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4月2日

江麗芬 政局筆記

李波事件 豈會落幕

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後兩個多月,上周終於可以重新踏足香港。回港後,李波不斷強調自己已經「自由自在」,還促請警方就他的「失蹤」案件銷案,別再糾纏下去,云云。

隨即,一些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急忙向港人呼籲:既然李波也親口這樣說了,銅鑼灣書店事件應該就此告一段落,云云。

事件速速落幕,當然是中央與親北京人士的共同願望;問題是,這卻非港人的共同願望。可以預計,李波至少在未來頗長的一段日子裏,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自己是自願返回內地,目的是配合桂民海一案的調查;期間當然不忘強調內地執法人員是如何「文明」,讓他的「各項權利都得到了充分保障」,還要多講幾句「自己熱愛祖國」,讓願意相信他的人更有「證據」相信他說的一切,也讓質疑的人難以反駁。

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即使李波如何解畫、說自己如何「自由自在」,只要一天未有解答當中的無數謎團,也就無法令一般有智力的人信服。這宗失蹤事件,對香港、對「一國兩制」已經造成傷害,中央與親北京人士一廂情願地以為一切可如粉筆字般從此抹掉,根本沒有可能。何況銅鑼灣書店其中一位失蹤港人、即店長林榮基至今仍然未能「自由自在」回港。

去年10月開始,4名出售內地「禁書」的銅鑼灣書店人員,包括股東桂民海、職員呂波、張志平、林榮基相繼失去聯絡,原本在4人失蹤後表示不敢返回內地的李波,也於12月底在香港離奇人間蒸發,直至李波太太報警後,他才自稱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

事件除了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之外,還引起國際關注。最終,呂波與張志平在3月初、即全國人大與政協會議在北京舉行前返港,李波亦於上周在香港現身。

那為何林榮基至今還沒回港?有人揣測,相信是由於林榮基的家人是香港人,而且全部在港,不像呂波或張志平,他們的妻子都是內地人,其中一人還剛誕下小孩,所以放他們回港,內地也不怕他們「胡言亂語」。相反,林榮基的家人全在香港,內地便有所顧慮,所以遲遲未有釋放他,這也難令香港警方銷案。

可是,李波太太是香港人,兒子身處香港,為何李波可以回港,而且還可不斷拿着手機玩自拍,以示自己是「自由自在」的自由身?

其實,只要稍為留意李波回港後的行蹤,便會發現他一直是「一支公、周圍貢」,太太蔡嘉萍未有陪伴在側,像變成「失蹤」人士;記者致電給她時,傳來的鈴聲,顯示她身在境外,估計她正在內地。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也說,有傳李波與太太兩人必須「一上(大陸)一落(香港)」,即是太太必須身在內地時,李波方能放行。若傳聞屬實,也就難怪為何離港近3個月的李波回港後,太太一直未有露面,這也間接令人明白為何林榮基未能回港的原因。

當然,有人或會反駁,什麼「一上一落」全是「靠估」,無證無據,難以此說推論林榮基未能回港的原因;何況李波也說過包括林在內的3名書店職員已經「自由」,而且「目前的狀態都很好」。

銅鑼灣書店事件到目前為止,整個過程實在有太多有違常理之處,多個謎團無人解說,例如李波是以怎樣的「自己方式」返回內地?他為何不選擇堂堂正正、經合法的出入境通道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反而選擇非法離境?為何內地人員要繞過香港的執法機關,「邀請」李波協助調查?銅鑼灣書店多人失蹤,是否與出版政治敏感書籍有關?

李波雖然多番強調是自願返回內地,但對多個關鍵問題則一直三緘其口。在問題比答案更多的情況下,縱使港人沒有任何證據,也難阻大家的種種猜測。

不過,相信事情鬧到最後,港人也不會得見真相,李波不會(或是不敢)再說什麼,警方即使繼續調查,最後應也查不出什麼結果,港人就算有疑問,也難以證明李波是否遭內地人員越境執法帶走的。

可是沒有證據證明,不等於公眾釋疑,即使北京或親建制人士希望事件可以隨李波返港而告一個段落,事件即使就此沉寂下去,不再惹人關注,無論如何,港人對「一國兩制」受損的憂慮已經加深。

今後,港人只會更加憂慮,身處香港,就算沒有觸犯香港法例,只要有可能干犯內地法規,或者內地機關認為須要「邀請」你回內地協助調查,大家豈非要如李波一樣,須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助查?

今次事件最令人不安的是,內地對涉事的人的處理手法——銅鑼灣書店各人先後接受內地電視台「訪問」,一個接一個,乖乖地坦白交代,承認過錯,還承諾改過自新。這種近乎公審式的辦案手段,與香港人一貫相信的無罪推定,實在距離太遠。中央領導人不是常說「依法辦事,依法治國」的嗎?今次這種處理手法,已令港人不寒而慄。

再回看李波到處自拍,證明「自由自在」,真的是欲蓋彌彰,「show味太濃」。如此種種,任何人以為李波事件可以從此落幕,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