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5年11月3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利誘威嚇完全失效 美「進軍」亞太成定局

一、

十月二十七日, 距離習近平主席結束「超級國事訪問美國」剛好一個月,美國導彈驅逐艦拉森號便闖進南海的渚碧礁和美濟礁十二海里範圍;此事所以成為國際大事,皆因中國剛剛完成在這兩塊「乾出礁」(低潮才露出水面的島礁)上興建燈塔和飛機跑道。中國宣稱她們為「我國自古以來固有領土」,未經許可外艦駛進十二海里海域,等於非法進入我國領海,北京為此大發雷霆,相關官員或基於外國武裝部隊觸犯國家主權中國必「迎頭痛擊」的「決心」,發表強硬聲明、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或本「善戰者不言戰」的「哲學」,作「中國絕不(因主權被侵犯)輕言訴諸武力」的宣示。伸延下去,也許「君子不吃眼前虧」會進化為「君子報仇若干年未晚」!綜觀國際大局,尤其是美國的洶洶來勢,君子動口寫文章不動武的熱愛和平取態,興許會成為南海政策的主導思想。換句話說,以北京的立場,美帝非法(據國際海洋法則屬合法)進入我國在南海島礁的海域,北京只會依法抗議──北京對美國提出「嚴正抗議」、「嚴重警告」(在這方面,北京老於此道/且非常有耐性,有幾回抗議警告達五六百次後不了了之;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一艘美國軍艦兩次進入中國西沙群島海域,中國政府向美國提出了第二百次嚴重警告;一九六九年……警告次數累積到四百六十九次)。這種情況,意味中美這對月前才解決了錢銀轇轕不致離異的「夫婦」,自此分房而睡,雖然齟齬不絕,但會否繼而動武、大打出手,有待結合客觀環境變化及內地民族情緒的發酵程度以至最高決策層是否如外媒所說出現裂痕而定。

美國決定「戰略轉向」、軍事外交重新聚焦亞太地區,是早已公開的政策(絕非國家機密)。北京安邦諮詢公司的內部刊物《策略研究》,今年七月號譯刊由三名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合撰的長文〈評估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對為什麼早於二○一一年十月時任國務卿的克林頓夫人便定下二十一世紀是「美國的太平洋世紀」的原因;國防部稍後發表的《防禦戰略指南》以至當年國防部長帕內塔公開指出「海軍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軍力部署比率將從目前平分秋色調整為亞洲六成歐洲四成」。等於說美國會以武力重奪亞太區的「話語權」。其後美國相關部會循此政策路向,做了不少相應的工作。

美國不但從未掩飾其重返亞太區的「狼子野心」,其欲保持南海自由通航及漠視中國對區內若干島礁的主權訴求,亦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且可說是華盛頓府會的共識。印度的南亞分析集團(southasiaanalysis.org)十月二十三日發表一名該區問題專家的專論︰〈中美海軍在南中國海對抗迫近眉睫?〉(China-US: Naval Confrontation Imminent in South China Sea?),作者也許已嗅到「火藥味」,其結論是中美在區內的抗爭雖然有利諸國的經濟(中國和她們的經濟關係趨於密切),但未來南亞的地緣政治必變。值得留意的是,該文的附錄具體而微地記錄了美國文官武將和民意代表密集公開表示反對中國的填海建島及應怎樣向區內增兵的談話……顯而易見,北京對美國的意圖,由於其決策程序公開,早已了然於胸,然而,在這段經年的期間內,中國不僅不從根本問題上入手紓解兩國之間的矛盾,反之試圖從「利誘」美商(國企大購美國貨及以優惠條件招徠美商在內地投資)進而希望迫使「為大財團服務」的美國政府不得不俯順商意調整重返亞太策略,這種努力,現在看來是徹底失敗;不但如此,期間北京或不經意或精心策劃(如九三天安門閱兵)向世人展示其最先進最精銳射程覆蓋北美各名城的核武(稍後內地有網站又指出有不少更犀利的核武未公開亮相,意謂「天安門閱兵」只屬「比基尼式」),希望可收震懾假想敵之效。可惜,美國等西方國家(尤其是日本)對此視若無睹,不當一回事!

二、

去月二十八日,克林頓夫人就於國務卿任內駐利比亞首都使館遇襲事件被傳召至國會「作證」,她侃侃而談,竟然是為美國充當國際警察辯解的五六千字冗長講話(www.the-american-interest.com),對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至冷戰結束十五年至今長達七十五年不同階段美國的軍事發展,作了詳細有條理的論述;講話的重點在美國超級軍事強國的實力已受挑戰,挑戰來自四方面,而有意取代美國在亞太區地位的中國是最主要的對手;她進而描述和中國開戰的種種可能……克林頓夫人指出,由於美國的「老戰略夥伴」特別是英國已成軍事弱國(她直言一度稱霸四海的英國海軍軍力已不及日本之半!),尚幸當今美國在亞洲已有如日本、澳洲以至印度這些「新戰略夥伴」(日本月前通過新《安保法》,日相安倍晉三赴首爾參加中日韓領袖第六次會議前,已決定派遣軍艦進駐越南金蘭灣。這完全是針對中國在南海的軍事部署)。克林頓夫人借題發揮的這番言論,對爭取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十分有利(稍後的新民調數據應反映這種情況),那充分體現出當前美國朝野對全方位崛起的中國的態度!

中國的軍事力量是否如內地官媒所形容的強大,惟北京最高決策層才了解;內地媒體即使有異於官方立場的「見聞」,經過昨天新華社有關《新疆日報》原副社長、總編輯兼黨委書記趙新尉被「雙開」的報道(罪名為「妄議中央及在重要議題上立場未能與中央保持一致」)後,肯定鴉雀無聲,再無噪音,所有報道及評論都與黨中央同調。在這種環境下,海外論者更缺乏尋覓梳理內地真相的資訊,惟對一切坦蕩蕩的西方政治,則有點點認識;以美國為例,筆者知道為「捍衞」亞太區利益,在官方對「戰略轉向」的公開解釋下,不但官方,美國民眾亦「戰意甚濃」。不久前有天真小童揚言打敗中國便能把媲美天文數字的欠債一筆勾銷,已令筆者心頭一震;昨天網誌salon.com報道《紐約時報》把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美化為「時髦之戰」(War is Beautiful),意味這份暢銷大報對美國捲入這類海外戰事持正面的積極看法……這是北京當局不可掉以輕心的危險訊號!

中國在避免與美國及其亞洲「幫兇」正面衝突上如何調整「南海戰略」,以至如何體面地化解海牙國際海事法庭受理菲律賓對北京「入侵南沙群島」的指控,是當前中國必須面對最棘手的難題!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