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2月12日

程介明 教育評論

TSA風波的啟示

TSA的有關檢討告一段落,今年在抽樣的50所學校實行新形式,但是預告明年將恢復全部學校參加,因此TSA的風波並未就此平息。本欄以前曾經評論過TSA,那時已是怨聲載道,卻尚未釀成風波。風波既起,馬上摻進了與問題實質毫無關係的因素,變成了政治混戰,無從評論,也沒有動機參加混戰。

TSA原來的設計,是為了監察全港學生的學術水平。是全港!TSA裏面的T,是Territory-wide,這是幾乎所有比較像樣的教育制度都會有的;也就是說,社會會想知道:「我們香港的學生,到底水平怎樣啦?」具體一點,常常有人說:「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正在不斷下降!」那到底是猜想,還是印象,還是以訛傳訛、人云亦云?TSA的其中一個作用,就是提供實證的根據,對這一類問題提出可信的答案。

追求病徵 謀求解藥

即使這個「全港」的概念,要付諸評核,也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簡單。首先,我們須有同樣的一把尺,量度不同年份的同年級學生;這裏面就牽涉到許多技術上的問題。第二,有了結果,找到了差異,才是過程的一半,如何闡釋這些差異,才是最複雜的部分;也是消除瞎想的最關鍵環節。第三,人們總是希望在短期內找到顯著的差異,但是學校系統不像菜價或者股市,不可能在短期內就有顯著的起落(除非是戰爭、天災);有些差異,在統計上是沒有意義的。但是人們還是追求突出的「病徵」,簡單的解釋,謀求短期見效的「解藥」。

更重要的是,學術上測得出來的「成績」,並不能就全面表達學生的真正水平。我們得到的,往往只是通過紙與筆測試的結果。比如說,英文成績好,並不能全面表達學生的英文水平。

更重要的是,這類測試,只能測試學生知識或者能力的一小部分,只是學生許多表現的極小範圍;也應該是一個教育系統所追求的一小部分。這類測試與評估,是必要的而不充分的。學生的成長,社會未來的寄託,還有許許多多非常重要的方面。

對於自己的學生,在最基本的「語言、數學、外語」,學習如何,一無所知,那是一個無能的政府;把自己教育制度的優劣,完全寄託在這樣的簡單的測試上面,那是一個愚昧的政府。TSA這類的評估,不可沒有,但是又不可高估其作用。在這方面,香港的政府還是有分寸的。

政府過了分寸的是,把TSA的效用伸延到監察學校的表現,就是超越了原來的設計。「全港」性質的學生測試,是全系統的評估,不同於個別學生的評估,也不同於個別學校的評估;等於說,統計一個國家的肺癌治癒率,並不等於可以評估每個人的痊癒率,更不能用來評估醫院的醫療水平。

對於個別學生來說,TSA是沒有個人風險的,學生在TSA的表現如何,只不過是統計上的一個數字。既不直接登上任何學生個人的成績紀錄,也不會影響學生個人的校內成績,或者是以後的升學;其效果,與問卷調查的不記名答案幾乎一樣。事實上,教育局也沒有動用過TSA的學生個人資料。

抽樣監察 兩全之策

也因此,TSA是完全可以通過抽樣測試而達到目的的。目前提議的2016年以50所學校作為抽樣,是完全可行的,只要符合抽樣的原則,樣本上出現的學生表現,應該能夠代表全港學生的表現,因此在這50所學校測試,也是足夠了。

對於個別學校來說,TSA本來也應該是沒有風險的。TSA的設計,在於知道全香港的情況,個別學校的數據,也只不過是統計上的一個數據點,對於學校本身,也應該是沒有絲毫影響的。

假如說一直採取抽樣的做法,既可以監察全港學生的表現,又不至導致學校因高風險而操練學生,應該是一個兩全的出路。對於TSA,片面地要求全面取消,可以說是捉錯用神;為了工具的不當使用,就要毀滅整套工具,看來乾脆痛快,也是愚昧。

可惜,教育局一直以來還希望通過TSA,測評每一所學校的表現。大概是覺得,既然有了每所學校的資料,何不一箭雙雕,很輕易地順便掌握學校的水平。這也許並沒有什麼不良的動機,但是看來有點「貪心」,而且經過如此多年的運作,估計教育局內也會習以為常,覺得失去了這些數據,就好像無法掌握學校的表現,很不好過。這也許是為什麼只能在今年暫時抽樣測試,明年要恢復全部學校參加測試的原因。

這裏面有幾個問題,值得抽離現狀,回心想一想。學校的狀況,中、數、英的測試是一種表現,但是學校還有許多許多方面,不是靠一時的測評可以掌握的。一個政府,有責任掌握學校的脈搏,天經地義,但是學校是一個極為複雜的綜合體,要掌握學校的狀況,沒有省力的辦法。

現在的地區教育分處,本來就可以很掌握區內學校的狀態,只不過他們的精力不少花在行政管理,或者是突發事件「救火」的時間上;再加上沒有過去的科目專業的視學架構,削弱了專科教學的提升力量,成績TSA就彷彿變成了唯一有把握的學校監察工具。退一步看,即使真的要提升學校,TSA成績也不是一個很好的入手點;這與上海、新加坡對每一所學校的細緻關注,全面的提升,差距是極為明顯的。

不止如此,也是出於好意,教育局還根據TSA的結果,派員到「弱勢」的學校,「幫助」他們改進。這樣一來,學校就感到壓力了,就有了避免「被幫助」的動機。自從因為人口下降出現「殺校」的危機,學校就更恐懼了,希望在TSA表現好些,讓學校的日子好過些。操練學生,由此而起。

政策異化 便須轉彎

作為政府,往往不能只看自己的動機、原諒自己的出發點,還要顧到一項政策措施所引起的社會效果;即使設計的時候沒有想到,一旦出現異化的苗頭,就要轉彎,不能只是一味與社會爭持。

那邊廂,學校的操練,已經引起了「羊群效應」。除了三類學校:最有信心的、學生學業反正「墊底」的、堅持原則不為所動的;其他的許多學校,糊裏糊塗地也跟着操練學生,彷彿不操練就會吃虧。家長的壓力也不可小覷,也有家長看到人家操練,逼着自己孩子的學校要操練;出版商看到如此的商機,沒有願意浪費市場的。於是TSA的操練,成為社會文化,無法遏止,對於社會上形成了的強勢思潮,就很難期望有速達的特效藥。

風波,本來給了教育當局一個很好的轉彎機會,壞事變好事,撥亂反正,讓TSA回復它的正當功能,也可以消弭操練的浪潮。教育局真是有點廣東人說的「捉到鹿唔識脫角」。也許,平息風波的心態,代替了更深層長遠的思考。

更值得深思的是,大家都明知,操練是在浪費學生的時間。有沒有想一想,學生犧牲了什麼?難道沒有更重要的活動,需要學生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嗎?

教育當局也應該想一想,維持全口徑的TSA(即全部學校參加),得到的會是什麼?失去的又會是什麼?值得嗎?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