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3月5日

江麗芬 政局筆記

亞視這一齣悲劇……

「集體回憶」可說是香港近年一個潮語,不少港人希望留住昔日美好一刻,對舊有事物,無論建築還是老店,一旦隕落,都會無限唏噓,緬懷之餘,有時更渴望昔日的光輝可成永恒。可是,對於有59年歷史的亞洲電視,在彌留之際,卻沒多少人希望它茍延下去。

跨越半個世紀的亞洲電視,絕對是幾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原稱麗的電視的亞洲電視,多數時候,總是給大台「騎住砌」,但它勝在沒有包袱,敢於嘗新,敢走一些未有人走過的路。事實上,回望過去,亞視也真能炮製出不少帶領風騷的經典——《龍門陣》、《IQ成熟時》、《大地恩情》、《天蠶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今夜不設防》、《今日睇真D》、《百萬富翁》……一大串可讓我們如數家珍的名字,全是一時之作,有些甚至連大台也得趕忙仿效,搶回收視。

過去多年,亞視雖然難破「二奶台」的宿命,但至少令人覺得它仍是香港人的電視台,為香港觀眾提供服務。

質變從王征說起

誰料近年亞視的製作愈來愈離奇,管理層也愈來愈陰陽怪氣,致令整個電視台跟香港人愈行愈遠。由於亞視長年積弱,連帶股權也多番變動,令亞視從港人之手,逐漸售予財力雄厚的紅色商人手上;這樣,內地那套經營模式也隨之在亞視「硬着陸」,令這個電視台亦一步一步走向今天的局面。

2010年初,操着一口普通話的王征入主亞視,豪言壯語地要把亞視打造成亞洲的CNN。可是,亞視在他帶領下,非但未能壯大,莫說亞洲的CNN,就連香港的CNN也做不到。

根據《廣播條例》第8條,有資格獲批免費電視牌照的公司,董事局須規定過半數為通常居港人士;公司主要負責人也必須為通常居港的人,此舉的目的,是要確保製作的節目以本地人的興趣為依歸。當年,王征曾向傳媒強調,自己已居港滿7年、是有「三粒星」的香港人。所謂「三粒星」,其實只是一個符號,不等於身份證上加印「三粒星」之後,行事手法和節目品味會如港人一樣。

看王征出任亞視主要投資者期間,說好了的到北韓、緬甸深度採訪、要做「亞洲CNN」……固然不見,大家看到的只是立場偏頗、打擊當時正在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王維基的《ATV焦點》;同時也見到他帶領亞洲先生與亞姐到政府總部大跳騎馬舞、大叫口號呼籲政府否決批出免費電視發牌。

此外,觀眾還看到亞視管理層不斷干預新聞部的運作,例如新聞報道誤報國家前主席江澤民的死訊;至於娛樂消閒節目,就是不斷重播舊節目(當時還有亞視高層狡辯為「重溫」)充撐廣播時段。如此種種,亞視這幾年間未有為觀眾提供可觀節目,相反其騎呢作風已令不少市民向通訊局投訴。通訊局一直強調,審批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除了看申請人有否足夠財政和管理能力外,還會看電視台的出現能否「為廣播業和整體經濟帶來利益」;所謂利益,是看能否製造新的就業機會、技術轉移、本地經濟因有關投資而受惠。

有錢卻不發薪

但看亞視近年的營運情況,根本難以達到這個要求。製作有限之餘,裁員、欠薪屢屢出現,近日還傳出拖欠電費和員工保險,根本難以營運下去。可是,去年才投資亞視的另一紅色商人司榮彬仍然堅持亞視營運至3月底之餘,還展示一箱載滿1000元大鈔的皮箱(加一張500萬元支票),說有能力營運下去,並批評要停播的臨時清盤人德勤為「老外的財務公司,心黑手狠」,又批評對方「瘋狗而已,沒有社會責任」。

身為僱主、電視台投資者,基本的責任就是支薪、支付保險和強積金供款。假如僱主聲稱有財力可經營下去,何不先支付員工的欠薪?以為拿着一箱錢亮一亮相,便會令人信以為真,令人相信他真的可以在短期內籌辦選美比賽、營運電視台,根本難以令人信服。

有亞視前藝人形容入主亞視的內地投資者「搞搞震」,多年來拿着亞視的招牌在內地「攞着數」,而非真心投資為港人服務;政府亦未能守護好香港人的電視台。這番說話確實道出不少港人的想法。

亞視的投資者無論來自內地還是其他地方,並不重點,最重要的是他是否按這裏的規矩(包括《通訊事務守則》)做好本分,即既在香港辦電視台,便應以香港觀眾為服務對象,為港人提供娛樂、正確的資訊,若然背離這個本分,只會令觀眾離棄。看亞視今天奄奄一息,港人即使感到唏噓,也一點不予同情。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