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環球時事 | 2021-11-30 13:01

Project-Syndicate 希爾(Geoffrey Heal)

釐清企業碳中和

放大圖片

今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於格拉斯哥召開前夕,愈來愈多的企業趕上了可持續發展的浪潮,公開承諾要在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二氧化碳淨零排放)。此外,也有許多雄心勃勃的聲明將在本屆大會上發表,其中,近500家金融服務公司「同意將130萬億美元(約佔全球金融資產的40%)與《巴黎協定》設定的氣候目標保持一致,目標之一便是將全球升溫幅度控制在攝氏1.5度以內」。

但許多評論人士對這樣的聲明持懷疑態度,認為它們與漂綠行為無異。批評人士指出,企業嚴重依賴「碳補償」,這在更廣泛的氣候辯論中已成為一個愈來愈重要,也愈來愈具爭議性的問題。人們難辨是真還是假,並感到困惑不已,為此,由聯合國氣候行動暨金融特使卡尼(Mark Carney)領導的「擴大自願碳市場」特別工作組,成立了一個新的治理委員會,審查企業的排放承諾。

這些持懷疑態度者對「碳補償」的擔憂並不是多餘的。世界的確需要在本世紀中葉實現淨零排放,但不能通過「碳補償」以做到這一點。公司精確地購買碳補償是為了繼續排放溫室氣體(GHG),同時還能聲稱他們的排放量為零,當然是扣除補償之後的排放量才為零。碳補償的存在意味購買者並沒有做到零排放。

但並非所有的碳補償都如出一轍。批評人士關注的是一間公司或一個國家,向另一間公司或另一個國家支付減排費用,然後聲稱這些排放量是自己減少的。如果想在全世界範圍內實現零排放,這種補償便應該被禁止。不過,通過消除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產生的補償仍然是可行的,例如直接從空氣中收集二氧化碳或者植樹造林。如果一家公司排放了100噸二氧化碳,然後又自行減少了同等數量的二氧化碳,那麼它的淨排放量實際上仍然是零。如果所有公司都這樣做,全世界都能實現淨零排放。

誠然,通過植樹造林實現淨零排放是需要保持謹慎的。種植樹木會引發附加性問題和永久性問題——出現附加性問題是因為很難確定森林的生長是否會發生,出現永久性問題則是因為存在森林被燒毀的風險,而這個問題近年來變得愈發明顯和嚴重。

儘管如此,碳補償仍然可以發揮積極作用。不同的國家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上可付出的成本,以及為這種減排付錢的意願和能力都是不同的,具體取決於其排放來源和發展階段。一些國家可能不願意或沒有能力支付國內高昂的減排費用,但仍然可以支付國外成本較低的減排費用。當這種情況發生時,碳補償市場便可以促進原本不會發生的減排,或者是在二氧化碳排放懲罰政策缺乏的情況下不會發生的減排。

在這種情況下,碳補償可能至少有助讓世界更接近實現淨零排放。但要想徹底實現這一目標,碳補償必須在某個時候被逐步淘汰。在零排放世界中,補償是完全不可行的。

與此同時,政策制定者和商界領袖應該好好關注一個被忽視的相關問題,那就是未能區分所謂的範圍一、範圍二和範圍三排放。範圍一是指公司自身營運產生的排放,範圍二適用於與公司購買的電力生產相關的排放,範圍三則適用於供應鏈其他部分產生的排放,尤其是產品消費產生的排放。

顯然,如果把所有公司的排放量都加起來,就有可能出現大量的重複計算。從當地的公用事業公司購買電力,於我而言,相關的排放屬於範圍二,而對公用事業公司來說則屬於範圍一。如果埃克森美孚向美國航空公司出售用於波音飛機的噴氣燃料,那麼埃克森美孚和波音的排放都屬於範圍三,美國航空公司的排放則屬於範圍一。這些排放被重複計算了3次,這是任何有能力的會計系統都不能容忍的。每個範圍二或範圍三排放都屬於其他人的範圍一排放。

可幸,這種混亂是可以避免的。如果每家公司都將範圍一排放量減少至零,那麼企業的總排放量將為零。因此,每家公司都應該只關注這個因素。如果範圍一排放降至零,範圍二和範圍三的排放就會自行消失了。

這應該有助簡化給公司的一般政策指導和指示:集中精力減少範圍一的排放。計劃在長期內逐步淘汰碳補償,並繼續尋找消除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的機會,因為這些減排量仍可計入你自己的範圍一排放量中。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