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13日

李子衝 觀潮篇

如果修改基本法

丙申猴年初一,旺角發生騷動,縱有千般原因,從社會秩序角度看,香港總不會接受暴力抗爭。換句話說,我們沒有革命的土壤,現在莽撞妄為,除了白白犧牲,還會摧毀民主的苗頭,自陷絕路。

欠缺土壤 空言革命

政治是人性的表現,不同利益集團,有着不同的看法。佔中過後,催生一批激進團體,他們相信在現有制度下,建制特別是財團霸佔一切利益,令基層沒有上流機會;有些人的信念認為不打破現有制度,難以建立新規矩,就如毛澤東搞革命,天下愈亂愈好,不亂,何以攫取權力?同時,革命不是請客食飯,總有流血犧牲,衝擊打鬥是家常便飯。

不過,這些人要思考兩個問題:

問題一

香港到底有沒有革命土壤?

歷史上,中國的革命都是農民革命,遇到連年荒年,加上吃人的政府,從一窮二白,到捱飢抵餓,被迫鋌而走險,像陳勝、吳廣,拿着竹竿和鋤頭起義。

這裏要衡量兩個因素:

一、是否有群眾支持?二、政府是否無藥可救?

香港人不少人是中產,屬於利益階層,就算平民百姓,起碼得以餬口,大部分人不願意犧牲眼前利益。50萬人上街遊行,都是和平表達意見,就算以萬計人參與佔中,也是和平、非暴力的佔大多數,根本沒有革命的勢頭;空言革命,只是無謂的犧牲。

問題二

革命的對象是什麼?

第二個問題是鬥爭對象。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鬥爭對象除了是特區政府之外,還有中國政府。換句話說,警察後面有解放軍。從鏡頭所見,警察的表現算是普普通通,一旦遇上解放軍,這些滋事分子可有抵擋餘力?何況擦槍走火,豈是香港人願意見到的境況?

面對如斯局面,特區政府如何盤算呢?佔中導致香港撕裂,處理手段一是懷柔,一是高壓,或者軟硬兼施。在敢於迎難而上的政府,一定會把激進勢力清除,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引蛇出洞,雖然不是政府故意挑釁,但是把握這等機會,盡力打擊,繩之以重典,愈多人出來,愈能一網打盡,總好過在網絡捉迷藏,一舉殲滅。

站在中央會怎樣看問題呢?香港之於北京,真是又愛又恨。1982年香港前途談判之時,香港是中國的窗口,走向四化、經濟改革等,都要依賴這個殖民地城市,因此從談判到制定《基本法》,採取寬鬆的態度。

議會拉扯 難以前行

九七之後,回歸心不歸,中央與地區關係變得緊張,北京恨不得把你收拾再收拾,礙於國際輿論,以及金融開放,還有些許顧忌,一旦香港動亂,給予中央藉口,雖然未必即時發牌,這麼大好機會,隨時左右開弓,就算香港經濟受到影響,有其他城市一擁而上,全國而言,一樣可以彌補。加上今日的超級領導人習主席集大權於一身,何事不可為?

回頭談談《基本法》。很多人認為,香港的管治困難是《基本法》造成的,譬如說行政主導,但是行政長官不能是政黨成員,沒有政黨政治,連執政聯盟也沒有,導致建制派各自打算,四分五裂。

面對今天的立法會,政府更加難以運作,我們不單回不到兩會(行政、立法)共識的年代,政府在議會連一票都沒有,面對拉布,《議事規則》不能改(因為議員提案要分組點票),任拉任扯,甚至基本開會也保不住,經常流會,試問香港怎麼向前行呢?

簡單二分法,修改《基本法》只是放鬆或收緊,香港人希望鬆一點,因為要真正的高度自治;但是從中央角度看,今天不比1982年中英談判之時,對香港依賴日少,況且騷亂有時,怎麼不會對待呢?

李子衝 時事評論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