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財經 | 2022-05-11 12:53

Project-Syndicate 羅格夫(Kenneth Rogoff)

全球衰退風險不斷增長

放大圖片

全球經濟是否正在高速衝向一場完美風暴,歐洲、中國和美國經濟會否在今年較後時間同時開始下行?全球經濟衰退三連殺的風險正與日俱增。

如果烏克蘭戰事升級,且一直激烈抗拒切斷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呼聲的德國最終鬆口,那麼歐洲的衰退就幾成定局。中國發現在自身嚴苛的新冠封城措施下,愈來愈難以維持積極增長——這些封鎖令上海驟然停滯,如今又威脅到了北京。事實上中國經濟可能已經陷入了衰退。而隨着美國消費者物價目前以近40年來的最快速度上漲,在不對增長造成重大打擊的情況下實現物價軟着陸的前景正逐漸變得黯淡。

最近一些私人和官方經濟預測都開始強調日益增長的區域風險,但或許低估了它們相互相乘強化的程度。例如中國的大範圍封鎖將在短期內對全球供應鏈造成破壞,推高美國通脹並降低歐洲需求。在通常情況下這些問題可能會因大宗商品價格下跌而得到緩解,但由於烏克蘭問題依然懸而未決,全球食品和能源價格可能會繼續保持在高位。

美國的經濟衰退——尤其是由聯儲局加息周期引發的衰退——將削減全球進口需求並引發金融市場混亂。儘管歐洲的經濟衰退一般主要通過需求減少來影響全球,但戰事引發的經濟放緩可能會極大動搖全球商業信心和金融市場。

那麼發生上述事件的可能性有多大?中國的增長軌跡長期以來一直在放緩,只是靠運氣和基本稱職的宏觀經濟管理相結合才避免了嚴重衰退。但如果中國領導層在新冠問題上作出了錯誤判斷,那麼再謹慎的宏觀經濟管理也無法挽救局面。

大多數亞洲國家現已退出新冠清零戰略,逐步轉向將該病毒作為一種區域流行病威脅進行管理的制度,而不是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疫情。但中國卻並非如此——政府正在花費巨資將市中心那些空蕩蕩的寫字樓改造成隔離中心。

也許這些新隔離中心是一個絕妙的主意,可以將中國過度膨脹的建築業轉向更有益於社會的活動,而不是在多年的過度建設上堆積更多新項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師楊元辰和我在2020年曾就此作出警告)。或許中國領導人在預備應對下一次疫情的緊迫性方面,比他們的西方同行懂得的更多,使隔離中心可能看起來富有遠見。但更有可能的是,中國正如唐吉訶德大戰風車那樣,試圖馴服這個傳染性愈來愈強的病毒,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中心將被證明是對資源的巨大浪費,而封鎖也是徒勞。

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肯定已經飆升,而主要不確定因素則是其時點和嚴重程度。那種認為通脹會自行大幅下降,因此聯儲局不必過多加息的樂觀看法,如今看來愈來愈令人生疑。隨着儲蓄在新冠疫情期間飆升,更有可能出現的狀況是,消費者需求將保持強勁,而供應鏈問題變得更加糟糕。

雖說美國政府似乎確實正在縮減其刺激政策,但即使此舉能在一定程度上協助緩解通脹,卻也會增加經濟衰退的擔憂。如果刺激計劃繼續全速推進(在選舉年沒什麼理由不這樣做),這將使聯儲局的工作變得愈發困難。

至於歐洲方面,即使沒有爆發烏克蘭戰事,中美兩國的經濟放緩也會威脅其增長。但這場戰爭大大放大了歐洲的風險和脆弱性。增長本來就相當疲軟。一旦俄羅斯總統普京動用化學或戰術核武器,歐洲將被迫當即切斷雙方聯繫,這對其經濟和進一步升級的風險都會帶來不確定後果,還意味可能要對中國實施制裁。同時歐洲各國政府正面臨大幅增加國防開支的巨大壓力。

顯然,在全球經濟衰退中,新興市場和較貧窮的發展中經濟體將遭受重創。即使是那些目前還在經濟上受惠於戰時高價的能源和食品出口國,也可能會出現問題。

如果幸運的話,全球同步衰退的風險將在2022年底前消退。但就目前而言,歐洲、美國和中國經濟出現衰退的機會很高且在不斷上升,一個地區的崩潰會提升其他地區崩潰的機會。而創紀錄的高通脹則令事情變得更加棘手。我不確定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們究竟能否完成他們很快就要面對的任務。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