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15日

黃永 政治誅心學

反政治正確這股新勢力

世界各地的政治思潮齊轉,一方面,建制以外的激進暴力行為,在反恐戰過後,反而不斷升級,令西方社會更感驚惶;另一方面,建制內的政治行為,由高舉政治正確,變成以反政治正確(anti-political correctness, Anti-PC)作招徠,更以此向選民表示自己為政坦誠,並成功贏取大量選票。拿下共和黨新罕布什爾州初選的特朗普,輿論認為他「異軍」突起,會否只是未有察覺民意已經轉向?同樣道理,民主黨總統選舉參選人桑德斯,打着「社會主義者」(socialist)旗號,毫不忌諱過去美國人對共產主義的恐懼,亦獲得大量年輕人支持。

放眼全球局勢,再思考置身其中的香港,會發現部分把年初一旺角騷亂連上1966或1967年兩次暴動的評論,又或認為暴力抗爭乃佔領行動的延伸,未免有點張冠李戴。歷史,的確有時會不斷重複,然而,不要說半世紀前的香港,即使單看由政改否決到區議會選舉之後的這段日子,特區政治氣候已生巨變:泛民年輕一代,終於有勇氣公開擺脫前輩;建制反擊對手,也較明刀明槍,不顧後果。故與其以歷史預言,何不看看Anti-PC正怎樣影響香港?

佔領行動與旺角騷動最明顯的分別,主要在於旗號:前者的發起人強調「愛與和平」,也就是仍以人性的美善作包裝;後者的召集人則明言「不介意被標籤為暴民」,背後訊息就是我自行我路。代表本土民主前線參選新界東補選的梁天琦,在各大論壇的發言,也因而離不開一種套路:第一點,指出本土就是土生土長;第二點,強調沒有享受過殖民時代的榮華富貴;第三點,因為不會移民,所以要盡力悍衞本地的一切。

綜合分析以上三點,激進本土派背後的主線,其實是:「反正不會移民,所以不需要良民證;走不了,便必須反抗」。在反政治正確的世界,既不用做良民,便不怕變暴民,這種思維,某程度上亦見於針對像沈旭暉一類的學者的批評。他們提出香港不能脫離於中國而單獨存在,不少網友一輪批評後,總會再數落沈博士有本錢離開香港,而他們卻無出路,因此只能全力反抗,也就是他們所謂的「守護本土」。

跟反政治正確的人談理性解決問題是無意義的,因為當大家毋須理會是否政治正確的時候,我們也不再需要關顧別人的感受:要罵就罵,不用修飾,人與人之間便失去合作基礎。政客不再說非洲裔、新移民,因為直指別人是黑鬼、蝗蟲,更能鞏固票源。

末路思維下,任何包含循序漸進、持續改善等字眼的長遠政策,不單不會獲得這股新勢力支持,就連建制和泛民都會要求政府,立即採取行動。如果政府仍在意政治正確,走安撫路線,《財政預算案》可能會大派糖。不過,在這種𢱑爛塊面的Anti-PC風潮中,既然不能向反對派曉以大義,政府也可能來硬的,進一步大規模搜捕。最後,甚或會演變成赤裸叢林惡鬥,只看誰及其後台更有實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