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7月30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零息濫印美元外逃 沒有成本金價上行

一、

盎斯美元金價急速「上行」,既創下一千九百四十四元的高位(今年來升幅已近百分之二十五),期金且曾「首觸二千元」。金價走勢如此勇猛,難怪本報「信筆攻略」欄主習廣思昨天以〈擁抱黃金無疑問〉題其專欄!

通脹在千呼百喚之下仍未現形的現在,身負「對沖」通脹重任的黃金已脫韁狂奔,關心總體經濟發展的人,不免對金融市場前景、特別是在聯儲局為紓「武肺」之厄「無限量量化寬鬆」後會否引發美元貶值危機,憂心忡忡。

中環人皆知,在「正常」時期,黃金因為沒有利息,因此保守投資者的投資組合中,黃金的比重不會太高,不過,黃金這種不能生利的缺憾,已因利息見負數、債券孳息近零而消散;顯而易見,在目前金融資產穩定性陰霾密布的條件下,黃金即使不能生利且有藏金的成本,然而,愈來愈多投資者視之為有盈利前景的保值商品,悄悄吸購,其價遂升個不亦樂乎。昨天本報有一小段新聞,指「內地黃金消費,半載急跌百分之三十八」,具體情況是「黃金首飾消費跌百分之四十二點一、金條及金幣消費跌百分之三十二點一」,在國民毛產值仍有可觀增幅之下(今年第二季增百分之三點二),黃金、金飾銷量卻「下行」,令人費解。

二、

由於「疫情」未受有效遏制,百業蕭條失業者眾,加上為了「選情」,特朗普政府再向市場注資已無懸念,這種趨勢固然令貴金屬價格揚升(白銀亦不弱,只是和黃金已創歷史新高不同,銀價距歷史高價尚有一段長距離),但「產量」不受限制的美元,前景便難樂觀。美元滙價走勢疲態已露,那從美元滙價指數(DXY)已從一個大型「菱形」(Diamond)高點下滑可見。技術分析者「看圖識字」,認為美滙很快跌穿二○○八年以來形成的上升軌,「看趨勢」,將於明年第一季末跌至七十七點——相當於從目前水平美滙再挫近百分之二十!

美元滙價看跌,對持金者當然不是壞消息(亦不能說是好消息,因為美元貶值與金價上升之間不能畫上等號),對金融資產(如股票如債券)亦然,因為美滙持續不振,投資者會看好非美元投資媒介,同時對美元資產失去信心。美元貶值,雖然是特朗普總統的「心頭好」,以其能為出口美貨促銷;可是,如今環球貿易戰正興,這種教科書的解釋未必生效;不但如此,美滙若真個疲不能興,「有錢人無祖國」,資金大量逃離美國,便屬必然,近來華爾街非常旺盛,但這種情況已有跡可尋,以今年來新興市場(股市)指數(MSCIEM)比紐交所指數(全部上市股票,包括美國存託憑證)升百分之八點四,展示唱好美股之聲雖高入雲霄,惟美資已陸續流進黃金及新興市場。

三、

說起黃金,德國的情況值得大家注意。由於大部分富國窮國都「莫財」、需款孔殷,遂大發主權債務(Sovereign debt),至去年底,美聯儲局、歐洲央行、英倫銀行和日本央行,一共持有值十三多萬億美元的主權債券;據彭博數天前一則短訊,目前在市場「求售」的還有近萬億……。西方大國對這類國債興趣不大的其中一項理由,是其孳息「為五千年來最低」(at 5,000 year lows),央行食之無味,興趣缺缺,轉而增持「產量有限」而「價格無上限」的黃金,而德國顯然是黃金「大好友」。世界黃金協會(WGC)本月中旬的報告,顯示德國央行持有三千三百六十四公噸黃金(參考數據,美聯儲局有八千一百三十四公噸,為全球央行之最),加上民間藏金八千九百餘公噸(以金塊及金幣為主),德國官民持金量達全球存金量百分之六點五;德國央行的統計指出百分之三十八德國家庭持有或多或少的黃金……,德國官民對現行以美元為主的貨幣體系缺乏信心,購金遂成普遍現象。

七月十六日網誌Seeking Alpha刊出世界知名的芬蘭黃金分析家紐文休思(Jan Nieuwenhuijs)的長文〈七十年代以來歐洲已為實行環球金本位制作準備〉,題稱歐洲但主要談的是德國……。德國在購買俄國液體石油氣以至應否採用華為5G上,與美國鬧得極不愉快,令德國更不稱心的是「美元霸權」,美國當美元為「地緣政治武器」(US Wielding the dollar as a geopolitical Weapon),德國早有另起爐灶之意。二○○八年華爾街金融風暴後不數月,在德國帶領下,歐洲多國(荷蘭、匈牙利、波蘭、土耳其及奧地利)均從聯儲局及英倫銀行提回黃金;在太平日子,這種做法沒什麼大不了,但考慮歐洲國家對美元的「反感」及德國經常提出應以「環球金本位制」(Global Gold Standard)取代「無錨美元」的主張,把黃金儲備存於國內,便有特殊意義。

著名對沖基金橋水的負責人達里奧(R. Dalio)去周日在接受霍士「周日早晨談未來」(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的訪問,說及中美關係,達里奧認為中美已在貿易、科技以至地緣政治上交鋒,接下來的可能是「資本之戰」(Capital war),以中國持有巨額美債,一旦開火,對美滙必有影響……。達里奧這點看法不一定「正確」,只是中美衝突一旦升級,對兩國貨幣的滙價都有負面衝擊;香港「有端端」捲入這場可大可小可冷可熱的鬥爭,香港經濟賴以安心立命的聯繫滙率危危乎,在這種情形下,更多資金購進黃金,已屬必然。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