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環球時事 | 2021-12-13 14:32

Project-Syndicate Jonathan Ledgard、Erik Meijaard

瀕臨滅絕野生動物可為保護自己付賬

放大圖片

為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個體提供數碼身份證明很快將會成為可能。目前,這些動物唯一的經濟價值是其經過加工的身體部位。賦予它們一個與身份相關的數碼錢包,以及為自身保護支付金錢的能力,可以改善它們的生活並增加它們的生存機會。

包括大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在內的類人猿,是「跨物種資金政策」理想的初期候選人。與我們關係最親密的進化表親中,僅有7萬人生存下來,而且它們的數量還在急劇銳減中:想像一下相當於華盛頓特區的人口,它們分散在數千個與世隔絕、貧困和快速發展的村莊邊緣,亦或土路旁的森林中。人類和類人猿在工業時代未能和諧地生活在一起,但在後工業時代,我們卻可以改善這種狀況。

我們建議可以從紅毛猩猩開始。僅有12萬隻這種聰明的紅猿還生活在它們蘇門答臘和婆羅洲的森林棲息地中。儘管自2000年來為保護它們已耗資10億美元,但在此期間,仍有超過10萬隻因森林砍伐、騷擾和殺戮而喪生。情況甚至可能更糟——如果沒有保護工作,約13.5萬隻紅毛猩猩可能會喪命——但很難說上述投資取得了成功。

紅毛猩猩的保護邏輯其實簡單得很。猿類與以農作物種植和林產品生產為生的人類共用這片森林。兩者都喜愛同樣的產品,而衝突也就由此產生。單純要求森林人容忍其紅毛猩猩鄰居顯然不夠。他們需要知道這樣做對自己有利可圖。但鮮有保護資金能夠抵達前沿地區並發揮最大的保護作用。

這方面,技術提供了新機會,以便能更切實地管理地球上的非人類生命。在硬件領域,電腦、資料存儲、智能手機、相機、感應器、無人機、地面機械人、衞星和基因組研究的寒武紀式大爆發,使我們在追蹤大自然的時候能夠實現更高的清晰度和更低的成本。而在軟件領域,人工智能、元宇宙架構遊戲平台,以及分散式加密和區塊鏈管理方案的進步,也使我們能以全新的方式於網上展現其他物種。

大量資金流入加密貨幣,證明自然界催生了新的「代幣經濟學」;加密創新者在創造價值增長的數碼稀缺性方面所取得的成功非常驚人。無可避免的是,瀕危物種的生物稀缺性已經成為加密貨幣持有者的一種資產類別。問題在於,怎樣才能以一種對物種及其照顧者更為有益的方式推動這項事業。

我們計劃向首個紅毛猩猩數碼錢包,捐贈出售相關非同質化代幣(NFT)所獲得的收益。每個錢包都將由負責代表紅毛猩猩作出決策的科學家和其他簽署者進行管理。隨着時間的推移,此過程將符合「薛定諤定律」:當人們首次可靠觀察到某隻類人猿時,一個數碼錢包就會以它的名義而設立。人們會利用錢包中的資金向遵守簡單、可驗證規則的人支付跨物種貨幣。上述規則將由紅毛猩猩(或者更確切地說,由代表它們利益的人類和電腦代理)負責制定。其中的任務可能包括,「長時間對我進行觀察」、「別碰我的樹」和「不要殺害我」。

目前的保護性開支總額為每隻野生紅毛星星每天1.3美元。我們認為,在多數情況下,每天向紅毛猩猩錢包存入一美元將會產生變革性的意義。每年400美元就比周邊社區的一個兒童以發展援助名義所得的資金還要多,但因為紅毛猩猩的生存岌岌可危,因此這樣的不平衡也許相對合理。此外,因為跨物種資金明確地將非人類動物與人類管理者聯繫起來,紅毛猩猩錢包中的多數資金將作為搜集資料的酬勞,和破壞穀物的賠償,而被支付給農民及其子女。

如果跨物種資金可以為紅毛猩猩服務,它同樣可以為類人猿服務,尤其是在剛果森林中常被作為野味食用的西部低地大猩猩。其他可能獲得物種間資金資助的首批物種,可能包括儒艮、長頸鹿和逆戟鯨。從魅力四射的哺乳動物開始,跨物種資金可能拓展至樹木、鳥類,甚至昆蟲和微生物種群。像生物多樣性中央銀行那樣運作的其他物種的數碼貨幣,可能會逐步產生。此外,稀有物種的非同質化代幣或許會構成上述制度背後的價值儲存。

類人猿所面臨的威脅提醒我們,人類在廣泛保護其他物種方面缺乏雄心。隨着人口的增長,只有人類同意與猿類和平共處,它們才能生存。以明確和不間斷的方式向距離最豐富生物多樣性最近的窮人支付費用,是實現目標的一種方式。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