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2-06-04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剎那光輝

放大圖片
在賽馬的世界想後人記得你,不外乎要做最強,又或者是最冷。柏葛被稱為「葉森打吡之王」,名留青史;同樣地,2017年在葉森打吡贏出的大冷馬,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重量級國際大賽出現爆冷賽果不算常見,5年前的葉森打吡就由40倍的「巨鷹拍翼」(Wings of Eagles)贏出,導致滿地眼鏡碎。時也命也,「巨鷹拍翼」或許把生命中的好運一鋪清袋,同年愛爾蘭打吡獲得第三名,賽後收到晴天霹靂的壞消息──獸醫證實其籽骨骨折,即使鑲入螺絲後,傷勢無大礙,但出道後只出戰六場,便提早退役,非常可惜。 賽馬運動是殘酷的,戰駒一旦心理或身體出現毛病,很難翻身,但人卻可以。當年策騎「巨鷹拍翼」的騎師白堅(Padraig ...

(節錄)全文共55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