公約(NATO)成員。其中,波羅的海3國最成功,經濟實力的提升快。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數據,2020年的人均GDP(美元),愛沙尼亞約2.4萬,俄羅斯、紅色中國(紅中)略過1萬(與全球平均數相若)。

原東歐7國中的捷克、斯洛伐克,發展態勢亦好,波蘭也不錯。匈牙利則因總理的更換而倒退,總理歐爾班被稱為親俄、親共的「前鋒」。

原蘇聯加盟共和國中的白俄羅斯和中亞4國(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則與俄羅斯保持盟友關係,或可稱為後蘇聯連線或大俄羅斯集團。俄和中亞4國是上海合作組織(上合)成員。

烏克蘭是原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第三大國(僅次於俄羅斯、哈薩克),有大糧倉之稱,是軍事工業、採礦業和製造業的重地。

烏克蘭貧窮 中等民主度

現在的烏克蘭,面積60萬平方公里,人口近4200萬;人均GDP(美元)約3700元,相當於俄羅斯的33%、白俄羅斯的60%,仍是較貧窮的國家。

烏克蘭的自由、民主程度,則強於俄羅斯、白俄羅斯和中亞諸國。自由之家(美國)最近公布2021年度全球自由指數(評估210個經濟體),烏克蘭排102(香港129),在「部分自由」之列;俄、白分別排170、196,在「不自由」之列。

在《經濟學人》(英國)的2021年度民主指數(評估167個經濟體),烏排86,俄、白分別排124、146。

烏克蘭介於俄羅斯與東歐之間,是俄與西方博弈的「關鍵地帶」。一方面,它可以成為某一方的戰略夥伴;另方面,又可成為兩方的緩衝區,是歐盟或北約與後蘇聯連線的中介地帶。

烏克蘭有意靠近歐盟、北約,尋求國家主權獨立的安全保障,早就申請加入北約,並於2020年獲准,但一直未正式接納為成員,令它處於邊緣弱勢中。

普京三藉口 侵害烏主權

2014年普京吞併克里米亞後,西方提升對俄擴張的警惕,北約的東擴與俄的西進交纏,使歐洲戰火燃起的風險漸增。

俄的西進策略,是要有效控制烏特別是東部俄語區,如同白俄羅斯一樣實際成為依附的國家。普京利用烏東部親俄勢力加劇分離活動,於2月21日宣布承認烏東的兩個獨立國: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接着,於24日發起對基輔的進攻(下稱2.24事件)。

普京進攻的藉口,一是烏鎮壓烏東親俄勢力,有「種族滅絕」之勢;二是北約的東擴,導致烏不能「非軍事化」,威脅俄的主權安全;三是烏有「納粹化」趨向,對俄構成威脅。

2月28日,普京重申與烏談判的條件:一,烏克蘭必須處於中立地位(非軍事化);二,承認俄擁有克里米亞主權;三,去「納粹化」。

普京的藉口十分荒謬,反襯攻烏沒有「正當性」。烏是主權國家,有外交、國防的自主權,要與哪個國家親近或結成戰略夥伴,是其主權範圍內的事,怎麼可以勒令其「非軍事化」。

2.24事件 全球性影響

就地緣政治而言,烏如能中立化,成為俄與歐盟的緩衝地帶,將有利於全球和平、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但是,中立化的前提,是俄尊重烏的主權地位,不能以武力威脅或入侵逼它依附。

2.24事件的全球影響,首先是各國對普京大俄羅斯夢的「覺醒」。

俄羅斯的個人專制威權體制、普京的大俄羅斯夢和對外擴張,對全球和平構成的風險愈來愈大。

從2.24事件和克里米亞事件去回顧歷史,俄羅斯之前的蘇聯,有過大量的侵略歷史或製造邊境事端。在蘇聯之前帝俄侵略史,更是血漬斑斑。現在的大俄羅斯夢,是延續帝俄、蘇聯的對外擴張取向。各國民眾有類似的歷史經驗,諒會增強對俄向外擴張「慣性」的認知。

2.24事件的影響,還在於西方特別是歐盟,改善內部的協調合作。

普京快速吞併克里米亞,令西方有措手不及之窘,暴露西方各自為政、袖手旁觀之弊。事後,西方防範俄羅斯的意識逐漸增強。2.24事件後,美國牽頭的制裁舉措,形成協調合作的新勢頭,德國和瑞士的取態,尤值得關注。

德國新加坡 反侵略之聲

2.24事件前,德國不向烏供應有殺傷力的武器,只提供5000頂頭盔。

2月26日,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Morawiecki)到訪柏林,公開呼籲德國支持烏抗戰(指提供武器),說:我來柏林,是想撼動肖爾茨(Scholz)總理的良知,一起參與對俄制裁(大意)。

事後,德國改變武器政策,向烏提供了軍火,還決定增加軍費,國防開支從佔GDP 1.5%上調至2%,並減低對俄能源的依賴。

一向「保持中立」的瑞士,亦參與歐盟的制裁行動。這是歐洲對待戰爭與和平的一個轉捩點。

亞洲的華人聚居地新加坡,亦宣布加入制裁行列【表】,是東南亞首個國家有此罕見行動,顯現反侵略戰爭的良知、勇氣。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