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12月22日

劉炳章 泛舟論章

民主不再是一言堂

早前,美國牽頭舉辦「民主峰會」,並邀請超過100個國家參會,引來熱議。爭議的受關注程度甚至不下於峰會本身想設定的議程。一來,大家都知道美國此舉只是以「民主」為名的外交戰略,以冷戰思維的意識形態鞏固政治陣營,用以對抗中俄等對手;二來,美國近年自身的發展情況,亦令人愈來愈質疑今天的美國「民主國家共主」的身份是否仍具認受性(Legitimate)。這對於過去一直奉美國為民主大國,視美式民主為典範的人而言,一個值得反思的機會。

先從最顯而易見的社會狀況說起,人民生活是反映國家政制成效最基本的寫照。在過去的幾十年間,美國的收入不公情況愈益惡化,收入最高的20%美國家庭在美國總收入中所佔比例持續上升。根據人口普查局的數據,1968年收入最高的20%家庭收入佔全國的43%,而收入較低的80%家庭收入則佔56%;但到了2018年,收入最高的20%家庭的收入佔美國總收入已上升至52%,並超過較低的80%家庭收入的總和。尤有甚者,前5%的家庭收入佔美國總收入的比例從1968年的16%上升到2018年的23%。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分析,從1989年到2016年,美國最富有和最貧窮家庭之間的貧富差距增加了超過一倍。除了貧富懸殊,中產的情況亦令人堪憂。在過去幾十年中,中產階級收入的增長速度低於上層收入;生活在中等收入家庭的美國成年人比例從1971年的61%下降到2019年的51%。

美國不能保障人民權利

由此可見,不論民主的手段程序如何,但民主的重要目標──以整體人民為主,增加人民福祉(well-being),已明顯未能在美國的民主實踐中體現出來。美國近年的「99% vs 1%運動」就是以這99%的社會不公的受害者為基礎,對美國民主體制最直接的控訴。

從社會不公的現象剖析美國民主體制的本質,會發現民主的內核已受到腐蝕。即使以西式民主的標準,美國亦出現了明顯的倒退。在「自由之家」的年度全球自由指數中,美國排在第61位。總部設於瑞典的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將美國列為了「出現倒退的民主國家」。美國民主長期受金權政治操控,沒有of the people;政治兩極化造成的民眾激烈對立使其難以by the people;社會及種族不公呈現了其不再for the people。以上種種使美式民主基本只剩下選舉程序,亦被人戲稱為「選主」。然而,在剛剛一屆的美國總統大選後,特朗普支持者在拜登勝出總統選舉後不久衝擊國會山莊(Capitol Hill)的場面,亦對這種僅餘的選舉程序公義造成無情的打擊。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民主」的話語霸權受到現實的挑戰,這點在疫情中表露無遺。在民主峰會受邀的111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口數量佔全世界人口數量的56%,但在這些國家裏死於新冠病毒的總人數是420萬,佔全世界疫情總死亡人數的82%,當中最慘重的正是美國。

民之不存,談何民主,當一個國家連人民的生存權利亦不能保障時,口上紙上的民主亦難以令人信服。政治學者福山1989年曾以「歷史的終結」斷言世界終以「民主」的勝利為終結,但近年亦不得不修正其理論,加上對「國家能力」的重視。引發福山反思的關鍵例子,就是中國的崛起。

中國吸納民意良政善治

在美國困於貧富懸殊的局面時,中國成功讓7.7億人脫貧,並同時孕育了最龐大的中產階層,創造了龐大市場力量。在這些實質的表現下,有一個有趣的結果。根據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 2021的調查,當有59%的美國國民認為政府是為「一小群人」服務,而在中國則只有14%。這樣,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在這個調查中,認為美國如今是民主國家的只50%,而認為中國是民主國家的反而有71%。「民主」的定義已不再是一言堂。

過去有一種偏見,認為中國人不重視民主,不懂得民主,這種觀點在如今中國的發展階段難以站得住腳。我們難以想像中國人不會對自身的權利與生活有要求。更準確的理解應是,相對於美國人強調個人權利及自由,中國人更重視社會秩序、和諧、政府問責;而在回應人民的需求及訴求方面,中國比美國做得更好,表現更為良政善治。

中國宏觀的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以科學程序制定國家發展戰略,實事求是,而過程中舉行數百輪磋商,吸納各級政府、各個界別、專家學者智庫的意見,並適時調整。微觀的行政改革,加強數據治理,一邊簡政便民,一邊以有效渠道讓人民反饋意見,讓政府及時回應。這種模式,就是所謂「全過程人民民主」,使「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各環節、各方面都體現人民意願、聽到人民聲音」。

中國制度除了彰顯民主性質,亦突顯了國家能力。當中關鍵之一就是政府領導的產生方法,亦是對西方民主「選舉」至上的有力對照。相對於重形式的「選舉」,中國採用的是重績效的「選拔」,要晉身最高決策機構必須久經歷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候選人大多都擔任過兩任省委書記,再之前則需要在縣級、市級等崗位有數十年工作歷練)。透過這種制度以長期監察產生的政府領導,自然比一時選戰氣氛所選出的政客,更能改善人民的生活。

港宜糅合兩套制度長處

香港一直是中西文明交滙之地,可以海納百川。這種包容及開放性不止是商業、文化領域,也應是政治領域。我們的國際視野是讓我們可以更全面、客觀地比較世界各地的情況,作出更有利發展的判斷。然而,過去一段時間,香港也陷入劇烈的政治漩渦,被政治情緒騎劫,陷入一種將西式民主奉為圭臬的迷思。

沒有一個國家的制度是完美的,更重要的是一個政府是否有自我改進的能力。其實香港所處的環境,一方面可以學習西方的優勝之處,另一方面亦讓我們可以近距離了解國家的發展之道。尤其是如今香港的經濟社會情況,所呈現的深層次矛盾更接近是美國那種社會不公的弊病。當美國的方法也治不了他們的病時,我們是否還要盲目跟從?我們是否也應該認真學習國家的治理方式的優勝之處?

一個是長期以「民主」為名的西方霸權;一個是長期被以「威權」污名的人民政權,這種長期的迷思近年也被國際社會逐漸打破。在美國,非牟利組織Black Voters Matter Fund的聯合創始人克利夫.奧布賴特(Cliff Albright)針對美國的民主峰會表示:「連國內的民主都保護不了的話,你很難說要向全球輸出和捍衞民主……自家後院也着火,你無法做全世界的消防員。」

香港人是時候放下圭臬、打破迷思、回到務實,不要再奉西方模式為天書,要走適合自己的道路。剛過去星期日的立法會選舉就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完善後的選舉制度更具廣泛代表性,體現了社會各階層的均衡參與,也讓議會重回理性。香港必須在方方面面都能夠學習和交滙中外兩套制度和文化的優勝之處,成就我們真正的國際都會。

香港專業聯盟主席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