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財經 | 2022-06-23 14:16

Project-Syndicate 羅格夫(Kenneth Rogoff)

加密貨幣監管終局是什麼?

放大圖片

隨着加密貨幣價格因央行開始加息而暴跌,許多人都在思考,這是否就是泡沫結束的開端。情況或許並非如此,但對於那些在未來才能發揮效用的資產來說,較高的貨幣機會成本會過度拉低其價格。超低的利率曾讓加密貨幣如魚得水,如今年輕投資者們也開始嘗到利率上升的滋味。

而一個更有趣的問題則是,當政府最終認真監管比特幣及其同類時會出現何種狀況。目前為止,各主要經濟體中只有中國着手這樣做。大多數政策制定者反而試圖通過談論中央銀行發行的數碼貨幣,從而轉移話題。

但這是一種不合邏輯的說法。雖然央行數碼貨幣可能會顧及小筆交易的私隱性,但較大金額的交易幾乎肯定需要個人表明自身身份。相比之下私人加密貨幣的最大吸引力之一就是,它們提供了繞過政府的機會。雖說加密貨幣交易完全可以通過區塊鏈賬本來追溯,但用戶通常會以假名設立賬戶,因此在缺乏其他資訊的情況下難以識別,更何況其他資訊的獲取成本還很高。

一些經濟學家天真地認為,對比特幣及其同類的監管不存在特別的緊迫性,因為加密貨幣在交易中的使用難度和成本都很高。但發展中經濟體的政策制定者們或許對此不敢苟同——在那些地方加密貨幣已成為規避稅收、監管和資本管制的重要工具。

加密貨幣對那些國家能力有限的窮國來說,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那些試圖規避當局的公民不需要成為電腦高手,只需登錄某些簡單的「鏈下」交易所就能辦到。雖然由獨立第三方仲介的加密貨幣交易,在原則上是可以追蹤的,但這些交易所都位於發達經濟體,因此在具體實踐中窮國當局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幾乎無法獲得這些資訊。

那這不就是加密貨幣履行其協助公民繞過腐敗、低效和失信政府的承諾嗎?也許吧,但就像100美元鈔票一樣,發展中世界的加密貨幣既可能為普通公民所用,也可能成為惡意行為者的工具。

例如委內瑞拉,就是加密貨幣市場的主要參與者,部分原因是到海外工作的人士以它用於滙款,以免資金被該國腐敗政權扣押。但加密貨幣肯定也被委內瑞拉軍方用於毒品走私行動,更不用說那些受到金融制裁且擁有政界關係的富人。鑑於美國目前對十幾個國家、數百個實體和數以千計的個人實施金融制裁,加密貨幣已然成為了一個自然的避難所。

發達經濟體監管機構行動遲緩的一個原因是,覺得只要加密貨幣相關問題主要影響世界其他地區,那就不必關心。顯然,監管機構相信加密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投資(且其交易價值並不重要),他們更關注的是國內投資者保護和金融穩定。

但經濟學理論早已證明,任何貨幣的價值最終都取決於其潛在基本用途。加密貨幣的最大投資者可能身處發達經濟體,但到目前為止,其用途——和危害——主要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有人甚至說投資一些發達經濟體的加密貨幣工具,在某種意義上與投資血鑽沒什麼區別。

先進經濟體的政府很可能會發現,加密貨幣的問題最終會蔓延至本國。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他們將被迫對那些不允許用戶身份被輕易追蹤的數碼貨幣施以廣泛的禁令(除非技術進步最終除去所有殘餘的匿名性,在這種情況下加密貨幣的價格將自行崩潰),該禁令肯定會延伸至金融機構和企業,可能還會包含對個人的一些限制。

這麼一個做法將減少流動性,從而大幅削弱當前的加密貨幣價格。當然實施限制的國家愈多,限制自然也愈有效,但普遍的實施並不一定會對當地產生重大影響。

那能否實施某種版本的禁令?正如中國所證明的那樣,關閉絕大多數人用作交易數碼貨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是相對容易的。阻止「鏈上」交易則更為困難,因為相關個人更難識別。諷刺的是,要有效禁止21世紀的加密貨幣,可能還需逐步淘汰(或至少減少)更古老的紙幣,因為到目前為止現金依然是人們將資金「上鏈」到自己數碼錢包,且不被輕易發現的最便捷方式。

要明確說明的是,我並不是說所有區塊鏈應用都應該受到限制。如受監管的穩定幣仍可以在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的支持下蓬勃發展,但需要有一個清晰明瞭的法律機制,以在必要時追蹤用戶身份。

那更嚴格的加密貨幣監管會在什麼時候真正推出?如果不爆發危機,這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尤其是在加密貨幣大玩家們投入巨額資金進行政治游說的情況下——金融業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前也是這樣幹的。但我認為,大概不會花那麼長時間,因為加密貨幣危機很可能會不幸地提早降臨。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