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財經 | 2021-11-18 18:35

Project-Syndicate 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

美國財政辯論離題之處

放大圖片

美國國會剛通過了一項標誌性的1萬億美元基礎設施法案,也因此在實施總統拜登的財政計劃方面邁出了重要一步。現在我們將拭目以待,看國會預算辦公室能否利用其無黨派智慧,批准完全用額外稅收和其他「支付項」,為1.75萬億美元的社會和氣候相關支出配套計劃融資,正如溫和派民主黨人所要求的那樣。

這在某種程度上正是美國這個國家所需要的辯論。這是一場關乎美國應該成為什麼樣的社會,以及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的根本性辯論。為了解決不平等問題,政府是否應該在兒童護理方面提供更多支持,好讓婦女能進入勞動力市場並促進兒童(特別是那些生存環境欠佳者)的健康發展?還是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避免這樣做,因為將兒童護理從家庭中抽離會削弱整個家庭的凝聚力?

同樣,為了應對氣候變化,聯邦政府是否應該像投資於州際公路系統一樣,投資電動車充電站網絡?或者可以把它留給市場,等待網絡效應慢慢發揮作用?

最近的多場辯論提醒了我們:對於此類計劃的最終細節,人們尚未完全達成一致,但應該達成共識的是如何最好地資助它們,而在這方面的辯論已經被對財政災難的無端恐懼所擾亂了。

共和黨人和所謂的溫和派民主黨人都堅稱,不應用赤字為實體和社會基礎設施融資。在發放了數萬億美元新冠疫情救助之後,美國背負上了巨大的赤字和沉重的債務。在反對者眼中這個國家已經不堪重負了。

但這種論調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此處的辯論是關於公共投資,而不僅是轉移支付和公共消費。如果生產性的公共投資能使債務對GDP比率的分母增大,那麼這些投資就能得到回報。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實體基礎設施,它能使集裝箱裝卸、卡車-倉庫運輸和箱內物品分發變得更加快捷,使生產商能夠切實享受到全球供應鏈的高效率。更好的基礎設施提高了GDP,意味能有更多的稅收被用於清還債務。

而這一點也同樣適用於社會基礎設施的投資。學前教育和終身學習可以打造生產力更高的勞動力群體。針對減少和適應氣候變化的投資也是如此,因為它們可以防範導致GDP下降的破壞性氣候事件。

關於這些項目的辯論往往是在價值觀的框架內進行,但這也應當是一場關於回報率以及哪些投資才是有價值的辯論。包括德國在內的多個歐洲國家都在進行這樣的討論。而為什麼這樣的討論沒有在美國出現則是一個謎——或者與其說是一個謎,不如說這又一次顯示無論什麼事務都很難在國會得到任何理性且知情的辯論。

但更多的赤字支出難道不會造成需求過剩,加劇本已令人擔憂的通脹問題嗎?事實上之前許多助長赤字的計劃都會在今年底到期。國會預算辦公室預計,赤字相對GDP的比重將從今年的13.4%下降至2022年的4.7%。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財政拖累」(fiscal drag)量。如今每個人都死盯着通脹和聯儲局,但也許他們應該問一句:既然政府蒸發了9%的GDP,這些不再存在的支出該如何補上?

另外債務不是已經陷入了失控的上升循環了嗎?雖然公眾持有的公共債務規模已經破紀錄地超過了GDP的100%,但自本世紀初以來償債金額相對GDP的比率卻幾乎沒有變化,因為當今的利率只相當於最高點的三分之一。依據目前各項法案,國會預算辦公室認為公共持有債務相對GDP比率會在2022至2024年間有所下降,因為經濟會不斷擴張且利率僅呈現溫和上升趨勢。

事實上,從現在開始到2030年,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顯示,公眾持有債務相對GDP比率將從今年的102.7%下降至102.6%——不是有點出乎意料。換句話說,不存在任何迫在眉睫的債務可持續性危機。

謹慎的政府會為意外情況做預算準備。一場能源衝擊或地緣政治事件就可能會引發經濟衰退,還可能出現另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或是利率上升速度超出預期——這種情況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在緊急狀況下政府借錢以資助必要的開支是完全合理的,而一旦警報解除,政府也必須恢復並提升其借款能力,以便在下一次危機降臨時,能夠臨時調動同樣規模的財政資源。

而美國面臨的挑戰則是如何能逐步實現這一點,從而使公共財政的整合不會加劇已經存在的財政拖累狀況。這意味不要犧牲那些效益高於成本的生產性公共投資。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