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財經 | 2022-05-12 14:07

Project-Syndicate 戴維斯(Howard Davies)

西方制裁會否改變全球金融系統?

放大圖片

在面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恐懼,並認識到可供選擇的軍事手段有限之後,西方政府順理成章地開始動用其經濟和金融武器。雖說這種制裁以前也曾用在其他不守規矩的國家身上,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但其強度完全無法與當前施加在俄羅斯身上的相提並論。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及其盟友沒收了俄羅斯中央銀行的大部分外滙儲備,並切斷了一些俄羅斯銀行進入SWIFT國際交易金融訊息系統的途徑。全世界都學到了一個新詞——「deswifting」(去SWIFT化),而金融系統也已經被前所未有地武器化。

現在想要評估對俄制裁的影響還為時過早,也沒有跡象顯示此舉對普京政權或其政策產生了決定性影響,但對俄羅斯經濟的長期損害,可能將是相當大的。

與此同時,當前這些西方主導制裁引發的負面後果,將不僅限於俄羅斯和白羅斯這兩個直接目標。其他國家也在思考自己會否因本國政府觸犯了美國的紅線,而與以美元為基礎的金融體系斷了聯繫。沙地阿拉伯的政策制定者對此表示關切,而中國對自身面對美國金融制裁時的脆弱性,也已經焦慮了一段時間。

我不知道中文如何翻譯「deswifting」,但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曾談及中國遭美國制裁的風險,並主張採取各項防禦性措施,增加人民幣在全球市場的應用。還有人公開詢問中國對台灣的任何行動,是否也會引發西方的類似制裁。

近年來中國已經採取了多項措施減輕這種風險,例如建立了自己的跨境銀行間支付系統(CIPS)——該系統具有與SWIFT相同的訊息傳遞格式,為其系統成員提供跨境人民幣結算。雖然該系統的交易處理量在烏克蘭戰事爆發前仍不足SWIFT系統交易量的1%,但卻發展迅速,且得到了一些西方大型銀行的積極參與。就算交易量可能會因為那些被移出SWIFT的俄羅斯銀行嘗試用CIPS作替代而大增,但這個數量仍然太小,無法產生重大影響。

儘管到目前為止CIPS還未嚴重威脅西方支付系統的全球霸主地位,但中國對數碼人民幣的開發,可能會產生更大影響。許多中央銀行正在探索引入數碼貨幣的可能性(在這方面現金正在迅速消失的瑞典,要比大多數國家走得更遠);但中國則走在各個較大型經濟體的前列。巴哈馬的「沙元」(sand dollar)可以說是全球首個完全數碼化的中央銀行貨幣,但人們懷疑它無法真正與美元抗衡。

西方國家央行對數碼貨幣的發展持謹慎態度,有一些技術問題需要解決,還涉及嚴重的隱私問題,民眾或許不樂意讓央行監控他們花的每一分錢。但這些顧慮對中國人民銀行來說無足掛齒。胡佛研究所最近一份關於數碼人民幣前景的報告,將此描述為「對威權控制的一次驚人強化」。但是從西方的角度來看,這一數碼貨幣產生的國際影響,要比內部控制問題更嚴重。

中國在數碼貨幣方面的領導地位,可能會大大增加人民幣的跨境使用,而參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現正被「鼓勵」使用人民幣。前面提到的那份(在烏克蘭戰事爆發前撰寫的)胡佛研究所報告認為,如果中國能成功通過其數碼貨幣,促進全球貿易流的「人民幣化」(對我來說又是一個新詞),美國有效動用其金融制裁的能力將被削弱。

美國在開發和推廣私人加密貨幣方面遙遙領先——這種投機性工具的交易成本很高,為精明的投機者提供了更高的回報前景。另一方面中國則在實體經濟中,降低個人和企業跨境交易成本的廉價支付系統方面,起帶頭作用。這或許能給我們上一課。

當然,美元的覆滅已經多次被預期,儘管這一貨幣在全球外滙儲備中的份額,已經從2000年的71%,下降至今天的不到60%,但目前沒有什麼跡象顯示它將會消亡。不過,這種日益將金融制裁作為戰爭武器的做法,為中國和其他國家創造了新的鼓勵因素,讓它們探索在類似措施被用作對付自己的情況下,將影響降至最低的方法。而這可能會為全球金融體系帶來深遠的長期影響。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