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2月19日

陶志剛 龍虎山下

中美經貿協議真的如特朗普所願嗎?

2020年1月15日,中美兩國歷經兩年的貿易戰終於簽署了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以下簡稱「貿協」),但這一利好消息很快就被兩國各自的重大事件淹沒。當前「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肆虐,中國已採取了前所未有的防控措施,或會影響其短期的經濟發展。2月12日,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鮑威爾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疫情甚至會拖累全球經濟。本年美國面臨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民主黨初選暫由最年輕的候選人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38歲)和最年長的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78歲)領先,但尚未產生能挑戰特朗普的候選人。雖然COVID-19不會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重要議題,但中美貿易問題必然會是重中之重。

美方如意算盤

2月4日,在長達6個月的總統彈劾案獲判無罪前一天,特朗普發表國情咨文,也為他在年底爭取連任造勢。他重申對中國發起關稅戰,是為了「對抗中國大舉竊取美國就業職位」。特朗普相信他的策略奏效了,兩國剛簽署突破性的首輪貿協,可保護美國的工人及其知識產權,為國庫帶來數十億美元,並為在美國本土生產和種植的產品開闢廣闊的新市場。同時,他宣稱「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包括與習近平主席的關係,也許都空前地好」。

特朗普曾事先提出夢幻貿協,涵蓋四個方面:第一,廢除中國模式,如公有制經濟和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包括產業政策;第二,中國要停止採用市場換技術的策略,他認為這有助於中國實現科技的跨越式發展;第三,中美經濟脫鈎。特朗普的觀點是中國的發展完全依賴於美國跨國公司的投資及其後的對華貿易,就如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講中引述特朗普所言:「我們在過去的25年中重建了中國。」;第四,中國要全面向美國企業開放市場。

中國模式勝算

對比夢幻貿協,剛簽訂的貿協完全未提廢除中國模式。就像麥當勞同時擁有自營店和加盟店,通過保留低效率的自營店來建立和維護企業品牌一樣,中國一直保持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共存的經濟模式;中國政府認為,低效率的國有企業有助於維護社會穩定。在中國抗擊COVID-19的鬥爭中,國有企業再次發揮維護社會穩定的作用,例如部分國有房地產企業對中小微企業免除租金【註】。

首輪貿協的大部分內容是關於知識產權保護的,即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所說的「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羅列於貿協第一章,長達18頁。值得注意的是,總共只有3頁的第二章是關於中國的市場換技術策略(亦即夢幻貿協第二項)。兩國同意,不得要求或施壓對方公司透過技術轉移以進入本國市場。中方曾多次表示,未曾強迫外國企業分享技術以獲得市場准入。但眾所周知,只要中國政府優先考慮技術轉移,外國跨國公司就會為了打入中國市場,而同意與中方共享技術,也就陷入經濟學所謂的「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例如在用於製造民用飛機的航空電子設備行業,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決定與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建立合資企業,並轉讓技術,以爭取與行業領導者羅克韋爾公司競爭的機會。因此,雖然出台了官方貿協,但由於中國市場潛力的增長,技術轉移現象仍將持續存在。

關於特朗普提出的第三個條件──中美經濟脫鈎,筆者認為這正在發生。有意思的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最近表示,COVID-19疫情將加速這一進程,儘管許多人不同意他的觀點。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即使兩國經濟正在解綁,美國公司也會選擇將工廠遷往其他低成本國家(如越南),而不是遷回美國,因為這會增加依賴全球供應鏈的美國公司的生產成本。其次,這一條件很可能恰好滿足了中國企業的利益需求,來自中國的新興跨國企業希望學習美國企業的發展經驗。在過去40年期間,美國企業從海外直接投資及離岸服務外包貿易中獲益匪淺。中國政府近年積極倡導「一帶一路」建設,而外在的經濟衝擊將推動並加速中國企業的外遷。當然,這對中國政府也是一項挑戰,如稅收減少、失業率可能上升。最後,如果中國始終保持其市場潛力,那麼專注於中國市場的美國跨國公司仍會選擇留在中國。最好的例子就是特斯拉(Tesla),在中國建設產能,既可以出口,也更方便進入中國市場。該公司股票近期大幅上揚,表明內地市場的魅力及其世界工廠的地位。

角力形勢變數

特朗普夢幻貿協的最後一個條件,就是中國向美國企業開放市場,有關內容見首輪貿協中的四個章節(第三至六章, 共計53頁),包括美國對中國的糧食和農產品出口貿易(第三章,共23頁),削減美國關稅和中國的報復性關稅以擴大中美貿易規模(第六章,共23頁),開放中國的金融市場(第四章,共4頁)和中國滙率制度改革,確保人民幣滙率由市場決定,且不使用競爭性貨幣貶值來獲得貿易優勢(第五章,共3頁)。

雖然細節尚未公布,但購買農產品是最符合中國利益的。由於中方承諾降低非關稅壁壘,中國從美國入口的糧食和農產品將大幅增加:2020年進口額應比2017年增加不少於125億美元;2021年進口額比2017年增加估計不少於195億美元,這或有助於特朗普連任,即使2016年大選中特朗普的選民也包括被遺忘的製造業工人。至於中國金融市場開放的內容則較少。如果以中國銀聯和VISA信用卡之間的競爭為例,對美國的金融公司而言,這將是一場苦戰,因為中國企業一方面習慣於低成本、低利潤,另一方面也在不斷創新,包括基於大量移動用戶的電子支付、大數據營銷等。

兩國決定先簽署第一階段貿協,部分原因是中方懷疑特朗普會在美國國內經濟表現欠佳或民主黨候選人實力強勁的時候重啟貿易談判。2月初對特朗普來說都是利好消息,在彈劾案中被判無罪,美國經濟繼續保持強勁,股市經歷了有史以來歷時最久的一次牛市(2009年3月至今,前後逾130個月,歷時之久超過九十年代持續113個月的牛市), 而民主黨也暫未產生一個強而有力的候選人。根據蓋洛普(Gallup)截至2月5日的最新民調,特朗普的公眾支持率高達49%,為任內新高。如果這一情況繼續,美方不會撕毀第一階段貿協再重啟談判,正如特朗普所說:「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包括與習近平主席的關係,也許都空前地好。」但正如英國前首相威爾遜(Harold Wilson)的名言,「政治一星期都嫌長」,讀者不妨拭目以待。

註:《扶持中小企業 多地出台暖企政策》,《中國證券報》,2020年2月7日

陶志剛_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滙豐基金教授(環球經濟與企業策略)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